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朋友Mings Wei在2021-1-13用簡訊問我對兩種宣稱具有神奇療效的油品的看法。有關沙棘果油,我已經發表Omega-7的科學證據?民視新聞的胡扯。至於黑種草籽油,就請繼續閱讀。

這位讀者有寄來5篇關於黑種草籽油的文章,但由於它們幾乎都是吹捧同樣的東西,所以我就只挑其中一篇來討論。這篇文章其實是一本新書的廣告,所以我就請大家先看一下這本書的介紹。

這本書是去年5月一日出版,名字叫做《平衡免疫這樣吃!:台大醫師教你聰明攝取好油,簡單吃出好體質》。

這本書的《內容簡介》裡有這麼一段話:「說起Omega3,大家多半都會先想到來自海洋魚類的魚油。但海洋汙染日益嚴重,不妨改為選擇攝取植物性的α—亞麻酸(簡稱ALA)。ALA 也屬於Omega3 必需脂肪酸,…,改為攝取植物性的ALA,就減少了許多吃進重金屬的疑慮。」

這段話有兩個嚴重的問題,第一、ALA 雖然也屬於Omega3,但它卻必須轉化成DHA(魚油所含的Omega3)才能對健康有益。可是,這個轉化率只有不到0.5%,所以光是攝取ALA是不足以達到身體所需的Omega3。請看我發表的亞蔴籽油比魚油好嗎

第二、雖然攝取魚油會有重金屬的疑慮,但有多種魚類不但是富含DHA,而且重金屬污染也很低(例如鮭魚),所以,只要選對魚,根本就不用擔心重金屬污染。請看我發表的再談「亞蔴籽油,魚油」

這本書的《內容簡介》裡還有這麼一段話:【黑種草是一種毛茛科茴香花植物,…。用它榨出來的油品,主要成分就是ALA,…現代醫學研究也已證實它「有助於治療各種疾病」,還可以增強免疫系統。】

這段話也一樣有兩個嚴重的問題。第一、《現代醫學研究也已證實它「有助於治療各種疾病」》,根本就是一派胡言。有關黑種草籽油的醫學研究,我等一下會說明。

第二、《可以增強免疫系統》根本就只是保健品的行銷術語。要知道,所謂的「免疫力」,就只是一個概念。我們知道它的存在,但卻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測量它的強弱。請看我發表的增強免疫力抗癌,吃這個補那個

這本書的序言裡還有這麼一句話:【存在於伊斯蘭世界的黑種草,是人類已使用數千年的神奇藥草,宗教聖訓記載「除了死亡,可以治療一切」的見證下,被廣泛應用於各種民間醫學。從疲勞、懶惰,到生髮、頭疼,乃至於糖尿病、腸胃疾病都可以治療…。這些從伊斯蘭世界所擷取的論文一手資料,讓我樂於藉由此書的寫作,向各位引薦這個神奇的黑種草籽油】。

懶惰?連懶惰都能治療?看來《除了死亡,可以治療一切》這句伊斯蘭聖訓還真的是煞有其事。

不管如何,誠如那段序言所說,黑種草是盛行於伊斯蘭國度的草藥,而也因為如此,幾乎所有相關研究都是來自伊斯蘭國家,如伊朗,土耳其,埃及,沙烏地阿拉伯,及印度的回教派。所以,我們可以合理地懷疑這些研究是否會帶有《伊斯蘭之光》。

黑種草籽油的英文是Nigella sativa oil,而它最主要的藥效成分是thymoquinone(百里香醌)。公共醫學圖書館PubMed共收錄了14篇用Nigella sativa oil做臨床試驗的論文,及一篇用thymoquinone做臨床試驗的論文。我會把它們的標題和結論列舉在這篇文章的結尾。

這15篇論文大多是發表在低水平的期刊,而裡面的臨床研究全都是屬於《初步》,也就是說連第一期的階段都還沒達到。更重要的是,在這15篇論文裡,只有4篇是採用黑種草籽油做為主力治療(用紅色年份標識),其餘11篇都只是採用黑種草籽油做為輔助性的治療。還有,在那4篇採用黑種草籽油做為主力治療的論文裡,有一篇的結論是黑種草籽油對血糖的控制不如二甲雙胍。

那,您還相信那位台大醫師說的《現代醫學研究也已證實黑種草籽油「有助於治療各種疾病」》嗎?您還相信黑種草籽油真的是《除了死亡,可以治療一切》嗎?

後記:讀者Rose在臉書回應:天啊,這位醫生,有開診所,幾年前,我曾經因為貧血去找她治療,結果,她會先幫你抽血檢測你的食物過敏源,然後,開給我的是:每一餐都要吞8顆左右的超大顆藥丸,包含維它命B6、B12、鐵劑、益生菌…….營養補給粉(類似蛋白粉),我看了都暈了,我說,每一餐都要吞這麼多顆藥丸嗎?且花了上萬元,那藥丸就是像美國維他命那種超級大顆,超難吞的營養補充品,要我吞一顆都嫌困難,竟然還要每一餐混著食物吞下去!!吃了一個多 星期吧,我還是放棄了,可能我有吞嚥障礙,哈哈去電說我不要再吃了,還好有來將營養粉等一部份營養補充丸收回去,並退部份款項給我……..

2003年:Effect of Nigella sativa (black seed) on subjective feeling in patients with allergic diseases【黑種草(黑種子)對過敏性疾病患者主觀感覺的影響】。結論:黑種草籽油是治療過敏性疾病的有效佐劑。

2012年:Effectiveness of Nigella sativa oil in the management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patients: a placebo controlled study(黑種草籽油在類風濕關節炎患者治療中的有效性:安慰劑對照研究)。結論:黑種草籽油是負擔得起的潛在輔助治療。

2013年:Effects of Nigella sativa on outcome of hepatitis C in Egypt(黑種草對埃及丙型肝炎預後的影響)。結論:黑種草可減少病毒載量,並改善糖尿病患者的氧化應激,臨床狀況和血糖控制。

2014年Topical Nigella Sativa for nasal symptoms in elderly(局部使用黑種草治療老年人的鼻部症狀)。結論:用於治療因衰老而引起的鼻粘膜症狀,黑種草籽油比生理鹽水是更好的替代品。

2015年:Effects of Nigella sativa oil with a low-calorie diet on cardiometabolic risk factors in obese wome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低熱量飲食與黑種草籽油對肥胖女性心臟代謝危險因素的影響:一項隨機對照臨床試驗)。結論:低熱量飲食與黑種草籽油可降低肥胖女性的心臟代謝危險因素。

2015年:Oxidative Stress Responses to Nigella sativa Oil Concurrent with a Low-Calorie Diet in Obese Women: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肥胖婦女對低熱量飲食同時攝取黑種草籽油的氧化應激反應:一項隨機,雙盲對照的臨床試驗)。結論:黑種草籽油與低熱量飲食共同降低肥胖女性的體重和增加超氧化物歧化酶水平。

2016年:Nigella sativa oil with a calorie-restricted diet can improve biomarkers of systemic inflammation in obese women: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限制熱量飲食與黑種草籽油可改善肥胖女性全身性炎症的生物標誌物: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結論:補充黑種草籽油和限制熱量的飲食可能會調節肥胖女性的全身炎症生物標誌物。

2017年:Protective role of Nigella sativa in diabetic nephropathy: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黑種草在糖尿病腎病中的保護作用:一項隨機臨床試驗)。結論:治療組的血糖,血清肌酐,血尿素和24 h總尿蛋白水平下降,腎小球濾過率,24 h總尿量和血紅蛋白水平升高。

2017年:Nigella sativa Supplementation Improves Asthma Control and Biomarkers: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補充黑種草可改善哮喘控制和生物標記物: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試驗)。結論:補充黑種草籽油可以改善哮喘控制,並具有改善肺功能的趨勢。

2018年:Investigation of the effect of black cumin oil on pain in osteoarthritis geriatric individuals(黑種草籽油對老年性骨關節炎患者疼痛的作用研究)。結論:黑種草籽油對老年患者的膝關節疼痛有效。

2019年Standardized Nigella sativa seed oil ameliorates hepatic steatosis, aminotransferase and lipid levels i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a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標準化的黑種草籽油可改善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中的肝脂肪變性,氨基轉移酶和脂質水平:一項隨機,雙盲和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結論:黑種草籽油可以改善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的肝脂肪變性和肝甘油三脂,LDL-C和HDL-C的血液水平。

2019年Effect of Nigella Sativa oil versus metformin on glycemic control and biochemical parameters of newly diagnosed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patients(黑種草籽油與二甲雙胍對新診斷的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和生化指標的影響)。結論:就糖尿病管理而言,黑種草籽油的效果不如二甲雙胍。

2020年:Evaluation of safety and efficacy profile of Nigella sativa oil as an add-on therapy, in addition to alpha-keto analogue of essential amino acid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kidney disease(除了對慢性腎臟病患者必需氨基酸的α-酮類似物外,評估黑種草籽油作為附加療法的安全性和療效概況)。結論:黑種草籽油補充劑和α-酮類似物在延緩3和4期慢性腎臟病患者的病情發展方面更有效,更安全。

2020年Effect of Nigella sativa oil supplement on risk factors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補充黑種草籽油對2型糖尿病患者心血管疾病危險因素的影響)。結論:黑種草籽油補充劑對2型糖尿病患者俱有心血管保護作用。

2011年:The effect of thymoquinone on intractable pediatric seizures (pilot study)【百里香醌對頑固性小兒驚厥的影響(先導研究)】。百里香醌對難治性癲癇發作的兒童具有抗癲癇作用。(註:百里香醌只是輔助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