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華華在2018-11-10用電郵詢問:林教授好,想跟您求證下述研究與結論的可信度,https://www.inside.com.tw/2018/11/07/alzheimers-disease-hsv1

640_a1f63e9e7fd94f69ef50264c26d59045

上面的連結打開的是一篇2018-11-7發表在INSIDE網站的文章,標題是:「專家:抗疱疹藥預防阿茲海默症 台灣實驗獲證明」。它有註明是獲得中央社授權轉載。

它的第一段是:「研究發現,疱疹病毒是阿茲海默症病因之一。英國分子神經生物學家伊札基指出,台灣進行的大規模樣本實驗已證明,使用特定抗疱疹藥物能夠預防這種疾病」。

它的第三段是:「英國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分子神經生物學榮譽退休教授伊札基(Ruth Itzhaki)在學術討論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疱疹導致阿茲海默症:證據愈來愈充足」(Alzheimer’s disease: mounting evidence that herpes virus is a cause),內容提到,她的研究找到一種治療的方法」。

所以,我就到The Conversation網站去看Ruth Itzhaki的文章(發表於2018-10-19),看到它的最後一段是:

Excitingly, successful prevention of Alzheimer’s disease by use of specific anti-herpes agents has now been demonstrated in a large-scale population study in Taiwan. Hopefully, information in other countries, if available, will yield similar results。

可是,這段文章到了中央社卻變成「令人振奮的是,在台灣已進行大規模樣本實驗,證明使用特定抗疱疹藥物能夠預防阿茲海默症。希望其他國家若有這方面實驗,也會出現類似的結果」。

這樣的解讀和翻譯是很不幸的,因為,它把真科學變成偽科學。

請注意,原文裡的”demonstrated”是被中央社翻成「證明」。可是,事實上,它只不過是「發現」或「顯示」,絕非「證明」。還有,原文裡的”population study“被中央社說成是「樣本實驗」。可是,它真正的意思是「人口研究」,絕非「實驗」。

這項在台灣做的「人口研究」的論文是在今年四月發表在醫學期刊Neurotherapeutics,標題是Anti-herpetic Medications and Reduced Risk of Dementia in Patients with Herpes Simplex Virus Infections-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in Taiwan(抗皰疹藥物和皰疹病患失憶風險的降低 – 一項在台灣的全國性人口研究)。

事實上,這項研究唯一的”實驗”,就只是分析健保局的資料庫。首先,研究人員將資料庫裡的皰疹病患分成兩組:A組是曾經使用過抗皰疹藥物的,B組則是從未使用過抗皰疹藥物的。然後,他們發現A組發生失憶的風險比B組低約10倍。因此,抗皰疹藥物似乎能預防失憶。

也就這樣,Ruth Itzhaki在The Conversation的文章裡有提到,也許可以用抗皰疹藥物來治療或預防阿茲海默症。可是,請注意,The Conversation是個社交網站,它裡面的文章是不需經過同僚評審的。也就是說,The Conversation的文章是不具備科學地位的(比較容易誇大)。

事實上,Ruth Itzhaki在同一天(2018-10-19)有發表一篇綜述論文,標題是Corroboration of a Major Role for Herpes Simplex Virus Type 1 in Alzheimer’s Disease(確認皰疹病毒1型在阿爾茨海默症的重要角色)。

在這篇真正具備科學地位的論文裡,Ruth Itzhaki也有提到台灣的那項研究,也有提到也許可以用抗皰疹藥物來治療或預防阿茲海默症。可是,她自己卻也說“such treatment might be ethically dubious”(這樣的治療可能在道德上是可疑的)。

想想看,如果台灣真的有找到預防或治療阿茲海默症的方法,那是多麼了不起的科學成就。可是,為什麼世界上沒有任何主流媒體給予報導呢?

所以,中央社所說的「抗疱疹藥預防阿茲海默症 台灣實驗獲證明」,只不過是“愛台心態”所造成的過度解讀。

在我即將出版的新書的《前言》裡,我有說「當真科學被錯誤解讀時,就有可能會變成偽科學」。中央社的這篇文章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附註:即將出版的新書是《餐桌上的偽科學》。請看新書出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