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氯酸水導致肺損傷,癌化?

我在2020-2-20發表二氧化氯PK次氯酸水之後,一位臉書朋友蔡醫師傳來一篇論文及一位胸腔科醫師的網頁。我看過那篇論文以及那位醫師的網頁後,就跟蔡醫師說:「他把氯氣和次氯酸混為一談,但其實它們是很不一樣的。」,而蔡醫師則回:「我也覺得!所以請敎!3Q!」。

不久後,蔡醫師傳來他跟那位胸腔科醫師在臉書對話的截圖:

蔡醫師:「氯氣和次氯酸應該是不同的?」

胸腔科醫師:「內文也有提到次氯酸的傷害。」

我就跟蔡醫師說:「論文有提到次氯酸的傷害,卻沒提出證據。」,而蔡醫師則回:「3Q!現在群組、尤其兒科廣傳!期待敎授的文章指正!」

Capture

那篇論文是在2010年發表的,標題是Mechanisms and Modification of Chlorine-induced Lung Injury in Animals(氯氣在動物引起肺損傷的機制和修改)。它裡面的第一個圖表的標題是Schematic representation of lung epithelial targets and reactive intermediates formed in the lung epithelial fluids during inhalation of Cl2(吸入氯氣期間在肺上皮液中形成的反應中間物及肺上皮標靶的示意圖)(請看本文的貼圖)。標題的下面有說明氯氣會在肺裡形成一些中間物,而這些中間物會通過一些肺上皮標靶來造成肺損傷。

這張圖表有被那位胸腔科醫師拷貝到他的網頁,成為最醒目的宣傳。但是,它的標題(或註解)卻變成「次氯酸水為弱酸性,霧氣化後吸入呼吸道將導致;呼吸道急性發炎反應與急性肺損傷,誘發氣喘發作,還可能導致過敏性肺炎,甚至啟動致癌途徑、增加肺癌的機會!!」。

也就是說,論文裡的《氯氣》被這位胸腔科醫師解讀為《霧氣化後的次氯酸水》。

至於這篇論文的內文裡所提到的《次氯酸水霧化後對肺的影響》,它總共引用了三篇論文,而它們都是出自同一團隊:

2008年:TRPA1 is a major oxidant sensor in murine airway sensory neurons(TRPA1是老鼠氣道感覺神經元中的主要氧化劑傳感器)。在這項研究裡,實驗所用的次氯酸,是次氯酸鈉(即漂白水),而不是次氯酸水。

2008年:Breathtaking TRP Channels: TRPA1 and TRPV1 in Airway Chemosensation and Reflex Control(令人嘆為觀止的TRP通道:氣道化學傳感和反射控制中的TRPA1和TRPV1)。這是一篇回顧性的論文,而它是引用上面那一篇論文來討論次氯酸霧化後對肺的影響。

2010年:Sensory Detection and Responses to Toxic Gases(感官檢測和對有毒氣體的響應)。這也是一篇回顧性的論文,而它是引用上面那兩篇論文來討論次氯酸霧化後對肺的影響。

也就是說,所謂的《次氯酸水霧化後對肺的影響》的研究,其實是用漂白水做出來的,而不是用次氯酸水。

看到這裡,您也許會覺得我好像是在為次氯酸水做辯護。再加上我在這幾天裡共發表了5篇有關次氯酸水的文章,所以您大概會以為我是在鼓勵大家使用次氯酸水。但,事實是正好相反。

我是在2019-10-16第一次發表有關次氯酸水的文章(水神霧化機),而當時我就有表示,我不同意商家所聲稱的《次氯酸水最後會變成水,是很安全的》。然後,我又在今年2月14日發表的武漢病毒恐慌,次氯酸水裡說:「我對於一般家庭使用次氯酸水的必要性,是持保留的態度。但是,由於現在武漢病毒搞得人心惶惶,所以我才會說可以考慮用次氯酸水來殺空氣中的病毒。」

在給好幾位讀者的回答裡,我也一再強調,由於次氯酸水的安全性不明,所以不建議用在身上(包括手部消毒)。我也有跟幾位讀者說:「次氯酸水產品應當都是只作為環境衛生的管理,而不是身體衛生的管理。」(請看下一篇文章《次氯酸水可以用在皮膚上嗎》)。

也就是說,對於次氯酸水與身體的接觸,縱然只是手部的接觸,我都已表達擔憂。所以,我是絕無可能會告訴讀者《霧化的次氯酸水對肺是安全的》。

只不過,對於《次氯酸水將導致肺損傷,癌化等等》的聲稱,目前的科學證據實在是相當薄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