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幾篇文章裡已經說,美豬瘦肉精是被捏造出來的食安問題。它在台灣是政客們免本萬利的政治鬥爭工具。當需要選票時,就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狠狠地痛罵執政當局罔顧國民健康。而一旦選上成為執政者,就反過來,扮演縮頭烏龜,讓政敵及民眾在龜殼刻上「詐騙集團」。

我這個網站關心的,不是政治,而是健康。觸及政治是不得已的。因為是它,才導致台灣民眾相信美國牛肉豬肉有毒。

我談論瘦肉精,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消除大家,尤其是美國的台灣移民,對瘦肉精的疑慮。我希望我已經做到,讓讀者們不擔心吃美國牛肉豬肉。

但是,我們在追尋個人健康時,也有義務關注帶給我們健康的環境與事物,譬如牛豬等牲畜的人道對待。

在我所寫的第一篇有關瘦肉精的文章(瘦肉精,好膽你就來!),已經提到,瘦肉精對大多數美國人而言,是一個從未聽過的外星文。但是,關心動物福利的個人和團體,正努力讓大眾知道瘦肉精對牛豬的危害,而其目的是促請美國政府下令禁止瘦肉精的使用。

Capture3圖片來源

瘦肉精的作用,類似腎上腺素。它會使豬焦躁不安,有攻擊性。而由於肌肉長期處於緊張狀態,有些豬會四肢癱軟,無法行走,或倒地不起。

牛對瘦肉精的反應,目前還沒有關於情緒改變或行動不便的報導。但是,有一篇2014年的報告說,瘦肉精會使牛隻死亡率增加75-90%。這篇報告立刻遭到瘦肉精藥廠的反駁,認為研究設計有缺失。

不管瘦肉精是否對牛有害,問題在於,有必要用瘦肉精嗎?

瘦肉精的使用,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

根據瘦肉精藥廠Elanco的說法,瘦肉精的使用,可以讓養豬業者,每隻豬多賺5塊美金。但有小農戶說,只多賺1塊。

不管是5塊或1塊,在不用瘦肉精的情況下,消費者大概也就是多付幾分美金來買一磅豬肉。

那,有必要為這麽一點小錢,讓豬焦躁不安,四肢癱軟嗎?

也許你會和我有同樣的想法,認為沒必要。所以,就讓我們一起努力,促請政府下令禁止瘦肉精吧!

但是,問題並非如此簡單:

凡是禁止使用瘦肉精的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大陸,東南亞,墨西哥,中南美洲,歐洲,都有非法偷用瘦肉精的案例。更可怕的是,被偷用的瘦肉精,絕大多數是屬於高毒性的。

我在小心瘦肉精-美國足球聯盟警告一文裡有提到,美國足球聯盟發布一份備忘錄給旗下所有球員,警告他們如果到中國或墨西哥,可能會因為吃當地的肉,而被禁賽。備忘錄說:「有證據顯示,在中國和墨西哥生產的肉可能受到克倫特羅的污染」。

在2011年有五位墨西哥國家足球隊球員,因被陽性驗出克倫特羅,而不能參加金杯足球賽。墨西哥足球聯合會秘書長,歸咎於球員吃了「壞肉」。

2010年環法自行車賽冠軍選手康塔多,也因陽性驗出克倫特羅,而被剝奪冠軍頭銜。他辯解說他的陽性反應是因為吃了從西班牙帶進法國的牛排

還有,在2001年,廣東中洋飼料公司非法生產及銷售添加克倫特羅的飼料給養豬戶,導致數百人食肉中毒

從以上的例子,不難看出,一旦禁了無毒的萊克多巴胺,民眾就有可能吃到有毒的克倫特羅。

我在無瘦肉精美豬一文裡提到,美國的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肉豬生產商。該公司目前生產的豬,有五成是「無瘦肉精」。

我也提到,在2013年,美國農業部建立了「無瘦肉精」的認證機制。而截至2015年12月3日,已有18家大大小小的公司或分公司取得此項認證。

也就是說,在沒有強制禁止的情況下,生產商會根據市場需要,自動選擇「有瘦肉精」或「無瘦肉精」。而因為「有瘦肉精」使用的是毒性極低的萊克多巴胺,消費者也就不會吃到高毒性瘦肉精。

同樣地,在由市場做取決的情況下,人道對待牲畜的意願,最後有可能迫使生產商選擇不再使用瘦肉精。

總之,禁止使用低毒性的萊克多巴胺,只會迫使農戶偷用高毒性的克倫特羅。而禁止美豬進口,只會讓農戶因缺乏競爭,而錯失迫使產業升級的契機 。

就如一篇報導裡所說:「瘦肉精美豬對產業整體來說是個『小環節』,但在選舉中被大家認為是個『大議題』。。。養豬業者不是『害怕』,而是希望政府能有明確的方向支持他們。。。台灣養豬產業『缺乏整體性的發展規劃』,不管哪個政黨執政時期都是如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