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肽謊言何其多,讀者回應

我在2017-9-20發表胜肽謊言何其多,質疑口服胜肽製劑有益健康的論調。

前幾天(2018-4-22),有位署名陳善存的讀者回應:

我覺得提出質疑,不同的觀點!在民主社會裡是常見的,但我覺得能提供證據跟數據會更有力,不然容易讓人質疑您提出反對意見的背後目的為何?
還有您所質疑的有醫生在支持,不管哪個品牌也都有不計其數的見証,那這部份您如何去詮釋?您下的標題,是否也是為了讓廣大群眾注目而拜讀?
所以我會建議作者應提出足夠反証,而非是自己認知的推判!

sbPillBottle

好,我在下面逐條回應陳先生提出的質疑,會把較容易回答的擺在前頭。

問題:您下的標題,是否也是為了讓廣大群眾注目而拜讀?

回答:當然,寫文章就是希望有人看。關鍵是在於,內容是否為良心之作。

問題:您所質疑的有醫生在支持,不管哪個品牌也都有不計其數的見証,那這部份您如何去詮釋?

回答:醫生為了中飽私囊而代言保健品,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而廠商的行銷技倆,請人做假見證,那就更不用說了。

問題:您提出反對意見的背後目的為何?

回答:我提出反對意見的目的,只有前面,沒有背後。前面,就是要破解偽科學,背後,我在這個網站已經發表了近400篇文章,至今沒有收受過一分錢。

問題:所以我會建議作者應提出足夠反証,而非是自己認知的推判!

回答:首先,胜肽無法被腸道吸收,是一個最基本的生化常識(只可惜多數人忘記了),絕非只是我個人的認知。但是儘管如此,我還是在文章裡提供了兩個參考資料,其中一個是網路連結,另一個是醫學論文。

網路連結打開的是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教授Richard Bowen所撰寫的Absorption of Amino Acids and Peptides(氨基酸和胜肽的吸收)。

這篇文章很詳細清楚地說明,胜肽是無法被腸道吸收的。

當然,我可以理解,並不是每位讀者都看得懂英文。所以,我已經寫了一篇中文的,會在近期內發表。

至於那篇醫學論文,它的標題是Oral absorption of peptides and nanoparticles across the human intestine: Opportunities, limitations and studies in human tissues(口服胜肽和納米顆粒在人腸道的吸收:機會,限制和在人體組織的研究)。

它主要的論述之一是,醫藥界在經過了一百多年的努力之後,還是無法製作出一個可以被腸道吸收的胜肽藥品。(附註:目前市面上的胜肽製劑是屬於補充劑,無需功效的證明,只要吃了死不了就好了。請看FDA認證,真真假假

該論文是由瑞典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y)藥劑系教授Per Artursson 所撰寫,裡面採用了269篇研究論文做為參考資料。

讀者陳先生,您不至於說,這樣的證據還不足夠吧。(事實上,我可以再提供另外幾十篇醫學論文都沒問題)

不管如何,如果您真的認為胜肽製劑是有益健康,那就請您提供足以佐證的科學資料。

請注意,廠商的廣告,醫生的代言,或某某人的見證,都沒有資格做為證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