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將人體的臟器統稱為「五臟六腑」。「五臟」指的是「心、肺、肝、脾、腎」。「六腑」指的是「胃、膽、小腸、大腸、膀胱、三焦」。

所以,「五臟六腑」裡並沒有胰臟。

在西醫學裡,胰臟既是消化器官,也是內分泌器官。作為消化器官,胰臟分泌多種不同的酶來分解食物中的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和核酸。作為內分泌器官,胰臟分泌胰島素和胰高血糖素來控制血糖高低。

胰臟癌也將在2020年成為導致癌死的第二名(僅次於肺癌)。請看胰腺癌發生及死亡俱增

可是,一個這麼重要的器官,怎麼沒被睿智的大中華老祖宗發現呢?

要回答或討論這個問題,最好是分成兩篇文章來完成。

在上一篇,我已經討論了「中醫的胰臟就是三焦」。請看胰臟:中醫千年懸案(1)

在這一篇,我將討論「中醫的胰臟就是脾臟」。

相信大家都聽過「開脾健胃」。也就是說,在中醫學裡,脾臟是一個消化器官。

可是,在西醫學裡,脾臟卻與消化毫無瓜葛。

d05000043501fa83738

上面的插圖是拷貝自百度百科的中医五行学。它正中央的小圖片顯示的是一個胃,可是標示的文字卻是脾臟。

那,為什麼會「指胃為脾」呢?

在中醫學裡,每一個「五臟」的成員都是攸關生死,重要無比。相對地,「六腑」就顯得較不重要。(三焦是例外,請看上一篇胰臟:中醫千年懸案(1)。)

也就是說,在中醫學裡,雖然胃和脾都是消化器官,但是,胃的地位是遠遠不如脾。

可是呢,在西醫學裡,脾臟是一個血液及免疫器官,與消化毫不相干。所以,如果中医五行学圖片的中央小圖是一個脾臟,那不就是不倫不類嗎?

這也就是為什麼圖片明明是個“胃腑”,但標示的文字卻是“脾臟”。

那,為什麼中醫和西醫對於脾臟的認知會有如此巨大的差異呢?

在2011年3月第26卷第3期的「光明中醫」,有一篇中醫“脾”“胰”辨。它是由山東臨沂市中醫院的周明愛所主筆。

該論文引經據典,詳細剖析。真的是一篇難得的好文。

但是很遺憾的,有幾位中醫師盜用這篇論文,成為他們個人的權威論述。

不管如何,我們來看看論文裡的兩個段落,就可大致了解“脾胰”如何成為一樁歷史懸案:

中國最早翻譯的西方解剖學著作是1622 ~ 1623 年成書的《泰西人身說概》,書中主要論及骨節肌肉和腦,並沒有脾等內臟解剖的內容。第一次提及“spleen”( 脾) 的是成書稍晚的中國第二部解剖學譯著《人身圖說》,書中“論脾”一章明確記載了當時西醫對“spleen”功能的認識:一是煉粗血為細血,二是具有消化功能。這和現在“spleen”是免疫器官的功能認識可以說是大相徑庭,然而,它和中醫脾主運化的傳統認識卻是比較接近的,因此,在特定的歷史情境下,中醫的脾和西醫的“spleen”就錯誤的對應起來。伴隨著《人身圖說》的廣泛傳播,中醫脾和西醫“spleen”的誤讀逐漸流行開來。

需要說明的是:在《泰西人身說概》、《人身圖說》這兩本中國最早的解剖學譯著中並沒有提及“pancreas”的解剖和功能。直到二百年後,1851年英國傳教士兼醫生合信譯著的《全體新論》才明確闡述了“pancreas”,不過由於當時中醫“脾”和西醫“spleen”的對應已經先入為主,所以合信誤以為中醫並沒有與“pancreas”對應的器官名稱,只好把“pancreas”直譯為“甜肉”。這種譯法曾被稍後的西醫譯書廣泛採用。 1886年英國醫生德貞在其著作《全體通考》中,根據自己對中醫概念的理解,參考中國北方民間對動物身上這個臟器的俗稱,首創把“pancreas”命名為“胰”,日本則創造了“膵”臟代指“pancreas”,1934 年科學名詞審查委員會討論解剖學名詞最終採納了“胰”這一翻譯名稱。至此中西醫“胰”、“脾”的混淆經過官方權威而最終確定下來,成為一樁歷史懸案。

從上面這兩段文字就可看出:

  1. “spleen”這個器官在西醫的早期也曾被認為與消化有關,所以它才會被翻譯成“脾”。後來雖然知道它與消化無關,但已無法改變原來的翻譯。
  2. “pancreas”這個器官在西醫的早期並不清楚有何功能。等知道它與消化有關時,已無法被翻譯成“脾”,而只好被翻譯成一個與中醫無關的“胰”。

也就是說,如果一開始,“pancreas”就被翻譯成“脾”,那今天就不會有“中醫的胰臟在哪”的問題了。

附註:脾胰之間的混淆,不只是一樁中醫學的歷史懸案,也是一個普羅大眾的爛攤子(不管是中文或英文的網路資訊)。請看腰尺是胰臟?腰尺,腰子,粉腸,生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