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20-3-29)晚上看到電視新聞說,美國職業籃球選手要捐血漿來治療新冠,所以今天早上就上網查個究竟。果然看到一些相關報導,例如NBA Together asks players who have recovered from COVID-19 to consider donating plasma(NBA Together要求從COVID-19康復的球員考慮捐贈血漿)。這些報導大致上是說The Athletic的記者Shams Charania在推特發文說,美職籃為新冠疫情而創設的NBA Together活動要求已從新冠病情痊癒的NBA人員考慮提供他們的血漿,來做為治療新冠之用途。這些痊癒的人員是包括球星Rudy Gobert, Donovan Mitichell, Kevin Durant, Marcus Smart, 和Christian Wood。他們都是有被確診,但卻是完全沒有,或幾乎沒有任何症狀。由此可見,強健的身體應是對抗新冠的利器。

這些報導是否屬實,或是這幾位球星是否真會捐血,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更重要的問題是,康復血漿真的能治療新冠嗎?

durant

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在2020-3-27發表一篇研究論文和一篇編輯評論。它們的標題分別是Treatment of 5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COVID-19 With Convalescent Plasma(康復血漿治療5例COVID-19重症患者),和Convalescent Plasma to Treat COVID-19:Possibilities and Challenges(康復血漿治療COVID-19的可能性和挑戰)。

研究論文是出自中國,而治療的對象是5位已接受藥物治療但病情仍持續惡化的患者。這五位病患在接受了分別來自五位康復者的血漿(400 cc,現採現用)治療之後,3位已經出院,而另兩位則處於穩定狀態。所以,這篇論文的結論是:病患接受康復血漿治療後,臨床狀況得到改善。 有限的樣本量和研究設計無法就該療法的潛在療效做出明確的陳述,並且這些觀察結果需要在臨床試驗中進行評估。

編輯評論裡最重要的是第二段:儘管研究報告中的案例有說服力,但這項調查仍存在其他“軼事”案例係列所具有的重要局限性。這項治療方案並不是隨機臨床試驗,而且也沒有對照組(即沒有接受康復血漿治療的病患)。因此,無法確定該干預措施的真正臨床效果,也無法確定患者是否可以通過這種療法康復。此外,由於患者還接受了許多其他療法(包括抗病毒藥和類固醇),因此無法弄清楚康復血漿對臨床進程或結果的特定貢獻。此外,康復血漿是在病患入院後3週施予,所以目前尚不清楚此時機是否最佳,或早期施予是否可能與不同的臨床結果有關。儘管存在這些局限性,此研究確實提供了一些證據來支持在涉及COVID-19和嚴重疾病的患者進行更嚴格的研究中評估這種知名療法的可能性。

編輯評論在最後也有提到,由於康復血漿的來源有限,所以可能只適用於高風險的族群。

總之,康復血漿看來似乎有效,但由於是一對一,又需要經過嚴格的篩選和淘汰,所以它的應用性將會是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