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Hikari 2021-12-9在NMN的吹捧與現實的回應欄裡留言:「林教授好:家人在line的群組內傳了這篇文章,提到了腸道菌相會影響人的焦慮、憂鬱心理問題,說文明病除了要看精神科以外,也需要保健品(各種益生菌)來輔助。家人就在群組內討論說這篇文章說得應該都正確,因為裡面引用了British Medical Journal跟Science的文獻,…。我個人的見解是吃那些益生菌粉包、膠囊、直銷產品不如直接吃原味的希臘優格。所以想問:1. 這篇文章寫得正確嗎?(還有包括他引用的論文) 2.吃保健品的益生菌是否不如直接買希臘優格(還是說吃優格對於腸道菌相其實是沒差的?) 3. 好奇教授您個人針對優格、優酪乳的飲食方針,您是怎麼看的」

這位讀者寄來的文章是2021-12-8發表在《泛科學》的腸道炎會導致憂鬱症?——淺談體內的腸腦軸線,揭露腸道菌的「腦控」機制!。但是,它卻完全沒有提到這位讀者所說的《文明病除了要看精神科以外,也需要保健品(各種益生菌)來輔助》。也就是說,這位讀者的親人在line群組所傳的訊息與事實不符。不過其實這一點也不意外,因為,自作聰明、加油添醋,斷章取義、妄加論斷、指鹿為馬、移花接木,等等,本來就都是line訊息常見的問題。

這篇《泛科學》文章共列舉了12份參考資料,而其中6份是科學報告,另外6份則是中文網路文章。從這6篇中文網路文章的標題就可看出,它們都是跟這篇《泛科學》文章一樣,都是故意用《腸道竟是你的第二大腦》、《腸道菌如何控制你的大腦情緒》、《腦控》這類譁眾取寵的字眼來吸引注意。只不過,我在益生菌,本末倒置這篇文章裡就有請讀者思考《是你決定腸道細菌,還是腸道細菌決定你?》。

先不管是誰決定誰,那6份科學報告裡的《Science的文獻》是今年10月21日發表的Identification of a choroid plexus vascular barrier closing during intestinal inflammation(發現一個腸道炎症期間脈絡叢血管屏障的關閉)。它的結論是:炎症性腸病相關的精神症狀可能是腸-腦血管軸失調的結果。就這篇論文而言,《泛科學》所做的解讀並沒有問題,但就緊接下來的另一篇論文而言,《泛科學》所做的解讀則是大有問題。

《泛科學》是用《區區腸道菌,竟可操縱大腦主控權?》這個小標題來引介這篇論文,而引介文是:「我們都知道腸道菌大致分成好菌及壞菌兩種,好菌讓你擁有好的代謝及吸收營養的能力,壞菌讓你便秘、拉肚子樣樣來。不過,這些菌不只掌管消化,他們也會左右人的大腦喔!國立成功大學生理學科暨研究所的吳偉立教授所帶領的研究團隊,也在 ⟪自然⟫(Nature)期刊中發表了一篇關於腸道菌透過調控腦神經元影響社交行為的研究。」

這篇Nature的論文是今年6月30日發表的Microbiota regulate social behaviour via stress response neurons in the brain(微生物群通過大腦中的壓力反應神經元調節社會行為)。光是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微生物群只不過是《通過大腦中的壓力反應神經元》來《調節社會行為》。那,這跟《泛科學》所說的《區區腸道菌,竟可操縱大腦主控權》,是一樣嗎?更何況,這項研究是用小鼠做實驗的,所以其結果是否能套用在人身上,還是個未知數呢。

讀者Hikari所關心的British Medical Journal文獻是去年7月6日發表的Food & mood: a review of supplementary prebiotic and probiotic interventions in the treatment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adults(食物與情緒:補充益生元和益生菌干預治療成人焦慮和憂鬱的綜述)。它是一篇綜述論文,不是研究論文,而結論是:「我們的結果證實,益生菌/益生菌療法值得進一步研究。 努力應旨在闡明益生菌治療憂鬱症和/或焦慮症的感知功效是否可以在更大的測試人群中復制,以及這種效果是否通過繼續治療或停藥後得以維持。 干預措施也應單獨進行調查,而不是組合進行調查,以確定觀察到的影響歸因於何處。 應優先考慮對這種影響進行機制解釋。」

您有沒有看到《我們的結果證實,益生菌/益生菌療法值得進一步研究》?想想看,這是一篇非常近期,才剛發表不到半年的綜述論文,而它竟然還在說《值得進一步研究》!那,您還要繼續相信網路文章所說的《益生菌可以改善憂鬱症》嗎?

其實,有關《益生菌可以改善憂鬱症》這個議題,我在兩年多前(2019-8-19)就已經發表益生菌能改善心理疾病?。我引用了兩篇論文及兩篇專家意見,指出益生菌在動物實驗裡所顯現的正面效果還沒有在人的臨床試驗裡被證實。我也引用了宋晏仁醫師發表的想調整體內菌相?與其買藥劑 不如從飲食下手:【我並不主張要用補充的方式來獲得益生菌,而是應該想辦法利用天然食物,在我們的身體裡培養好菌、調整腸道「菌相」。】

沒錯,我在益生菌,本末倒置這篇文章裡請讀者思考《是你決定腸道細菌,還是腸道細菌決定你?》,就是要傳達《腸道裡的細菌到底是好還是壞,是由你決定》這個訊息。至於益生菌補充劑的利弊,事實上還有研究說可能是有害呢!請看:

益生菌,傷腦?

益生菌,弊多於利

不管是有害還是有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健康網站有一篇Can Probiotics Improve Your Mood?(益生菌可以改善你的情緒嗎?)。它說:「儘管將益生菌的使用跟情緒聯繫起來很誘人,但還需要更多的研究。 目前,我們沒有太多證據表明服用益生菌會改變憂鬱或焦慮。 這是一個有吸引力的理論,但我們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指導我們。益生菌的一個問題是缺乏一致性。 消費者不能總是確定他們得到了什麼。 益生菌被 FDA 視為食品補充劑,而不是藥物。 因此,我們對它們的製作方式或它們是否包含他們所說的內容沒有很多規管。在美國,乳桿菌和雙歧桿菌是最常用於治療胃腸道問題的益生菌菌株,但市場上有許多益生菌產品含有不同類型的細菌,含量也不同。 缺乏監管意味著一批可能與另一批不同。當您購買現成的益生菌時,無法知道其中的細菌是否與產品製造時一樣活躍。 此外,每個人的腸道中可能有不同類型和數量的細菌。 這意味著對一個人有效的益生菌可能對另一個人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