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CH13在 2020-5-9在我發表的兩篇文章(再談牛奶致癌牛奶致病的真相)的回應欄裡詢問:那這個呢?
牛奶不建議喝的醫學證據
https://lovingclinic.blogspot.com/2017/07/blog-post_8.html

4(貼圖是截取自中視新聞,而它所說的《英研究》事實上是《瑞典研究》)

讀者提供的連結打開的是一篇2017年發表在《環境急診室》的文章,而標題就是《「牛奶」不建議喝的醫學證據》。我從這個網站的目錄欄裡又尋線找到「蛋」不建議吃的最新醫學證據以及「全素食」的飲食模式比「蛋奶素」更健康。所以,非常明顯地,這個網站就是在倡導連雞蛋和牛奶都不吃的全素食。事實上,網站的站長陳惟華醫師有註明他是醫界蔬食聯盟發起人之一,而他這個網站的文章當然也就是為了推行蔬食而寫。

除了這個網站之外,陳惟華醫師也在他的臉書發表文章,而讓我最感震驚的是他在2020-3-23發表的《豌豆有助阻斷新冠狀病毒的感染》。由於這篇文章是關係到當下的新冠疫情,所以我只好趕在禮拜天(2020-5-10)匆匆發表了豌豆有助阻斷新冠病毒感染?,希望能盡可能減少會被它誤導的人數。不管如何,從這篇文章就可看出,陳惟華醫師為了推行蔬食,可以說是非常用心賣力,竟然連《豌豆可以幫助阻斷新冠病毒》這種違反基本醫學常識的謬論都說得出口。

在《「牛奶」不建議喝的醫學證據》這篇文章裡,陳惟華醫師做了一個圖表來列舉不建議喝牛奶的醫學證據。它的第一項是《長期喝牛奶反而增加提早死亡、和死於心臟病及死於癌症的風險》,而它所提供的證據是《哈佛大學前瞻性研究61,433位婦女和45,339位男性,分別追蹤超過20年和11年》,而它所提供的參考文獻是《BMJ 2014;349:g6015》。

所以,我就把《BMJ 2014;349:g6015》輸入谷歌搜索,果然看到一篇2014-10-28發表的論文,標題是Milk intake and risk of mortality and fractures in women and men: cohort studies(男女隊列研究:牛奶攝入量和男女死亡和骨折風險)。可是呢,這篇論文的作者全都屬於一個瑞典的研究團隊,也就是說連一個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都沒有。所以,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陳惟華醫師會說《哈佛大學前瞻性研究》。還有,這項研究是用問卷調查來詢問受訪人喝牛奶的習慣,也就是說這是一個《靠天吃飯》的研究 – 如果受訪人記憶不清,或說的不準,那研究所得的數據就會有所偏差。

不管怎麼樣,這篇論文發表之後不到一個月(2014-11-26),在同一期刊裡就發表了兩篇質疑的文章。第一篇的標題是Statistical problems with study on milk intake and mortality and fractures(研究牛奶攝入量,死亡率和骨折的統計問題)。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那項研究是有統計學上的問題。

第二篇的標題是Unaccounted sex differences undermine association between milk intake and risk of mortality and fractures(無法解釋的性別差異破壞了牛奶攝入與死亡和骨折風險之間的聯繫)。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那項研究無法解釋性別上的差異,而這就讓人難以相信它所建立的相關性。

還有,一篇2017年發表的論文也質疑那項瑞典研究的可靠性。請看Higher milk intake increases fracture risk: confounding or true association?(較高的牛奶攝入量會增加骨折風險:是混雜的還是真實的關聯?)。

陳惟華醫師所做的那個圖表裡多次引用《哈佛大學研究》,而哈佛大學的確有一位極力反對喝牛奶的教授。他就是我在牛奶致病的真相裡提到的Walter Willett。此人也是一生致力於推廣全素食,而由於他是這所世界頂級大學營養系的系主任,所以他所提倡的牛奶有害健康論,當然是擲地有聲。

他在今年二月在世界排名第一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發表一篇綜述論文Milk and Health(牛奶與健康)。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它是一篇總覽牛奶與健康之間關係的權威性論文。在有關死亡率方面,它是這麽說:在一項包含29項隊列研究的薈萃分析中,牛奶(總脂肪,高脂和低脂)的攝入量或乳製品的總攝入量與總體死亡率無關。

所以,縱然是一位一輩子致力於證明牛奶有害健康的名校教授,也在這篇論文裡說牛奶與死亡率無關。事實上,陳惟華醫師那個圖表裡所列舉的種種所謂的牛奶引起的疾病(例如癌症和心臟病),幾乎都沒有足夠的證據,或根本就是違反科學證據。所以,讀者CH13,實在很抱歉,讓您失望了。

附註:我在牛奶致病的真相以及最近發表的牛奶與糖尿病的形成有關?,都有提到我自己是不喝牛奶的,而我不喝的原因是(1)怕營養過剩,(2)不忍乳牛被圈養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