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洪先生前天(2020-12-25)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教授,你好,聖誕快樂。知道每天有無數讀者跟你聯繫,詢問各種問題。早兩天也得你抽出寶貴時間,詳細解答我的疑問。感恩之餘,也猶豫可否再向你請教。問題是關於教授早前提過的顧小培博士。他最新的視頻提到疫苗的「有效性」和「有用性」。https://youtu.be/Idm683_SouM。由於疫苗已開始接種,所以希望能夠麻煩教授,明白聖誕佳節,讀者衆多,加上教授事忙,日後如教授有時間幫忙解惑,實屬萬幸。謹此致謝。

讀者洪先生所說的《早兩天也得你抽出寶貴時間,詳細解答我的疑問》,指的是我在大前天(2020-12-24)發表的維他命 C只有一半有效 ?科技大學的胡扯。而他所說的《關於教授早前提過的顧小培博士》指的是我在五個月前(2020-7-29)發表的抗癌食品及戒口的胡扯。他這次提供的影片是大前天(2020-12-24)發表的,標題是《顧小培博士:中國疫苖能否對付新冠病毒? 英國變種病毒究竟有多厲害?》。

這個影片才剛發表一天就有10萬人點閱,5千個贊,和400個留言。這些留言幾乎清一色是歌功頌德,例如《謝謝顧博士勇敢將藥廠自私的真相告訴民眾》和《顧博士,你的熱誠和善心令世人感動,我一邊睇一邊moved to tears….香港這現實社會巳好少有似顧博士願意講真話的人…》。

這個影片的長度是19分29秒,而在一開頭就有顯示《顧小培免疫學博士》,然後顧博士就說:「現在我所說的是免疫學裡一定是對的」。

好,我們就來看顧博士所說的是不是一定是對的。不過,需要駁斥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為了節省篇幅,我就只討論他所講的三段話(拷貝自影片的字幕)。

第一段是在第5分鐘到第6分鐘之間:【所以那些報導聲稱有95%的成功率。何謂95%呢?即是有95%的人製造出IgG。IgG是在血液裡面。就算是100%,也是在血液裡面。但病毒卻是感染肺部。根本IgG是進不了肺部。能進到肺部的是IgA,所以是白費力氣。但為什麼人們還是繼續做呢?可能是有很多壓力給藥廠,「你要做就快點做啊!」那些國家首長施加了很多壓力,並且大力宣傳,還揚言有95%的成功率。這個成功率不是治愈了95%的病人。】

第二段是在第9分41秒到 第9分57秒之間:「什麼叫做疫苗成功呢?…將COVID 19和疫苗放在試管裡面,中和了Spike」。

第三段是在第12分20秒到第 12分57秒之間:「原來這個病毒有兩種方法可以進入細胞,第一個方法是Spike黏附在細胞表面的ACE2,但另一個方法是另一個接受體叫GRP-78,…你現在只是針對Spike,如果它不通過ACE2,而是用GRP-78,那麼這個疫苗不就完全沒用了嗎?」

我先討論第三段。新冠病毒的確是可以通過GRP78(GRP-78是錯誤寫法)進入細胞,但它還是用Spike來跟GRP78結合。所以,顧博士所說的《你現在只是針對Spike,如果它不通過ACE2,而是用GRP-78,那麼這個疫苗不就完全沒用了》,完全是一派胡言。

再來看第二段。疫苗所引發的抗體是可以中和Spike,可是,疫苗本身是絕無可能中和Spike。所以,顧博士所說的《疫苗在試管裡中和Spike》又是胡言亂語了。

再來看第一段。顧博士說《疫苗95%的成功率,即是有95%的人製造出IgG》。可是事實上,Pfizer,Moderna和AstraZeneca這三款疫苗的有效率都是根據接種的人是否感染新冠病毒而得來的。所以,顧博士又胡說了。(註:有關這三款疫苗,請看我2020-11-25發表的哪一款新冠疫苗最好?

顧博士又說《疫苗只會引發IgG,而IgG是進不了肺部,能進到肺部的是IgA,所以是白費力氣》。我們先來看一篇2020-10-15發表在世界排名第一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論文,標題是Evaluation of the mRNA-1273 Vaccine against SARS-CoV-2 in Nonhuman Primates(非人靈長類動物中針對SARS-CoV-2的mRNA-1273疫苗的評估)。這個標題裡所說的《非人靈長類動物》指的是恒河猴,而mRNA-1273疫苗就是Pfizer和Moderna這兩款疫苗。這項實驗發現,恒河猴接種了疫苗之後,肺部不但出現了IgG,而且也出現了IgA。

我們再來看一篇2020-12-17 發表在頂尖的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期刊的論文,標題是T cell and antibody responses induced by a single dose of ChAdOx1 nCoV-19 (AZD1222) vaccine in a phase 1/2 clinical trial(在1/2期臨床試驗中,單劑ChAdOx1 nCoV-19(AZD1222)疫苗誘導的T細胞和抗體反應)。這項研究是AstraZeneca疫苗的臨床試驗,而接種的人血液中出現了可以中和Spike的IgG,IgM,和IgA。所以,從上面這兩篇論文就可看出Pfizer,Moderna和AstraZeneca這三款疫苗都可以引發IgA。所以,顧博士又錯了。

我們再來看一篇2020-9-4發表在頂尖的自然免疫學(Nature Reviews Immunology)期刊的論文,標題是Immunological considerations for COVID-19 vaccine strategies(COVID-19疫苗策略的免疫學考慮)。這篇論文裡有一句話:「非口服疫苗接種誘導的保護性IgG抗體容易出現在呼吸道粘膜上,這是肌肉注射麻疹或流感疫苗為人類提供保護的主要機制」。所以,顧博士所說的《IgG是進不了肺部》,顯然又錯了。

顧博士又說新冠疫苗沒有用,但還繼續施行是因為《首長施加了很多壓力》。可是,Pfizer,Moderna和AstraZeneca這三款疫苗都是經由獨立的專家審核評估,既沒有藥廠的影響,也沒有政府的壓力,所以顧博士所言是沒有根據的妄自論斷。

顧博士也說新冠疫苗成功率並不是治愈了95%的病人,可是,疫苗的功能本來就只是預防感染,而不是治療病症,所以《疫苗治愈病人》這樣的話竟然會出自一位免疫學博士,著實讓我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影片裡還有很多讓我難以置信的言論,例如洋蔥素、綠茶素可以對抗新冠病毒,等等。我就留在以後討論了。還有,儘管影片標題裡有《英國變種病毒究竟有多厲害?》,但整個影片完全沒提到英國變種病毒。最後,儘管影片標題裡有《中國疫苖能否對付新冠病毒?》,但顧博士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只是說中國疫苗的研發有較完善的計劃。他也有暗示中國的疫苖有可能會誘導IgA。相較於他對英美疫苗的無理批評,弦外之音,就不用我彈出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