一個多月前很多台灣媒體都在報導一名女高中生在打過BNT疫苗後出現臉頰及雙腿嚴重水腫,腎臟發炎,而她在就醫後被確診為罹患紅斑性狼瘡。當時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說,新冠疫苗與紅斑性狼瘡是否有關,國際上沒有特別提到有關連,也沒有相關報告。所以,有位讀者就來問我是否有新冠疫苗會誘發紅斑性狼瘡的相關研究,而我也立刻就發表了新冠疫苗誘發紅斑性狼瘡,並非沒有相關報告

五天前(2021-11-1)讀者俊華在這篇文章的回應欄裡留言:「你好!本人遇到的状况跟以上的描述!是一样的,接种疫苗过后,关节开始发炎,脚水肿,肾脏发炎,现在需服食类固醇,我想八九是苗引起!是你们有更新的消息!比如疫苗抗体功能减弱,这种器官红疮狠斑会消失吗?请你们发送最新进展消息!能让我得到最快的更好方法治疗,谢谢你,感恩!」

我看到這個留言後,就立刻搜索相關資料,也開始撰寫文章。可是由於這幾天有所謂的專家在傳達關於伊維菌素的錯誤資訊,所以我就先處理這個比較有急迫性的問題,並且很快就發表了兩篇相關文章。今天我總算有時間再回來談紅斑性狼瘡這個議題。

大多數人在接種疫苗後會出現一些常見的副作用,例如打針處疼痛和體力較差,而少數人則會出現所謂的罕見副作用。但問題是,由於罕見,這類副作用就很難用臨床試驗來予以證實(案例太少,無法得到有意義的統計數據),而既然是無法證實,這類副作用就往往會被衛生官員說是缺乏證據。紅斑性狼瘡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早在1999年就有這麼一篇回顧性的論文:Can immunization precipitate connective tissue disease? Report of five cases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免疫接種會導致結締組織病嗎? 系統性紅斑狼瘡5例報告及文獻複習)。它的結論是:「儘管不能排除疫苗接種與系統性紅斑狼瘡發病之間的巧合關聯,但與症狀發展的時間關係使得在這些罕見病例中疫苗接種引發全身性自身免疫在免疫學上是合理的。 我們建議進行流行病學研究以更詳細地檢查這種潛在的關聯,以量化風險並確定可能的遺傳風險因素。」

2001年又有這麼一篇回顧性的論文:Vaccination and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the bidirectional dilemmas(疫苗接種和系統性紅斑狼瘡:雙向困境)。它的文摘是:「疫苗接種可能是上個世紀醫學領域最重要的成就。 過去曾奪走許多人,尤其是兒童生命的大量傳染病已被預防,有些甚至已被根除。 然而,這份禮物中可能隱藏著一個“特洛伊木馬”。 在過去的十年中,越來越多的關於疫苗接種可能產生的自身免疫副作用的報告已經發表。 現有數據並未將疫苗與在因果關係中觀察到的自身免疫現象聯繫起來,但已經描述了時間性的聯繫。 在本文中,我們希望特別討論疫苗與系統性紅斑狼瘡 (SLE) 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繫,即這種相互關係的兩個方面:疫苗接種後 SLE 的發生和已知 SLE 患者的免疫結果。」

2017年的回顧性論文:Vaccinations and risk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nd rheumatoid arthriti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系統性紅斑狼瘡和類風濕性關節炎的疫苗接種和風險:系統評價和薈萃分析)。它的結論是:「這項研究表明,接種疫苗與系統性紅斑狼瘡和類風濕性關節炎的風險增加有關。 需要更多更大的觀察性研究來進一步驗證上述發現並評估疫苗接種與其他風濕病的關聯。」

2017年的回顧性論文:Vaccination and autoimmune diseases: is prevention of adverse health effects on the horizon?(疫苗接種和自身免疫性疾病:預防不良健康影響即將來臨?)在過去的十年中,關於各種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報告已經積累,例如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心肌心包炎、原發性卵巢功能衰竭和系統性紅斑狼瘡 (SLE) 接種疫苗後。

就新冠疫苗而言,今年8月紐約大學及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的30位研究人員發表Evaluation of Immune Response and Disease Status in SLE Patients Following SARS-CoV-2 Vaccination(SARS-CoV-2 疫苗接種後紅斑性狼瘡患者的免疫反應和疾病狀態評估)。他們調查79位接種新冠疫苗(輝瑞、莫德納、或嬌生)的紅斑性狼瘡患者,發現其中9位出現中低程度的發作,1位出現嚴重的發作。

今年9月,一個國際團隊又發表Tolerance of COVID-19 vaccination in patients with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the international VACOLUP study(系統性紅斑狼瘡患者對 COVID-19 疫苗的耐受性:國際 VACOLUP 研究)。他們調查了世界各國696位接種新冠疫苗(輝瑞、莫德納、科興、AZ或嬌生)的紅斑性狼瘡患者,發現其中21位在接種後3天左右出現紅斑性狼瘡症狀,其中4位需要住院。

這兩篇研究報告的調查對象都是已知的紅斑性狼瘡患者,所以它們的結論也就只能說,新冠疫苗有可能會誘導紅斑性狼瘡的發作。至於新冠疫苗是否會誘導紅斑性狼瘡的發生,或新冠疫苗所誘發的紅斑性狼瘡是否會隨著新冠抗體逐漸减弱而消失,目前都還不知道。

後記:讀者Sophia來詢問要不要打第二劑,我跟她回覆後,王見豐醫師也加入討論。我把他的意見拷貝如下:

謝謝教授分享。
為免有讀者誤解教授意思而不敢接種疫苗,做點補充說明。
1. 學理上,紅斑性狼瘡患者以及其他風濕病患者,接種新冠疫苗或其他疫苗,都有可能會誘導既有疾病加劇 (flare) 發作。但一來發生率不高,萬一發生多數症狀也輕微;更要緊的是,感染本來就可能誘發既有疾病加劇,而且風濕病患者一旦感染新冠病毒,發生重症必須住院的風險也比普通人高。
2. 接種新冠疫苗是否會誘導紅斑性狼瘡的發生,目前還不知道。如同上述原因,經常有風濕病患者是在病毒感染後第一次確診風濕病,究竟是感染誘發疾病,還是本來輕微的疾病因感染加重才診斷?很難斷定。
很同意教授在上則留言的回答「整體而言,利大於弊。」
風濕病醫學會給患者的建議就是「沒有完全無風險的決定,只有利大於弊的考量」。詳情可參考風濕病醫學會
http://www.rheumatology.org.tw/health/health_covid19.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