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6-25有位署名Morris的讀者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寄來這個電郵:

因緣際會之下來到你的網站來搜尋癌症相關的資訊,由於你的文章中並未討論到胰酵素,因此促成了這次寄信向你請教的動機。

根據我自己的搜尋,治療胰臟癌比較有效的療法似乎是使用胰酵素(Kelley’s protocol),之前由一位Dr. Gonzalez負責,但不幸於2015年過世。目前是由Dr. G的同事Dr. Issacc接手他的工作,以下是其聯絡網頁:
http://www.drlindai.com/contact.html
由於看到Dr. G發表的case report覺得胰酵素療法似乎對於最棘手的胰臟癌都有很高的成功率,加上台灣似乎找不到有人討論這塊,因此希望能夠借助林教授的能力,判斷胰酵素是否真的有如此驚人的療效。以下附上Dr. G所發表的case report:http://www.alternative-therapies.com/at/web_pdfs/gonzalez1.pdf

隔天(2018-6-26)Morris又寄來這個電郵:若是可以的話,可否協助找一下關於胰酵素劑量的文獻,還是只能買他的書來看?我在這方面似乎碰到了些困難。

從這兩個電郵可以看出,Morris對胰酵素療法有很高的期望,只不過他還想聽聽我的意見(還有關於劑量)。

Enzyme cancer

首先,電郵裡提到的Kelley’s protocol,是William Donald Kelley(1925-2005)所“創立”的一套療法。

此人是牙醫。他宣稱,在37歲時被診斷出得了胰臟癌,只剩3個月可活,可是他用自己“創立”的療法治好了自己的胰臟癌。之後,他就用這套療法行醫,聲稱治好數以萬計的癌症病患,而治愈率是百分之百。

但是,他是否真的得了胰臟癌,從未被證實,所以,所謂的“治好”當然也就成了個謎。還有,所謂的Kelley’s protocol,其實是「葛森療法」的翻版(請看我在2016-8-28發表的葛森療癌法)。

再來,電郵裡提到的Dr. Gonzalez是Nicholas Gonzalez(1947-2015)。他在1981年醫學院二年級時,以調查Kelley的療法做為他的暑期研究。可是,由於Kelley的醫療記錄實在是太龐大,以至於原本的暑期研究演變成5年的工作,而Gonzalez從此也就成為Kelley的門徒。Gonzalez後來(1987年)在紐約開了一家診所,專門用這套療法治療病患。他個人也用這套療法來預防癌症(他隨身帶著胰酵素膠囊服用)。可是,他卻在67歲時死亡,原因從未公開。

再來,電郵裡提到的「目前是由Dr. G的同事Dr. Issacc接手他的工作」,更正確的說法是「目前是由Dr. G的前妻Dr. Issaccs接手他的工作」。

Dr. Issaccs是Linda Issaccs。她在1985年從醫學院畢業後一個禮拜,與Gonzalez結婚。她在1991年拿到醫師執照,成為Gonzalez的工作夥伴。兩年後他們離婚,但還維持著工作夥伴的關係(都再婚)。2015年Gonzalez死後,Issaccs就獨自主持診所,一直到現在。而這也就是為什麼,診所的網頁是http://www.drlindai.com/

這個網頁有提供對這個療法的簡介,而它跟「葛森療法」幾乎是一模一樣,都是包括三部分:(1)嚴格控制飲食,(2)服用補充劑,和(3)用咖啡灌腸。(請看葛森療癌法)。

讀者Morris最關心的胰酵素,就是被歸類在補充劑。但是,請注意,胰酵素早就是包括在葛森療法裡,所以,它絕非Kelley的創意。如果說有什麼不同,那也只是在於,新的版本把胰酵素放在膠囊裡,而病患每天要服用150到200顆膠囊。至於每個膠囊含有多少胰酵素,那就不得而知了。(附註:胰酵素是萃取自豬的胰臟。請看腰尺是胰臟?

其實,如果Morris真的想嘗試胰酵素療法,那,到底是什麼劑量,是完全不重要的。這是因為,根據Issaccs的網頁,胰酵素療法必須是個人化,而且必須由她監督,而且必須用她指定的胰酵素。也就是說,病人是不可以自己買,自己吃。所以,知道劑量又有什麼用?

至於有效無效,我建議讀者去看美國國家癌症中心所提供的資訊: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treatment/cam/hp/gonzalez-pdq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