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Abel 2019-9-18在阿拉伯糖對糖尿病患有幫助嗎回應:

請問教授,常常看到飲料寫添加"寡糖",然後一些廣告也寫,幫助消化,維持腸道菌群平衡…之類的,這是事實嗎?好像很多蔬果裡面就有寡糖了,我們額外補充,會對身體更有幫助嗎?

個

我先解釋一下「寡糖」是什麼。「寡糖」是翻譯自oligosaccharide,而oligo的意思是「少」或「寡」,saccharide的意思則是「醣」(sugar是「糖」)。所以,oligosaccharide的翻譯應當是「寡醣」才比較正確。

醣類可以依組成分子(單醣)的多寡而分為單醣、雙醣、寡醣及多醣。單醣如:葡萄糖、 果糖。雙醣如:蔗糖、麥芽糖。多醣(大於10個單醣分子)如:澱粉、纖維素。寡醣則是介於雙醣及多醣之間的醣類。也就是說,寡醣是由3 到10個單醣分子所組成的醣類。寡醣的種類繁多,較常見的是:果寡醣、麥芽寡醣、異麥芽寡醣、半乳糖寡醣、及大豆寡醣。

絕大多數的寡醣是無法在胃腸被分解(唯一的例外是麥芽三糖)。所以,它們會進入大腸,成為微生物(例如所謂的益生菌)的食物。也就是說,寡醣是具有所謂的「益菌元」的功效,而更進一步地說,寡醣是具有所謂的「益生菌」的功效。

有關「益菌元」及「益生菌」功效的真真假假,我已經發表了12篇文章,例如益生菌,本末倒置如何調整腸道菌相)。所以,我就不在這裡重複了。

至於讀者Abel所說的「很多蔬果裡面就有寡醣了」,我請大家先看一篇台北市立關渡醫院營養師發表的文章寡糖在健康上所扮演的角色。她說:「自然界中僅有少數幾種植物含有天然的功能性寡糖」。所以,讀者Abel是不是錯了?

我再請大家看一篇2016年發表的綜述論文Oligosaccharides: a boon from nature’s desk(寡糖:大自然的福音)。我想,這個標題已經夠明顯地表達了大自然含有很多寡糖。再不然,我們就來看文章第三頁裡的這句話:「果寡醣是大量存在於大自然」。所以,讀者Abel很顯然是正確的。

那,為什麼關渡醫院的營養師會說「自然界中僅有少數…寡糖」?我想,可能是她希望大家補充寡糖吧。要不,她怎麼又會在文章結尾說:「建議可自行選擇純度較高的寡醣,添加於牛奶、果汁及夏日冰品中」?

那,補充寡醣真的是有益健康嗎?

我請大家先看一篇重量級的文章。它的標題是:Scientific Opinion on the substantiation of a health claim related to “non digestible oligo and polysaccharides including galacto-oligosaccharides, oligofructose, polyfructose and inulin” and “increase in calcium absorption” pursuant to Article 14 of Regulation (EC) No 1924/2006(根據“第1924/2006號法規(EC)”第14條,對與“不可消化的寡糖和多醣(包括低聚半乳糖,低聚果糖,多聚果糖和菊粉)”和“增加鈣吸收”有關的健康主張的科學意見)。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歐洲食品安全局(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也就是歐盟的FDA,但只負責管控食品安全。

這篇文章的結論是:專家小組得出結論,在“非消化性低聚醣和半乳糖,包括低聚半乳糖,低聚果糖,聚果糖和菊粉”的食用與有益的生理效應之間無法建立因果關係。

也就是說,歐盟的食品專家小組不認為補充寡醣會對健康有益。

但是,由於這篇文章是2014年發表的,所以有必要給大家看一些較近期的研究:

2017年:Supplementation of Diet With Galacto-oligosaccharides Increases Bifidobacteria, but Not Insulin Sensitivity, in Obese Prediabetic Individuals

結論:十二週補充特定的寡醣有選擇地增加了糞便雙歧桿菌物種的豐度,但這並未對超重或肥胖的糖尿病前期男性和女性的胰島素敏感性或相關底物和能量代謝產生顯著變化。

2019年:Supplementation of diet with non-digestible oligosaccharides alters the intestinal microbiota, but not arthritis development, in IL-1 receptor antagonist deficient mice

結論:這項研究表明,特定的寡醣補充劑能夠在易患關節炎的小鼠中促進被認為有益的腸道菌群並改善骨礦物質密度,但卻不會改善炎症。

2019年:Supplementation of dietary non-digestible oligosaccharides from birth onwards improve social and reduce anxiety-like behaviour in male BALB/c mice

結論:從出生之日起補充特定的寡醣可以減少焦慮症,並改善發育階段和生命後期的社交行為,並調節健康雄性小鼠腸道菌群的組成和活性。

2019年:Alleviation of Intestinal Inflammation by Oral Supplementation With 2-Fucosyllactose in Mice

結論:這項研究表明,小鼠在斷奶後給予特定的寡醣可以改變腸道菌群的組成,從而減輕慢性炎症。

從這4篇論文我們可以看出,補充特定的寡醣對實驗老鼠可能有益,也可能無益,但對人則無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