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控訴新冠犯罪

讀者Enzo Huang在2021-7-16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老師你好,我在朋友臉書上看到他分享關於Covid-19疫苗是世界藥廠一大陰謀一事感到困惑,文章內容也針對不打疫苗一事進行軟性訴求,這樣的文章在社群媒體轉傳,容易造成許多人盲目跟進,可否針對這位學者的主張說明一下,謝謝。下方書名是我在Amazon找到該學者的眾多著作:Is COVID-19 a Bioweapon?: A Scientific and Forensic investigation (Children’s Health Defense)。

這位讀者所說的作者名叫Richard Fleming,而他所寫的這本書是叫做《COVID-19 是生物武器嗎?:科學和法醫調查》。這本書的出版社Simon & Schuster給這本書的介紹是:「Richard Fleming醫生的發現會讓你震驚。在 1999 年,美國聯邦機構開始資助功能增進(gain of function)研究,而研究本質是在提高病原體感染和傷害人類的能力。 在2019 年,其中一種病原體在武漢濕貨市場故意向世界釋放。 證明和理解這種生物武器的關鍵是它的刺突蛋白。數百萬人在被注射 COVID 疫苗後,現在正在製造相同的刺突蛋白。 這些疫苗只不過是這種生物武器的遺傳密碼。 本書追溯了 COVID-19 的出版和資金軌跡; 顯示誰對這種武器的設計和開發負有最終的刑事責任(這是違反了《生物武器公約》),暴露了那些犯下危害人類罪的人。 Richard Fleming醫生將揭露最終的陰謀:一個將整個世界的未來置於危險之中的陰謀。」

我想請問讀者Enzo Huang,您在看到上面這段介紹後,還會說《對於不打疫苗一事,Richard Fleming是進行軟性訴求》嗎?

事實上,Richard Fleming是被定罪的重犯(convicted felon)。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2009-8-20發布一份新聞稿Doctor Sentenced in Health Care Fraud Scheme(醫生因醫療保健欺詐計劃被判刑),其中兩段是:

第一段:Richard M. Fleming 醫生因為犯下醫療保健欺詐和郵件欺詐等重罪,今天在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市被Richard G. Kopf 法官判處五年緩刑和六個月的家庭拘留,包括電子監控,並被勒令賠償 107,244.24 美元。Richard M. Fleming 醫生 2009 年 4 月 23 日對這些指控認罪。作為認罪協議的一部分,他同意終身禁止參與任何聯邦資助的醫療保健福利計劃。

第二段:內布拉斯加州的一個聯邦大陪審團於 2007 年 1 月 18 日對Richard M. Fleming 醫生提出起訴,指控其犯有十項醫療保健欺詐罪以及三項郵件和電匯欺詐罪。醫療保健欺詐罪指控 Fleming 於 2002 年向保險公司提交賬單,用於醫療程序、診斷性心臟測試,但他實際上並未執行。郵件和電匯欺詐指控 Fleming 於 2004 年從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家大豆食品公司獲得了他沒有進行的產品測試工作的付款,更具體地說,指控他謊稱他是否提供了他所支付的服務,以及創建和提交虛假文件以掩蓋他沒有完成他獲得報酬的工作的事實。

美國愛荷華州醫務委員會(Iowa Board of Medicine)在2016-7-20發布Appeals court upholds license suspension of physician who didn’t follow board order(上訴法院維持對不遵守醫務委員會命令的醫生的執照吊銷)。它的第二段是:上訴法院在 6 月 29 日提交的意見中表示,有“大量證據”支持委員會於 2012 年 9 月決定吊銷Richard M. Fleming醫生的醫療執照,因為他沒有完成醫務委員會早先的紀律要求。

美國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在 2018-9-28發表Richard M. Fleming; Denial of Hearing; Final Debarment Order(Richard M. Fleming; 拒絕聽證; 最終吊銷執照令)。它的摘要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拒絕了 Richard M. Fleming提交的聽證會請求,並根據《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FD&C 法案)發布命令,禁止Fleming以任何身份向已獲得批准或未決藥品申請的人提供服務10年。 FDA 依據聯邦法律認定 Fleming 犯有兩項涉及欺詐的重罪而做出此命令。 此外,Fleming 已證明其行為模式足以證明有理由相信他可能違反 FD&C 法案中有關藥品的要求。 在確定 Fleming 的禁令的適當性和期限時,FDA 考慮了 FD&C 法案中列出的相關因素。 Fleming未能向機構提交足夠的信息和分析來為有關此行動的聽證會奠定基礎。

Richard Fleming醫生的一篇研究論文在2018-9-27發表於Clinical Cardiology(臨床心臟學)期刊,可是一個月後就被撤稿(retract),而臨床心臟學期刊所給的理由是《對數據完整性的擔憂和主要作者未公開的利益衝突》。

專門在關注撤稿訊息的網站Retraction Watch在2018-11-13發表A convicted felon writes a paper on hotly debated diets. What could go wrong?(一名被定罪的重罪犯寫了一篇具有強烈爭議性的飲食的論文。 什麼可能出錯?)。它所說的《重罪犯》就是Richard Fleming醫生。

波士頓環球報在2018-11-23發表On second thought: A man of many talents — with a spotty scientific record(轉念一想:一個多才多藝的人——有瑕疵的科學記錄)。它所說的《多才多藝的人》就是Richard Fleming醫生。

專門在關注科學完整性的網站Science Integrity Digest在2019-6-23發表Three diets, three papers, one retraction, and lots of concerns(三種飲食,三篇論文,一篇撤稿,還有很多擔憂)。它說Richard Fleming醫生的那篇論文在被撤稿後,竟然在另外兩家不同的期刊發表了兩次,而仔細檢查這三篇論文的內容,可以看到很多問題,包括篡改數據。

這麼一個毫無誠信可言的人如今竟然在指控新冠病毒和疫苗是《一個將整個世界的未來置於危險之中的陰謀》。是不是很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