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King Wind在2020-1-5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想請問幽門螺旋桿菌是否需要治療呢? 敝人六、七年前有用三合一藥物治療過,那時好像也是幽門菌數減少並無全部消除。最近看了您的書說有說到益生菌,想說還是別亂吃益生菌,結果不吃後,胃又開始不舒服了,時常胃脹、感覺胃酸分泌過多,晚上睡覺時常有飢餓感,甚至會有一點疼痛。想問林教授益生菌是否能抑制減少幽門螺旋桿菌呢? 因不太想吃抗生素治療,因吃抗生素很不舒服又傷身,且也無法消除。想請問一個問題,幽門桿菌如治療好,是否會有再復發的情形。

Choi_graphics1圖片來源

我想,這位讀者之所以會問幽門螺旋桿菌是否需要治療,並非是他異想天開。畢竟,在正統的醫學文獻裡,就有一大堆說不需要治療的論證。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全世界過半數的人有被幽門螺旋桿菌感染,但這些人卻是大多毫無症狀。所以,既然是毫無症狀,就不需要治療,不是嗎?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幾乎百分之百的十二指腸潰瘍是由幽門螺旋桿菌引起的,而幾乎八成的胃潰瘍也是由幽門螺旋桿菌引起的。還有,世界衛生組織是把幽門螺旋桿菌定位為一級致癌物,而許多大型臨床試驗也已經證實,根除幽門螺旋桿菌就可降低胃癌風險達34%。所以,您還會認為幽門螺旋桿菌不需要治療嗎?

在2015年,有一篇應該算是近年來關於幽門螺旋桿菌最重要的論文發表。它的標題是Kyoto global consensus report on Helicobacter pylori gastritis(關於幽門螺旋桿菌胃炎的京都全球共識報告)。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這篇論文是在日本京都召開的一個全球性會議所得到的共識。而共識之一就是建議所有大於12歲的人都需篩查幽門螺旋桿菌,而即使所有陽性病例都沒症狀,也還是需要將幽門螺旋桿菌根除。

在2017年,有另一篇重要的論文發表,標題是Manage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the Maastricht V/Florence Consensus report(幽門螺旋桿菌感染的管理-馬斯特里赫特V /佛羅倫斯共識報告)。這份共識報告是由來自24個國家的43位專家所撰寫的,而它也一樣建議,不管有無症狀,幽門螺旋桿菌都需要治療。

好,我們現在來談這位讀者所提關於益生菌的問題。首先,在那份京都共識報告裡,probiotics(益生菌)這個字,連一次都沒出現過。所以,益生菌是否重要,由此可見一斑。至於那份佛羅倫斯共識報告,它有提出兩項相關的聲明:第一、只有某些益生菌能有效減少由幽門螺旋桿菌根除療法引起的胃腸道副作用。 特定菌株的選擇必須要有臨床效力的證明。第二、某些益生菌可能對根除幽門螺旋桿菌有有益的作用,但是它的證據等級屬於極低,而推薦等級屬於薄弱。

要知道,人類的腸道菌群是受到環境,飲食,遺傳和生活方式等多種因素的影響,所以很難直接研究益生菌對人體的影響。還有,由於細菌之間的協同或拮抗作用,很難概括某些益生菌菌株在不同益生菌組合中的作用。也就是說,益生菌在幽門螺旋桿菌治療方面的應用,目前還只是處於摸索的階段。請看2018年發表的What Roles Do Probiotics Play in the Eradication of Helicobacter pylori? Current Knowledge and Ongoing Research(益生菌在根除幽門螺旋桿菌中起什麼作用? 當前的知識和正在進行的研究)。

所以,有關益生菌,我給這位讀者的建議是,既然認為能緩解症狀,那就無妨繼續用。但是,最好還是找個好醫生,用藥物將幽門螺旋桿菌徹底根除。

至於他所問的,關於幽門螺旋桿菌治療好之後,是否會有再復發的情形,答案是,復發率極低。請看2019年發表的Rate and predictive factors of Helicobacter pylori recurrence: Analysis of a screening cohort(幽門螺旋桿菌復發率和預測因素:篩查隊列分析)。

後記:這位讀者聽從我的勸告,再去看醫生,結果血檢說已經沒有幽門桿菌感染。由此可見,他覺得沒吃益生菌胃就不舒服,是心裡作用。事實上,很多人對保健品已經養成習慣,覺得不吃的話,渾身都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