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王振宇在2018-10-22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寄來電郵如下:

教授您好
感謝教授成立這個網站,導正了很多網路流傳是是而非的醫學及健康知識,
在下幾乎看完網站的所有文章,真是受益良多,尤其是教授求知求真的精神,更讓人敬佩,提醒自已,身在此世代就應有教授般的認真生活的態度,再次感謝教授帶給我實證的醫學、健康知識及認真生活的啟示。
現有一疑慮,年長者(65+)可否跑馬拉松,半馬甚而全馬,看了許多資料正反都有,然目前馬拉松運動充滿商業性質,我想正面者不少是這些人在鼓吹,而變成偽健康。因教授是位運動的愛好者,也把運動落實在生活中,尤其是教授的「我的養生之道」,與我奉行的內容相同,但把跑步變成長跑,每週三次,每次都是10K以上(我已逾七十),擔心長跑會影響健康,所以,請教授在醫學的角度給些建議好嗎?
祝福您

您忠實的追隨者 王振宇 敬上


首先,我非常感謝王先生的支持和鼓勵。

有關長跑對健康的影響,的確是正反兩面意見都有。王先生能在自身喜好長跑的情況下,對鼓吹長跑的意見抱持懷疑,真是讓我敬佩。

有關年長者(65+)可否跑馬拉松,根據Marastats網站,在馬拉松人口中,70歲以上的男性佔0.7%,女性佔0.2%。所以,年長者雖然不多,但還是有。

最不可思議的是,有一位百歲人瑞在2011年用8小時25分鐘跑完42公里的多倫多馬拉松(請看插圖)。此人是Fauja Singh,現今還活著(107歲)。他在81歲時才開始跑步,在89歲時才第一次跑馬拉松(倫敦),在102歲時還跑完香港10公里。之後,他宣布退休。

由此可見,年長者是可以跑馬拉松。只不過,這很顯然是因人而異。

PJT-ScotiaBankMarathon-28.jpg

至於長跑是否會影響健康,我先提供幾篇研究報告。

2011年:Changes in renal markers and acute kidney injury after marathon running

結論:大約40%的人在跑完馬拉松後會有急性腎損傷的現象(血檢和尿檢數據),但是,這些現象在24時內就完全消失。

2011年:Diverse patterns of myocardial fibrosis in lifelong, veteran endurance athletes

結論:經年的長跑者有較多的心肌纖維化。

2017年:Kidney Injury and Repair Biomarkers in Marathon Runners

結論:大約75%的人在跑完馬拉松後會有急性腎損傷的現象(血檢和尿檢數據),但是,這些現象在24時後就完全消失。

2017年:Relationship Between Lifelong Exercise Volume and Coronary Atherosclerosis in Athletes

結論:經年的長跑者有較多的冠狀動脈鈣化以及動脈粥樣硬化斑塊。

2017年:Prevalence of Subclinical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in Masters Endurance Athletes With a Low Atherosclerotic Risk Profile

結論:經年的長跑者有較多的冠狀動脈鈣化,但卻沒有臨床症狀。

2017年:Fifty Men, 3510 Marathons, Cardiac Risk Factors, and Coronary Artery Calcium Scores

結論:經年長跑者的冠狀動脈鈣化與冠狀動脈疾病風險因子有關,但與長跑數量無關。

2018年:Elevation of Cardiac Troponins After Endurance Running Competitions

結論:長跑導致心肌受傷指數上升。

2018年:Low Prevalence of Hip and Knee Arthritis in Active Marathon Runners

結論:長跑者較不會有髖關節炎和膝關節炎。

從上面這幾篇論文,我總結如下:

  1. 長跑對髖關節和膝關節的影響是趨向於正面的。
  2. 長跑可能會造成短暫的急性腎損傷。
  3. 長跑可能會造成急性心肌損傷。
  4. 長期長跑可能會造成冠狀動脈鈣化和斑塊,但卻沒有相關臨床症狀。

所以,我給王先生的建議是,可以繼續長跑,但要“聽”自己的身體。如果聽到訴苦,就要調整,例如縮短距離,換做一些上半身的運動,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