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四天前(2021-2-12)發表兩篇有關用補充劑治療新冠肺炎的論文。一篇是臨床研究,另一篇是JAMA邀請的專家評論。

那篇臨床研究論文的標題是Effect of High-Dose Zinc and Ascorbic Acid Supplementation vs Usual Care on Symptom Length and Reduction Among Ambulatory Patients With SARS-CoV-2 Infection(大劑量鋅和抗壞血酸的補充相對於常規護理對新冠病毒感染時症狀長度和減輕的影響),而結論是,服用高劑量的鋅和抗壞血酸(也就是維他命C)對新冠肺炎患者非但無益,反而有害,例如會引發噁心,腹瀉和胃痙攣。

那篇專家評論的標題是Supplements for the Treatment of Mild COVID-19—Challenging Health Beliefs With Science From A to Z(治療輕度COVID-19的補充劑 – 從A到Z用科學挑戰健康信仰)。

這個標題裡的A to Z是有特殊含義的。首先,由於A是英文字母順序的第一個,而Z是最後一個,所以A to Z是有《涵蓋一切》的意思。再來,由於維他命C也叫做Ascorbic Acid(抗壞血酸),而鋅的英文是Zinc,所以A to Z就有《涵蓋一切補充劑》的意思。也就是說,儘管那個臨床研究只是針對維他命C和鋅,但它所得到的結論卻是可以涵蓋所有的補充劑。總而言之,《從A到Z用科學挑戰健康信仰》的意思就是,用科學來挑戰《補充劑對健康有益》的信仰。

撰寫這篇評論的兩位專家分別是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Erin Michos醫生和休士頓心血管中心的Miguel Cainzos-Achirica醫生。他們說:

「據估計,全球補充劑產業的價值約為3,000億美元。儘管幾乎沒有證據可以支持它們的使用是有功效,但半數以上的美國成年人至少服用1種維他命或補充劑。

觀察性的研究往往是與高品質臨床研究的最終發現脫節,而使用補充劑來治療新冠肺炎就是一個例子。有人建議使用補充劑,例如鋅和維他命C,來增強免疫力,從而減少病毒感染的持續時間和嚴重程度。據報導,甚至美國前總統川普在2020年10月感染新冠病毒期間也接受鋅和維他命D的治療。

在一些觀察性研究中,低維他命D水平與多種不良健康後果是有相關性,所以建議增加維他命D的攝取似乎令人信服。但是,隨後的維他命D補充劑臨床研究總是以失敗告終,即使是在維他命D基線水平較低的人中也是如此。過去報導的維他命D與心血管疾病的關聯性可能是其他風險和健康因素引起的,而其他多種維他命和礦物質補充劑也是如此。但是,觀察和試驗證據不一致,而補充劑使用者的其他尋求健康的行為特徵可能會混淆觀察性研究。」

事實上,我在三個禮拜前發表的缺乏維他命D得新冠的機率會上升,預後也較差?就有說,很多《血中維他命D濃度與新冠肺炎》的臨床研究是由保健品業者或健檢業者資助的,所以都會得到類似《缺乏維他命D得新冠肺炎的機率會上升》這樣的結論。但是,隨後的《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與新冠肺炎》的臨床研究卻都是得到類似《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不會降低得新冠肺炎的機率》這樣的結論。

這就是為什麼這篇專家評論的標題會說《從A到Z用科學挑戰健康信仰》,而它的結論是:信仰是一回事,科學證據卻是另一回事。

我還曾發表過十幾篇關於用鋅,維他命C,維他命D來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的文章,例如:

鋅錠劑能預防新冠病毒?

「鄉巴家醫」蛻變「國際神醫」

抗武漢肺炎,大量吃維他命C?

維他命D抗新冠,一張嘴巴兩個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