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NA疫苗發明者怒了?後悔打了莫德納?

臉書朋友Mings Wei昨天(2021-6-16)寄來一篇文章,問我是不是假新聞。這篇文章是昨天發表在聯合新聞網,標題是mRNA疫苗技術發明者怒了 「我後悔打了莫德納」。它的前三段是(合併成一段):「美國正大規模施打新冠疫苗,卻也讓mRNA疫苗技術發明者之一的馬龍博士生氣了,他質疑官方FDA等機構腐敗,強推施打卻未考量mRNA疫苗的副作用,引起PTT網友們關注熱議中。mRNA疫苗技術發明人之一的馬龍博士(Dr. Robert Malone)於14日推特發文,萬一未來某天證明了伊維菌素可以安全的控制疫情,也證明mRNA疫苗有重大安全問題時,社會大眾是否還能對公共衛生與美國政府保持信心。日前馬龍博士在一Podcast談話中提及「我後悔打了疫苗」,他和妻子都曾非常信任並注射了莫德納mRNA疫苗,但是現在後悔了。」

我從這段文章所提供的連結進入PTT平台,看到兩篇“爆料”。它們的標題分別是《連mRNA疫苗發明者怒了》和《mRNA疫苗發明者馬龍博士:我後悔打了疫苗》。我又從這兩篇爆料所提供的連結到YouTube看到一個長達3小時17分鐘的影片How to save the world, in three easy steps(如何拯救世界,三個簡單的步驟)。

這個影片是在2021-6-10發表,而內容是三個人在討論如何拯救世界。這三個人分別是Bret Weinstein,Robert Malone,及Steve Kirsch。我現在根據他們在影片裡所說的,以及我搜查到的資料,把這三個人簡單介紹如下:

Bret Weinstein是一位毫無醫學訓練的演化生物學博士,現在從事YouTuber。他是這個討論會的主持人。他說他沒有接種新冠疫苗,但有服用fluvoxamine(一種抗憂鬱藥)及ivermectin(伊維菌素)。他認為這兩種藥似乎提供了保護力。

Robert Malone是個MD(有醫生執照),曾做過如何將DNA及RNA轉入人體的研究,但從未研發過mRNA疫苗。所以,聯合新聞網及PTT所說的《mRNA疫苗發明者》是一派胡言。還有,他在整個影片裡都是輕聲細語,溫和地講話,完全沒有動怒,所以聯合新聞網及PTT所說的《憤怒》,也是一派胡言。他有說他曾被新冠病毒感染,也打完了兩劑的莫德納疫苗,但卻沒有說《後悔打了莫德納》,所以聯合新聞網及PTT所說的《後悔打了莫德納》,又是一派胡言。還有,聯合新聞網也引用一個完全不懂醫學的人(資深汽車部落客),說Robert Malone是醫學界泰斗。真是荒唐至極。

Steve Kirsch是一位毫無醫學背景的企業家。他創立了Covid-19 Early Treatment Fund(新冠早期治療基金會),提供資金來推動《老藥新用》,尤其是用fluvoxamine及ivermectin(伊維菌素)來治療新冠肺炎,請看Treatment of covid-19 with ivermectin + fluvoxamine combination。可是,儘管他致力於推動老藥新用來預防及治療新冠肺炎,他卻說他也打完了兩劑的莫德納疫苗。

儘管Robert Malone及Steve Kirsch都已經打了莫德納的mRNA疫苗,他們和Bret Weinstein在這個影片裡卻都是在質疑mRNA疫苗的安全性,以及在推動用fluvoxamine及ivermectin(伊維菌素)來預防和治療新冠肺炎。有關伊維菌素是否真的能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請看我在2021-6-13發表的伊維菌素將終結疫情?奎寧的教訓還不夠?。我在接下來的文章裡就只聚焦在這三個人對mRNA疫苗安全性的質疑。

目前已經在使用中的新冠疫苗,不管是DNA(腺病毒),RNA,還是次蛋白,都是針對新冠病毒的Spike protein(刺突蛋白)。就DNA和RNA疫苗而言,它們在被注射入肩膀後,就會誘導肌肉細胞製造刺突蛋白,而由於刺突蛋白是異物,我們的免疫系統就會產生抗體來中和這個異物,而這個抗體也可以中和入侵的新冠病毒。

可是,以往的研究已經證明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是具有細胞毒性,所以Bret Weinstein,Robert Malone,及Steve Kirsch就認為輝瑞和莫德納的RNA疫苗所誘導產生的刺突蛋白是很危險。但是,事實上輝瑞及莫德納在設計新冠疫苗時就已經考慮到這一點,所以他們的疫苗所產生的刺突蛋白是有兩個重要的安全特性:第一,它帶有一個transmembrane anchor region(跨膜錨定區),所以會卡在細胞膜上,不會到處亂跑,第二,它的氨基酸序列已經被改變,從而失去細胞毒性。

所以,雖然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的確是有細胞毒性,但是新冠疫苗所產生的刺突蛋白卻沒有細胞毒性。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讀者請看Derek Lowe博士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發表的Spike Protein Behavior(刺突蛋白行為)。

還有,影片裡的Steve Kirsch是引用一個名叫Byram Bridle的人來“證明” 輝瑞和莫德納的RNA疫苗是很危險。可是,Byram Bridle本人也是在研發基於刺突蛋白的新冠疫苗,所以已經有人把Byram Bridle徹底打臉,並且說他是為了推銷自己的新冠疫苗而刻意抹黑輝瑞和莫德納。請看https://byrambridle.com/

不管如何,有一個叫做POLITIFACT的事實查核網站在昨天(2021-6-16)發表No sign that the COVID-19 vaccines’ spike protein is toxic or ‘cytotoxic’(沒有跡象顯示新冠疫苗的刺突蛋白具有毒性或“細胞毒性”),將這個這個影片定位為假消息。它也說臉書也已經將這個影片定位為假消息。(後記:我這篇文章發表9小時後,MyGoPen站長在我的臉書留言,說這個影片已被下架。我去YouTube看,果真下架了。)

總之,聯合新聞網所說的《mRNA疫苗發明者》,《mRNA疫苗發明者怒了》,《後悔打了莫德納》,都是一派胡言。至於這個所謂的《mRNA疫苗發明者》在推文裡所說的《萬一未來某天證明了伊維菌素可以安全的控制疫情,也證明mRNA疫苗有重大安全問題時,社會大眾是否還能對公共衛生與美國政府保持信心》,其實是很不幸地出自於他個人錯誤的認知。至少,無可爭議的事實是,他和他太太都打了莫德納疫苗,而到現在都還活得好好的,什麼問題也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