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已經寫好兩個多月,一直沒有發表。最近看到台灣又在鬧登革熱,所以今天就上網關心一下。結果,這下子才知道,原來蚊子也有紀念日(請看登革熱疫情持續延燒,別忘了今天是世界蚊子日)。所以,我乾脆就用這篇文章來應應景,給台灣的好朋友慶祝牠們的大好日子。


今年五月兩度回台,兩度看到讓我耿耿於懷的東西——廢棄輪胎。

第一次是在苗栗附近的一個高速公路休息站。廁所附近的樹叢裡放了幾個輪胎,裡面有水,水中有孑孓。

第二次是在桃園附近的高速公路旁。我坐在巴士裡,看到數以百計的輪胎散佈在一片看似荒廢的空地裡。

去年四月我人在台灣時,因為看到鄰居屋頂上的輪胎,有感而發寫了台灣缺乏防蚊意識。我感嘆政府官員和民眾都只會怪蚊子傳染登革熱,卻不會怪是自己在鼓勵蚊子滋生。

今年又碰到廢棄輪胎,所以就想請一位從事環保記者的堂妹來做個專題報導。而為了告訴她我是在哪裡看到那數百個廢棄輪胎,就上網搜尋。結果是沒搜到那個地點,但卻搜到一篇叫做「上帝為什麼要造蚊子?」的文章(發表於2004年,作者是陳錦生,昆蟲學家,曾任基督教長榮大學校長)。

dear-god-why-did-you-make-mosquitoes圖片來源

這篇文章寫得非常好,也讓我學到很多。例如,歐美本來是沒有會傳染登革熱的白線斑蚊。但是由於從亞洲地區進口廢輪胎而引入白線斑蚊。而為了防治白線斑蚊,佛羅里達州的研究人員發明了「以蚊剋蚊」的方法,得到良好的效果。

文章裡最精彩的是這一段:

如果好好的對蚊子作研究,你會發現許多蚊子不但對生態有益,並且也直接或間接對人有益。世上如果沒有了蚊子,很多動物、植物都會受影響,很多靠蚊子為生的人(殺蟲劑工場、消毒公司、還有我自己)大概也要遭殃。

啊,真是當頭棒喝。是我錯怪了政府官員和民眾。原來,他們除了是在做濟世活人的功德之外,也是在提升人類科技的發展。想想看,如果沒有廢棄輪胎,美國就沒有白線斑蚊,而沒有白線斑蚊,美國就不會研發出「以蚊剋蚊」的妙招。

最了不起的是文章結尾這句話:如果蚊子能說話的話,大概也會問「上帝為什麼要造人」

的確,什麼蚊香、殺蚊劑、電蚊拍、捕蚊燈。我們人類實在是有夠壞。就不能讓“人家”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