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李先生前天(2022-1-1)用臉書簡訊詢問:「林教授好,最近我朋友傳給我一個影片講音叉療法,其實影片我是邊看邊笑,覺得內容實在太荒唐了。但後來又想了一下,搞不好是我見識淺薄,google了一下發現有幾篇講科學根據講的煞有其事的樣子。所以想請教林教授關於音叉療法有真正的科學根據支持嗎?」

這個影片是在2021-10-6發表,標題是:音叉療癒 使用方法 (第二集) 無痛針灸 | 美容護膚 | 通血管 | 降血壓。影片下面還用文字加註說明:「528Hz這個音叉每秒鐘震盪528次,被稱為DNA修復音叉,這個頻率可以係連結萬物,還有外面的美容店舖用在美容護膚上面,所以又叫做美容音叉! 因為年紀越大DNA修復能力就會減慢,這個音叉就可以幫助到DNA修復,很多人都會買這個音叉在家自用。」

至於讀者李先生所說的《google了一下發現有幾篇講科學根據講的煞有其事的樣子》,那的確是煞有其事。但問題是,這些網路文章所說的科學根據,幾乎全都只是自言自語,而非來自實證醫學。

音叉的英文是tuning fork,所以我就用tuning fork therapy(音叉療法)在公共醫學圖書館PubMed搜索,結果搜到106篇論文。這些論文幾乎都是關於用音叉來診斷聽力的問題,而真正跟那個影片所說的《音叉療癒》有關的論文,就只有一篇。

這篇論文是在2020年10月8日發表在一個叫做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的期刊。Alternative是替代,而Complementary是輔助,所以這個期刊可以翻譯成《替代與輔助醫學期刊》,而顧名思義,它所發表的論文都是屬於非正規醫學的領域。

這篇論文的標題是Inter-Rater Agreement of Biofield Tuning: Testing a Novel Health Assessment Procedure(生物場調整評估者間的一致性:測試新的健康評估程序)。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這篇論文是在測試一個新的《健康評估程序》,而不是在測試一個新的《治療程序》。

這篇論文有說它的研究動機是:Practitioners of Biofield Tuning assess health status of their clients by detecting off-the-body biofield perturbations using tuning fork (TF) vibrations. This study tested inter-rater agreement (IRA) on location of these perturbations【生物場調整的從業者通過使用音叉 (TF) 振動檢測離體生物場擾動來評估客戶的健康狀況。 本研究測試了這些擾動位置的評估者間的一致性 (IRA)。】

從這個敘述我們可以進一步了解,生物場調整的從業人員是用音叉來《評估客戶的健康狀況》,而不是《治療病患的疾病》。(註:請注意《客戶》和《病患》之間的差別)

這篇論文的結論是:儘管試圖平衡生物場調整的現實實踐與研究的限制,但評估者間的一致性仍然很低。 我們的研究舉例說明了在嘗試將具有不完全理解的程序和機制的干預措施納入傳統研究設計時所面臨的挑戰。

從這個結論就可看出,縱然是僅僅用於健康狀況的評估,音叉的使用都已經是不能達到一致性了。那,用於治療,就更不用說了。

請注意,這篇論文的主題雖然是Tuning Fork(音叉),但是它標題裡所用的字眼卻是Biofield Tuning(生物場調整)。我想,最好的解釋應該是,Tuning Fork聽起來沒有醫學音量,而Biofield Tuning看起來就很有醫學氣質。但問題是,Biofield到底是啥意思?

我們來看一篇2010年發表的論文Biofield therapies: helpful or full of hype? A best evidence synthesis(生物場療法:有幫助還是充滿炒作? 一項最佳證據綜合)。它說:「數千年來,無數文化都描述了微妙能量的概念及其用於治療的方法。 這些生命能量概念(包括印度術語 prana、中國術語 ch’i 和日本術語 qi)都是指所謂的微妙或非物質能量,它們滲透存在並對所有有意識眾生的身心產生特定影響。 類似的西方概念反映在聖靈或精神的概念上,可以追溯到舊約的著作以及摸頭祝福的做法。儘管這些做法中有許多是已經在不同的文化社區中使用了數千年用以治療身心障礙,但直到最近才通過當前的西方驗證方法對其進行了檢查。 西方研究的動力很可能是由於公眾對其中一些方式的興趣重新抬頭,例如治療性觸摸、治愈性觸摸和靈氣。 這些方式被國家補充和替代醫學中心統稱為生物場療法。」

所以,簡單的說,Biofield就是靈、氣。

這篇論文的結果是:總體而言,研究質量中等,通常符合推斷有效性的最低標準。 生物場療法顯示了降低疼痛人群疼痛強度的有力證據,以及降低住院和癌症人群疼痛強度的中等證據。 有中等證據表明減少癡呆患者的消極行為症狀,中等證據表明減少住院人群的焦慮。 有模棱兩可的證據表明生物場療法對癌症患者的疲勞和生活質量的影響,以及對疼痛患者的綜合疼痛結果和影響,以及減少心血管患者的焦慮。

對於這樣的結果,我是一點都不感到意外。所謂的靈、氣,也可以說就是《心理作用》,而正規醫學早就知道心理作用的確是可以影響身心健康和疾病進程。請看Harnessing the placebo effect: Exploring the influence of physician characteristics on placebo response(好好利用安慰劑效應:探索醫生特徵對安慰劑反應的影響),以及我發表的明明有效,你為什麼說沒效

但是,把音叉說是能修復DNA,那就未免太得寸進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