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Ellina在2018-9-22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癌症的人可以吃裸麥及全麥麵包嗎」。我立刻回問「為何會擔心吃裸麥或全麥麵包」。她回答「因為有些人說不能吃澱粉類—>糖。我的自然療法醫生說可以吃全麥,但不確定是否可以吃裸麥」。

其實,我看到Ellina的第一個問題時,就已經知道她擔心的是「糖」。

四年前一位剛被診斷得肺癌的好友就問我「糖會助長癌,是真的嗎?」。上網搜尋,保證也可以看到一大堆說癌細胞喜歡吃糖的文章。但是,所謂「糖」,指的到底是什麼?是真如Ellina所說的「澱粉類—>糖」嗎?

「糖」,一般來說,指的是「蔗糖」。它被吃進肚子後,會分解成「果糖」和「葡萄糖」。「葡萄糖」是必須能源,所以不能避免(除非是採行具危險性的生酮飲食,請看生酮減肥)。

「果糖」則被認為是有害健康,甚至會致命(請看「高果糖玉米糖漿」致命?)。它也被認為會增加癌風險(請看2015年發表的The role of fructose in metabolism and cancer)。所以,從果糖這個角度來看,癌症病人是需要避免甜食。

但是,澱粉是葡萄糖的聚合物,也就是說,它被消化後就變成我們必需的葡萄糖。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癌症病人是無需擔心攝取澱粉。

當然,也有研究說癌細胞跟正常細胞不一樣,會用所謂的無氧代謝方式來利用葡萄糖,所以癌症病人還是要限制澱粉的攝取。有關這一點,證據並不是很充足,再加上解釋起來怕您會不耐煩,所以我就不再討論。

我接下來要討論的,就只專注於回答Ellina所關心的「癌症的人可以吃裸麥麵包嗎」,而我所要提供的資訊,全是真正這方面的科學研究(不是自然療師憑感覺隨便說說的)。

GettyImages-527278540-5817b5d75f9b581c0baf8b1f

第一篇這方面的論文是發表於2000年,標題是Rye bread improves bowel function and decreases the concentrations of some compounds that are putative colon cancer risk markers in middle-aged women and men(裸麥麵包改善腸道功能並降低中年女性和男性的結腸癌風險標誌物的濃度)。

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裸麥麵包應當是有助於降低結腸癌風險。

第二篇這方面的論文是發表於2003年,標題是Randomised controlled short-term intervention pilot study on rye bran bread in prostate cancer(有關裸麥麩麵包在攝護腺癌的初步短期隨機對照干預試驗研究)。

這項研究最有意義的發現是,攝取較多裸麥麵包的攝護腺癌病患,會有較高量的癌細胞凋亡。

第三篇這方面的論文也是發表於2003年,標題是Rye, lignans and human health(裸麥,木脂素和人體健康)。

這是一篇回顧性的綜述論文。它的結論是,裸麥具有抗癌的潛能。

第四篇這方面的論文是發表於2010年,標題是Can rye intake decrease risk of human breast cancer? (裸麥攝入能降低乳癌風險嗎?)

這也是一篇回顧性的綜述論文。它的結論是,裸麥對於降低乳癌風險具有貢獻。

第五篇這方面的論文是發表於2014年,標題是Rye Consumption and the Risk of Colorectal Cancer(食用裸麥與結直腸癌風險)。

這也是一篇回顧性的綜述論文。它的結論是,根據目前的流行病學知識,應推廣含穀物纖維含量高的產品,包括裸麥,以預防結直腸癌。

所以,這五篇論文都是對裸麥的抗癌潛能予以正面看待。也就是說,癌症病人非但不用擔心食用裸麥,反而應被鼓勵。但是,一定要吃全裸麥(帶麩的),而不是精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