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天發表的益生菌,傷腦?提到,有兩篇最新(2018-9-6)發表的研究論文對益生菌之使用提出警告。它們是出自同一研究團隊,也是同時發表在世界頂尖的生醫期刊Cell。

Probiotics

第一篇論文的標題是Personalized Gut Mucosal Colonization Resistance to Empiric Probiotics Is Associated with Unique Host and Microbiome Features(個人化腸道粘膜定植對經驗益生菌的抗性與獨特的宿主和微生物群特徵相關聯)。

這個研究是要探討(1)吃進去的益生菌是否植入腸道,(2)什麼因素決定益生菌是否植入腸道。

過去曾有許多研究探討過,吃進去的益生菌最終是否會成為腸道細菌。但是,它們所使用的方法是間接性的糞便分析。也就是說,如果發現糞便裡有某一種益生菌,就認為該益生菌已植入腸道。但是,這樣的解讀是有問題的。畢竟,糞便裡的細菌是被排出來的,而不見得已經植入腸道。

所以,這個新的研究便採取一個比較困難但比較可靠的實驗方法,那就是,用內視鏡進入腸道採取細菌樣本。

在該研究中,19名志願者先是服用了由11種最常見的菌株所組成的益生菌。然後,他們接受腸道細菌採樣。結果,只有3名志願者有著明顯的益生菌植入腸道,另外有5名志願者有著微量的植入,而剩下的11名志願者則完全沒有益生菌植入腸道。

進一步的分析發現,有兩個因素決定益生菌是否會植入腸道:(1)個人的免疫系統,以及(2)個人腸道裡原已存在的微生物生態。有些人的免疫反應過度活躍,他們的腸道就無法接受外來的細菌,而有些人的腸道裡早已存在著會排斥外來細菌的微生物生態。

這兩類人佔了約84%。也就是說,八成以上的人,縱然吃了益生菌,也幾乎是等於沒吃。

當然,由於這個研究的樣品量太小(19人),確切的人數比例還有待進一步研究。但是,「八成以上」畢竟是個相當大的數字,所以應當是已經值得警惕。

第二篇論文的標題是Post-Antibiotic Gut Mucosal Microbiome Reconstitution Is Impaired by Probiotics and Improved by Autologous FMT(使用抗生素後腸粘膜微生物重建受到益生菌破壞但受到自體糞便微生物移植改善)(附註:FMT是Fecal Microbiome Transplantation的縮寫,翻譯成「糞便微生物移植」。Autologous FMT是「自體糞便微生物移植」,即服用分離自本人糞便的微生物)

我想,大多數人知道,服用抗生素會擾亂腸道的微生物生態,所以,有些專家就建議,病人在服用抗生素後,需要服用益生菌來重建腸道微生物生態。但是,這樣的建議是出自推理,而非根據實驗數據。

所以,這項新的研究就是要探討,服用益生菌是否真的能幫助重建腸道微生物生態。結果是,不論是用老鼠或人做實驗,服用益生菌反而會延緩腸道微生物生態之重建。相對地,服用「自體糞便微生物」則可以快速重建腸道微生物生態。

益生菌雖然會暫時植入腸道,但卻無法建立永久據點。也就是說,儘管益生菌會趁虛而入,但最終還是不能生根落地。

這樣的結果是與第一篇研究論文的結論不謀而合。也就是說,每個人有他獨特的腸道微生物生態,而這個生態是很難被取代的。

我們可以把腸道微生物想像成一個部落。當它被外族(益生菌)入侵時,就會抵抗,而在被敵人(抗生素)屠殺後,也會重生。但是,重生必須靠自己。外族(益生菌)非但不能幫忙,反而會干擾。

就部落的宿主(人)而言,在正常情況下,吃了益生菌,幾乎是等於沒吃,而在生病的情況下(服用抗生素),吃了益生菌,可能反而有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