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S Chen在2019-6-19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寄來:

林教授, 我在"吃能餓癌"與"第二型糖尿病.." 等文章內, 看到您對TED演講的批評。說起來, 我常常覺得這類演講頗有收穫 (咦?), 也許只是自以為清高 (我有看TED喔), 並且自以為TED演講都很厲害很權威而已. 我初淺的觀察, TED講者有時候是在推銷自己的書或網站吧, 剩下更深入的, 也只能對該演講主題, 再進一步去查證, 當然, 我自己通常做不太到。專文批評TED也許對您來說有點撈過界, 若是文章內剛好有所觸及, 倒是希望多看看您對此類演講的想法, 畢竟TED的轉傳與引用, 在我的圈子,我覺得也不少, 謝謝.

TED

就如這位讀者所說,TED演講給人的感覺就是很厲害,很權威,而看了TED演講的人,也會自以為很有水準,很有知識。而也就因為這樣,有很多人會藉著轉傳TED演講,來顯示自己超越一般人的文化水平。

可是,我卻三番兩次批評TED演講。第一次是在吃能餓癌,第二次是在逆轉二型糖尿病?,第三次是在逆轉糖尿病,生酮

吃能餓癌這篇文章是我在2017-6-7發表的。當時我就說:【該TED演講已經是7年前的事情了,可是,你有看到醫學界掀起變革了嗎?你有聽說「改變飲食」真的成為「最新的腫瘤治療」嗎?】

如今,又兩年過去了。我再問,你有看到醫學界掀起變革了嗎?你有聽說「改變飲食」真的成為「最新的腫瘤治療」嗎?

逆轉二型糖尿病?這篇文章是我在2017-9-18發表的,而當時我有說,該TED演講的發表日期是2015-5-4。如今,該演講已經發表4年有餘了。那請問,您有看到該演講者所聲稱的《用生酮飲食來逆轉二型糖尿病》的任何科學證據嗎?

我在逆轉糖尿病,生酮裡有說,TED演講的特色是Over-promise Under-delivery(承諾有餘,實現不足;雷聲大雨點小)。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對我而言,看TED演講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看TED演講是浪費時間,並不只是我一個人的意見。早在2013年Benjamin Bratton教授(請看插圖)就曾在一個地方性的TED演講裡說,TED演講不但是浪費演講者的時間,也是浪費觀眾的時間。

如果僅僅是浪費時間,也還OK。只不過,Benjamin Bratton還說TED演講是把科學,哲學,和科技當成像是選秀節目American Idol一樣來呈現,簡直是文明災難的配方。

事實上,他在演講的一開始就問觀眾是否曾經想過,為什麼TED演講所承諾的光明未來,很少被兌現。這跟我所說的「承諾有餘,實現不足」,是不謀而合。

當然,我知道TED中間的那個E,是代表Entertainment(娛樂)。所以,如果您是把TED演講當成娛樂節目來看,也就無可厚非。但是,如果您是把它當成科技節目來看,我建議您最好把它所說的種種成就,打個一折到五折。

Benjamin Bratton的這個演講,是我看過唯一一個不需要打折扣的TED演講。(附註:Benjamin Bratton的演講,標題是What’s Wrong with TED Talks?。文字版的標題是We need to talk about TED

如果您認為還有其他不需要打折扣的TED演講,歡迎寄來分享與討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