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20-8-4)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發表Effect of Long-term Vitamin D3 Supplementation vs Placebo on Risk of Depression or Clinically Relevant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on Change in Mood Scores: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長期補充維他命D3與安慰劑相比對憂鬱或臨床相關憂鬱症狀風險以及情緒得分變化的影響:一項隨機臨床試驗)。

大約20年前美國出現一位維他命D萬靈丹之父,而在他的大力提倡之下,維他命D被用來預防和治療全身上下幾乎每一種病,連縱然是精神上的疾病,例如憂鬱症,也都包括在內。

事實上,在這篇最新論文發表之前,早已經有13項隨機臨床試驗探討維他命D是否真的能預防憂鬱症,而結果是12比1,即12個說無效,一個說有效。

這次的實驗是由哈佛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Olivia Okereke醫生帶頭,另外還有12位研究人員共同參與。這項實驗是雙盲的隨機臨床試驗,規模龐大,共調查了18353人(平均年齡67.5歲,男女約各半)。這些接受調查的人在一開始都是沒有憂鬱症,然後其中半數的人每天吃2000單位的維他命D3,為時5年,另外半數的人則是每天吃安慰劑,也是為時5年(註: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維他命D3或安慰劑)。

5年後,吃維他命D3這一組人裡有609人罹患憂鬱症,而吃安慰劑這一組人裡則有625人罹患憂鬱症。也就是說,在吃維他命D3這一組,每年每一千人裡有12.9人罹患憂鬱症,而在吃安慰劑這一組,則是每年每一千人裡有13.3人罹患憂鬱症。也就是說,吃維他命D3跟吃安慰劑,在統計學上並沒有《有意義的差異》。

維他命D大約是在100年前為了治療小孩子的佝僂病而發現的。在這100年裡,什麼抗癌,抗憂鬱,防老人癡呆,控制血糖,降血壓,減肥,護心,護骨,無所不有的實驗都做過了,甚至連最近的新冠肺炎,也都做過了(請看維他命D抗新冠,一張嘴巴兩個洞)。

結果,維他命D是連最起碼的護骨功效都沒有。請看史上最大宗分析:維他命D無用

有關維他命D研究的來龍去脈,以及它是如何一個接一個的神話破滅,請看我在3月發表的新書維他命D真相

如果您比較喜歡看影片,那就請看我最近發表在YouTube的維他命D能抗啥。這個影片是我最近一次演講你是在科學養生嗎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