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Jamin在2019-2-12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林教授您好,
查資料時偶然間看到您的網站,覺得很幸運。
不只從您那獲得不少知識,還學習到實事求證的科學精神。

台灣常有蚊子半夜叮人,故很多人有使用液體電蚊香的習慣。
我看超市販售的液體電蚊香,成分多為 普亞列寧(prallethrin),濃度 0.8% w/w ~ 1.5% w/w
不知道教授覺得在睡眠時使用液體電蚊香,對人體是否有安全上的疑慮呢?

我看 wiki [1] 寫 “Prallethrin is of low mammalian toxicity, with no evidence of carcinogenicity"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allethrin

J Anaesthesiology Clinical Pharmacology 有篇文章[2]在談 Prallethrin poisoning。
提到 “there have been few reports of pyrethroid poisoning, but most of them are of occupational poisoning"
[2]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590517/

看起來對人體是低毒性,但不知道是否可安心做日常使用。
不知道有沒有醫學研究,分析長期使用液體電蚊香的人的健康影響呢?

dear-god-why-did-you-make-mosquitoes

這位讀者提到的Prallethrin,是音譯為普亞列寧。但是,我認為,較好的翻譯是用它的化學名,也就是「丙炔菊酯」

「菊酯」是統稱。它包含了數十種在結構上和藥性上類似的化學物。例如,除了丙炔菊酯(Prallethrin),還有烯丙菊酯(Allethrin),苯氰菊酯(Cyphenothrin),溴氰菊酯(Deltamethrin),等等。

這些化學物的英文名都是以thrin結尾,而中文名則是以「菊酯」結尾。兩者都是一目了然,容易看得出是同一家族的成員。反過來,像普亞列寧這樣的音譯,就完全看不出。

除此之外,「菊酯」這個名稱,還能很明確地表達它是「菊」所含的「酯」。也就是說,「菊酯」是來自於菊,而更精確的說法是,「菊酯」是來自於除蟲菊(學名:Chrysanthemum cinerariifolium)。所以,「菊酯」其實是「除蟲菊酯」的簡稱。

「除蟲菊酯」可以分成天然的跟合成的。天然的「除蟲菊酯」,英文統稱為Pyrethrin,而合成的「除蟲菊酯」,則統稱為Pyrethroid(更精確的中文是「類除蟲菊酯」或「擬除蟲菊酯」)。

由於天然的「除蟲菊酯」會被昆蟲身體裡的酵素分解,所以藥效短暫。相對地,合成的「除蟲菊酯」的藥效則較長。所以,目前市面上的「除蟲菊酯」都是合成的,包括上面提到的丙炔菊酯(Prallethrin),烯丙菊酯(Allethrin),苯氰菊酯(Cyphenothrin),溴氰菊酯(Deltamethrin),等等。

這些合成的「除蟲菊酯」,就是傳統的蚊香卷和現代的電蚊香的主要成分。

醫學文獻裡是有一些「除蟲菊酯」對人體造成傷害的案例,但是,這些案例都是意外或自殺(接觸皮膚或喝進肚子)。也就是說,目前還沒有「除蟲菊酯」在正常使用情況下對人體造成傷害的案例。

2008年有一篇模擬「除蟲菊酯」在正常使用情況下對人體造成影響的研究。它的標題是Chronic exposure to pyrethroid-based allethrin and prallethrin mosquito repellents alters plasma biochemical profile(慢性接觸基於擬除蟲菊酯的丙烯菊酯和丙炔菊酯驅蚊劑改變血漿生化特徵)。它的結論是,慢性接觸除蟲菊酯會造成一些血液生化改變。但是,這些改變到底是好或壞,也搞不清楚。所以,這個研究實在沒有多大幫助。

2013年有一篇用老鼠做的研究,它的標題是Toxicological impact of inhaled electric mosquito-repellent liquid on the rat: a hematological, cytokine indications, oxidative stress and tumor markers(吸入式電子驅蚊液對大鼠的毒理學影響:血液學,細胞因子指數,氧化應激和腫瘤標誌物)。它的結論是,持續性的吸入除蟲菊可能導致血液學,生物化學,細胞因子紊亂和對組織可能的誘變損傷。但是,這畢竟是用老鼠做的實驗。是否適用於人,不得而知。

總之,就目前已知的研究而言,電蚊香應當是安全的。但是,我個人認為,與其擔心電蚊香是否安全,還不如好好反省是誰造成蚊子的滋生。如果政府和民眾根本就是在鼓勵養蚊子,那就不要怪蚊子會咬人,會傳染登革熱。(請看台灣缺乏防蚊意識

蚊子專家陳錦生曾寫了一篇「上帝為什麼要造蚊子?」。他說,如果蚊子能說話,大概也會問「上帝為什麼要造人」。(請看世界蚊子日,8月20)。

的確,什麼蚊香、殺蚊劑、電蚊拍、捕蚊燈。我們人類實在是有夠壞。為什麼不能讓“人家”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