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18-7-1發表維他命D抗癌?科學證據,那是回應一位署名Roger讀者的提問。在文中,我列舉了13篇有關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是否有助於抗癌的分析報告和臨床試驗,而其結果是12比1(12篇說沒幫助,1篇說有幫助)。

在當天以及隔天,Roger總共寄來11個回應,而其內容要嘛就是“極具挑戰性”的字句,不嘛就是他認為足以證明我不對的文章或視頻。

由於當時我在台灣南北走透透,所以一直拖到2018-7-11才發表維他命D抗癌,錯誤解讀,回應Roger在2018-7-2所做的回應。

現在,我要繼續回應Roger在2018-7-1所做的回應。

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男子三级跳决赛:李延熙打破尘封28年纪录夺冠

在這一天,Roger兩度寄來同一個視頻(https://youtu.be/W8tTkSaU7F4),並且質問:台中衛福部血液腫瘤科醫師座談會難道有假?這些數據、發表於國際醫療會刊、乳癌臨床醫學院的研究也是仿冒?

好,我們來看看,Roger所說的研究到底是怎麼回事。它是一篇發表於2015年的論文,而其標題是Improved clinical outcomes associated with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during adjuvant chem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HER2+ non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這個研究是以回顧性的分析(事後調查)來檢視維他命D補充劑對化療中HER2陽性乳癌病患的影響。(附註:HER2陽性乳癌佔所有乳癌中的20%)

調查的對象總共有246人,而其中的134人被歸類為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另外的112人則被歸類為沒有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

結果,就5年的無病性存活率而言,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的這一組是69.2%,而沒有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的這一組則是48.3%。

可是,就整體存活率而言,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的這一組是95.4%,而沒有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的這一組則是88.9%。

也就是說,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對5年的無病性存活率提升了21%,而對整體存活率幾乎是沒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員在論文中表白,這項研究具有兩大缺陷:(1)樣本量太小,僅僅是134人對112人,所以統計數據的可信度有限,(2)由於維他命D補充劑不是隨機給予病患,因此可能出現選擇偏頗,也就是說,預後較好的患者較有可能接受維他命D補充劑,而反之亦然。

好,我們現在來看Roger在2018-7-1寄來的第二個資訊。(他的附加語句是:難道台灣癌症基金會、美國癌症協會,沒有真實資料佐證會發表誤導民眾的文章?

這個資訊是發表在台灣癌症基金會網站的一篇文章,而其標題是維他命D和乳癌預後之相關性。它沒有註明日期,但有註明資料來源是美國癌症協會。所以,我就到美國癌症協會的網站搜索,結果沒有找到原始資料。但我後來在PubMed公共醫學圖書館找到這篇文章所提起的那篇研究論文。

該論文是發表於2009年,標題是Prognostic effects of 25-hydroxyvitamin D levels in early breast cancer,而其研究純粹只是在調查血中維他命D濃度與乳癌預後之相關性。所以,引用它來證明維他命D補充劑具有抗癌功效,實在是思想大躍進。

事實上,在台灣癌症基金會的那篇文章裡的第一段就這麼說:有關維他命D和乳癌的相關性,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證實,專家也警告勿因此而過度攝取維他命D的補充品。

更難能可貴的是,文章還提供了一個「維他命D 也許是有害」的小節。它說:

維他命D過量可能導致噁心、 嘔吐和虛弱, 而增加血液中的鈣含量,有可能導致精神混亂、心率的異常,鈣質沉澱於腎臟或其他組織。Goodwin在她的研究中也指出,太多的維他命D 可能增加乳癌病患的死亡風險。

好,我們現在來看Roger在2018-7-1寄來的第三個資訊。(他的附加語句是:婦癌醫學期刊,相關醫師聯名報導也是無憑據嗎?

這個資訊是來自「華藝線上圖書館」,而它所顯示的是一篇由4位台灣醫師署名,發表在2016-10-1婦癌醫學期刊的論文摘要(標題是維生素D與癌症的檢視)。該摘要的結尾是這麼說:補充維生素D在經濟上和安全上,可減少這類癌症的發生,並改善其治療的結果。

這句話當然是給Roger提供了強而有力的支持。只不過,很抱歉,「婦癌醫學期刊」是僅在台灣發行,不具國際地位。所以,它所刊載的論文當然也就不具國際地位。反過來說,我在維他命D抗癌?科學證據一文裡所提供的13篇論文都是具有國際地位,而其中12篇都說維他命D補充劑不具抗癌功效。所以,如果您選擇相信台灣期刊的這篇論文,那,我也就只能說,予以尊重。(附註:這篇台灣的論文很顯然也是思想大躍進,也就是把維他命D濃度跳躍成維他命D補充劑具有抗癌功效的證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