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Eric Chou在2018-8-13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鳳梨酵素」及「甲殼素」。我們先來看他所問的關於「鳳梨酵素」的問題:

林教授您好,在網路上閱讀到您論述關於胜肽及膠原蛋白的文章,記得內容是說人體小腸無法吸收胜肽,需分解為三胜肽以下或者胺基酸才能被身體吸收利用….,如此說來,像酵素這類的大分子蛋白質更是不能被身體吸收是嗎?何況還有胃酸會造成蛋白質變性而失去活性?然而很多文章都提到服用酵素的好處,例如服用鳳梨酵素有消炎、抗凝血的作用…..鳳梨酵素是如何進入人體血循環中發揮功效的呢?

沒錯,我的確是已經發表了十幾篇關於胜肽及膠原蛋白的文章,也的確是一而再再二三地說人體小腸無法吸收胜肽。我甚至也已經發表過如Eric所說的「像酵素這類的大分子蛋白質」的文章,例如:胰酵素療癌法以及酵素謊言何其多

Bromelain

酵素謊言何其多一文裡我有這麼說:只有「水解酶」這一類的酶(例如鳳梨酵素和木瓜酵素),算是勉強可以做為口服的藥劑或保健劑。但是,縱然如此,「水解酶」也通常是需要腸溶衣的保護(做成藥片),才能避免被胃酸破壞。

我想,大多數讀者不會注意到我說「算是勉強可以做為口服的藥劑或保健劑」,是什麼用意。

我之所以會說「算是勉強」,是因為,像鳳梨酵素這類「水解酶」,當被用於口服時,目前醫學界是採取一種「默許」的態度。而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此類酵素似乎有些功效,副作用也輕微,可是卻沒有人能提出合理的解釋,它們是如何進入人體。畢竟,它們是蛋白質,所以是不可能通過腸道進入血液循環系統的。

沒錯,是有一些研究聲稱,曾在血液裡檢測出鳳梨酵素。但是,縱然如此,它們也無法證明血液裡的鳳梨酵素是完整的,或是具有活性的。

事實上,不要說是蛋白質,縱然是更小的胜肽,都不被主流醫學認為是可以在腸道裡被吸收。

所謂主流,指的是絕大多數的專家學者。例如紐西蘭Massey 大學的消化生理學教授Paul Moughan就在2014年發表的Are intact peptides absorbed from the healthy gut in the adult human?論文裡說:總體而言,我們得出的結論是,鮮少有明確的證據表明,除了二肽和三肽之外,飲食生物活性肽可以完整地穿過腸壁並以生理相關濃度進入肝門系統。

瑞典Uppsala 大學的藥劑系教授Per Artursson也在2016年發表的Oral absorption of peptides and nanoparticles across the human intestine: Opportunities, limitations and studies in human tissues論文裡表示,醫藥界在經過了一百多年的努力之後,還是無法製作出一個可以被腸道吸收的胜肽藥品。

當然,您永遠都有權力說主流是錯的。只不過,無可爭議的事實是,口服鳳梨酵素目前只被定位為補充劑。也就是說,法律是不允許將它宣傳為具有療效的藥品。所以,您是可以選擇相信口服鳳梨酵素是有療效的,只不過法律是不會給您任何保證或保障。

最後,我將美國國家健康研究院所提供的資訊翻譯如下:

  1. 對證據的系統評價表明,當與標準藥物聯合使用時,鳳梨酵素有助於緩解急性鼻腔和鼻竇炎症的症狀。
  2. 人體和動物研究發現,外用鳳梨酵素製劑可以幫助去除燒傷死皮。 然而,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外用鳳梨酵素是否有助於治療燒傷和其他傷口。
  3. 關於鳳梨酵素單獨或與其他成分組合是否有助於關節炎和運動後肌肉酸痛,證據是互相衝突的。
  4. 沒有足夠的證據來確定鳳梨酵素是否對其他疾病有效,包括癌症和腸胃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