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黃小姐在2018-12-9在央視的隔夜茶毒如蛇回應:

請問林教授,抗焦慮藥物像贊安諾(Xanax)等,若長期服用,會不會有失智之虞。因家人有睡眠問題,但還不用到安眠藥,服用贊安諾即可,但長期服用此類藥物,聽說跟安眠藥一樣有失智之虞? 若蒙回覆不勝感激。我也訂購了一本您的"餐桌上的偽科學",期待早日讀到它。謝謝您!

original

首先,謝謝黃小姐支持我的新書"餐桌上的偽科學"。

再來,我需要澄清,央視的隔夜茶毒如蛇這篇文章並沒有談到抗焦慮藥物或失智,所以,我想黃小姐所看到的文章,應該是我在2017-12-22發表的安眠藥會導致老人癡呆嗎。在這篇文章裡我有說,安眠藥是否會增加阿茲海默病的風險,仍具爭議。

還有,我也需要澄清,黃小姐所擔心的「失智」,英文是dementia,而由於它比較會發生在老年人身上,所以往往也就被說成是「老人癡呆」。更讓人一個頭兩個大的是,「老人癡呆」又往往會與「阿茲海默病」混為一談(儘管後者只佔前者的70%左右)。所以,請讀者注意,為了避免一再重複解釋,我也不得不將「失智」,「老人癡呆」和「阿茲海默病」混為一談。

那,抗焦慮藥物,像贊安諾(Xanax),若長期服用,會有失智的風險嗎?

Xanax是商品名,而它所含的有效成分是alprazolam。此一成分是屬於苯二氮卓類藥物(Benzodiazepine),而這類藥物裡,有些是用於安眠,有些則是用於抗焦慮。但不管如何,它們的藥理機制是大同小異(都是降低神經興奮)。所以,我就列舉六篇探討此類藥物是否會造成失智的臨床報告。

2012年:Benzodiazepine use and risk of dementia: prospective population based study(苯二氮卓類藥物的使用和失智症的風險:基於前瞻性人群的研究)

2014年Benzodiazepine use and risk of Alzheimer’s disease: case-control study(苯二氮卓類藥物的使用和阿茲海默病的風險:病例對照研究)

2015年:Benzodiazepine Use and Risk of Developing Alzheimer’s Disease or Vascular Dementia: A Case-Control Analysis(苯二氮卓類藥物的使用和發生阿茲海默病或血管性癡呆的風險:病例對照分析)

2016年:Benzodiazepine use and risk of incident dementia or cognitive decline: prospective population based study(苯二氮卓類藥物的使用和癡呆或認知能力下降的風險:基於人群的前瞻性研究)

2017年:Benzodiazepine Use and Risk of Developing Alzheimer’s Disease: A Case-Control Study Based on Swiss Claims Data(苯二氮卓類藥物的使用和發生阿茲海默病的風險:基於瑞士聲明數據的病例對照研究)。

2018年:The risk of Alzheimer’s disease associated with benzodiazepines and related drugs: a nested case–control study(與苯二氮卓類藥物及其相關藥物有關的阿爾茨海默病風險:巢式病例對照研究)

在這六篇報告裡,2012,2014,和2018那三篇是認為苯二氮卓類藥物會增加失智或阿茲海默病的風險,但其他三篇則不認為。由此可見,這仍然是一個爭吵不休的議題。而之所以會如此,主要是因為,每個人的心理心智是由錯綜複雜的因素在影響。也就是說,由於實驗樣本的差異性或變化性太大,使得統計學的應用出現困難,最終導致各說各話的結論。

不管如何,我在安眠藥會導致老人癡呆嗎有建議,要盡量用生活形態調整來應付失眠。在這裡,我還是一樣建議要用生活形態調整來應付焦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