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17-5-21)看到一位臉書朋友轉載一篇文章,它的標題是「美國政府修改了40年以來的錯誤:膽固醇有益無害,不再分好壞」。

這篇文章是在去年4月30日刊登於「壹讀」這個網站。

從它的標題,就可看出它是一副要「顛覆傳統」的模樣。但是如果真是權威到可以顛覆傳統,那為什麽沒有作者署名?

唯一的解釋就是,它是謠言,因為只有見不得人的騙子,才不敢署名。

可是,偏偏就還是有人被騙,包括這位臉書朋友和十多位按贊的人(當然還有其他很多很多人)。

所以,我今天要來寫這篇文章,就是希望能幫助讀者免於受騙。

1

有關這篇文章所說的「美國政府修改了40年以來的錯誤」,它指的是美國農業部(USDA)發表的2015年飲食指南

沒錯,在這個指南裡,USDA的確是不再建議設定膽固醇攝取量的上限(至於為什麽,請看我去年4月2日發表的高膽固醇食物讓你擔心嗎)。

但是,「膽固醇有益無害」這個說法,可就是一派胡言。

在這個指南裡(第32頁),有這麽一句話“As recommended by the IOM, individuals should eat as little dietary cholesterol as possible while consuming a healthy eating pattern。”(正如美國醫學研究所(IOM)所建議的,每個人應當盡可能地降低攝取來自膳食的膽固醇。)

想想看,如果膽固醇真的是有益無害,那為什麼要建議盡可能地降低攝取?

至於「膽固醇不再分好壞」這個說法,一樣是胡說八道,但是需要進一步解釋。

的確,膽固醇本身,不管是食物裡的,還是我們身體裡的,是沒有好壞之分。

但是,請注意“本身”這個關鍵詞,因為當我們說「好膽固醇」和「壞膽固醇」時,我們並不是在談膽固醇“本身”,而是在談負責運送膽固醇的「好車」和「壞車」,也就是「高密度脂肪蛋白」(HDL)和「低密度脂肪蛋白」(LDL)。

所以,「膽固醇不再分好壞」這個說法,很顯然地是在故佈疑陣,因為從“不再“就可以看出,這個騙子明知「好」和「壞」所指的是HDL和LDL,但卻故意把它們說成是膽固醇本身。

如果讀者越聽越糊塗,那就請看我去年4月5日發表的怎樣才能增加好膽固醇。裡面有詳細地解釋「好膽固醇」和「壞膽固醇」。

總之,不要相信「膽固醇是有益無害」,也不要相信「膽固醇不再分好壞」。

至於為什麽還是要盡可能地降低攝取膽固醇,請看我在今年3月4日發表的膽固醇迷思與反迷思

附註:這篇文章有提到George V. Mann M.D.所說「膽固醇引起冠心病這一謬見是本世紀最大的欺騙,也是任何世紀最大的謊言。」

的確,此一說法是出現在George V. Mann M.D.1993年出版的書Coronary Heart Disease: The Dietary Sense and Nonsense — An Evaluation by Scientists。

但是,這個說法是不被廣大醫學界認同的。例如,

排名世界第一的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在1994年3月31日發表了一篇批評此書的文章。它的結尾是The debate on the many facets of diet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remains an active one. Even so, the degree of anger present throughout this book is both distracting and, in my opinion, unjustified. For those searching for the truth, peer-reviewed journals (such as this one) and the scientific sessions of many of the national societies such as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seem more current, less inflammatory, and more helpful forums for discussion than books such as this. 關於飲食和冠心病的許多方面的辯論仍在進行。 即使如此,此書中到處可見的憤怒程度,不但是分散注意力,而且在我看來,是沒道理的。 對於那些尋求真相的人來說,有評審機制的期刊(如本期刊)和美國心臟協會等許多國家級的的科學協會,似乎能提供比較當今,較少煽動,和較有幫助的討論平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