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2017-7-26)一位朋友寄來一個電郵,裡面附上的是一個長度約10分鐘的YouTube視頻。目前它有將近一百八十萬個點擊。

該視頻是2013年6月9日「文茜的世界週報」的單元,標題是「基因改造的小麥危機 Monsanto 孟山都」。

www

節目一開始,主持人就介紹孟山都是「邪惡公司」。

所以,我就用「邪惡公司」做搜索,但卻沒有看到任何資料。

後來我用“evil company” 做搜索,才看到一些激進組織的確是點名孟山都為「邪惡公司」。只不過,同時被稱之為「邪惡公司」的還有拜耳,輝瑞,麥當勞,沃爾瑪,埃克森美孚,雀巢,可口可樂,eBay,等等。

主持人接下來說,孟山都基因改造的小麥種子在全美國到處蔓延,變成我們的麵包,變成你送給小孩的生日蛋糕。

所以,我就用”Monsanto gmo wheat”做搜索,花了一個多小時,卻怎麽樣也找不到任何資料說,孟山都基因改造的小麥種子在全美國到處蔓延。

事實上,我查到的是,在世界各國所做過的檢測,都沒有發現市面上的小麥製品有任何一樣是出自基因改造的種子。

主持人也說,新英格蘭醫學期刊1996年就指出基因改造食品可能引發過敏。

可是,都已經21年過去了,在全世界,有任何一個因為食用基因改造食品而引發過敏的病例嗎?

主持人又說,基因改造小麥會對肝臟和腎臟造成嚴重的損害,而她所引用的資料是所謂的「2012年澳洲的研究」。

那,真的有這麼一個「2012年澳洲的研究」嗎?

這個所謂的「2012年澳洲的研究」被說是一位名為Jack Heinemann 的教授所做的。但實情是這樣:

這位教授是在2012年7月12日接到一個名為Safe Food Institute 機構的要求,希望他能對一項正在澳洲進行的研究提供意見。

這項研究是由一個名為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簡稱CSIRO)的澳洲政府機構正在進行的小麥基因改造試驗。(請注意,這是澳洲政府主導的基改研究,顯示基改作物的重要性。請看https://www.csiro.au/en/Research/Farming-food/Innovation-and-technology-for-the-future/Gene-technology/Genetic-modification)

這位教授在2012年8月28日發表意見,認為CSIRO的基改小麥有損害肝腎功能的疑慮(http://www.thenutritionalhealingcenter.com/wp-content/uploads/2012/10/Wheat-Heinemann-Expert-Scientific-Opinion.pdf)。

這就是他的意見,就只是一個假設性的意見,而不是主持人所說的「研究」。

更何況,CSIRO的小麥基改研究,與孟山都毫不相干,怎麼可以如此移花接木指鹿為馬呢?

接下來,這個電視節目又說,2012年法國卡昂大學的實驗更發現,小白鼠吃了兩年基因改造的玉米,出現腫瘤的比例比吃正常小麥的老鼠高出兩成。

首先,「比吃正常小麥的老鼠高出兩成」是錯了。應該是「比吃正常玉米的老鼠高出兩成」。

不管如何,讓我們來看看這個所謂的「卡昂大學的實驗」,是怎麼回事。

這個實驗的結果是在2012年9月19日發表在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期刊。可是呢,這篇報告在兩個月之後就被撤稿,原因是「數據不可靠」。下面這張圖片就是刊登在該期刊的撤稿文件。

re

所以,一篇在2012年11月被撤稿的研究報告,竟然還被引用在一個2013年6月的新聞節目。這就是「文茜世界」的水平?

我在這個網站已經發表了8篇有關基改食物的文章,一再地說明,大眾對基改食物的害怕,是因為對基改缺乏了解,然後又被一些利益團體刻意誤導。

媒體為了迎合大眾的恐懼心態,就加油添醋,子虛烏有地編造更多不實的新聞,來增加知名度及廣告收入。

「文茜世界」就是典型。

附註:文章發表後約半小時,一位美國加大農藝學博士朋友在臉書上回應:人類已經進行基因改造幾千年了, 只是那時候的名字叫做育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