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天前(2017-6-23)發表的生魚片,海獸胃線蟲,得到相當多的關注。就發表之後10天內的總收視率而言,這篇文章是本網站其他文章(共242篇)平均值的50倍。

有幾位好友也在私底下跟我說,他們的朋友希望我能提供進一步的資訊。譬如,我所說的「人不是此蟲的宿主」,是什麼意思。還有,為什麼日本每年有兩三千個感染案例,台灣卻從來就只有一個案例。

好,我先來解釋「台灣只有一個案例」是什麼意思。

所謂「台灣只有一個案例」,指的是「台灣只有一個被正式發表的案例」。也就是說,台灣可能有其他數千,甚至數萬人曾被感染,但是他們卻從來沒有被正式報導過。

台灣的這個唯一的案例是在2015年10月被發表在Gastrointestinal Endoscopy(胃腸內視鏡)醫學期刊。它的標題是A case of human infection with Anisakis simplex in Taiwan(一個在台灣的人類感染海獸胃線蟲案例)。

這個案例的病患是一名69歲男性。他是在台大醫院做一個事先預約的胃鏡檢查時,被發現胃裡有一條活生生的圓形蠕蟲,而且該蟲的一端已嵌入胃壁。醫生是在將蠕蟲夾出後,分析其DNA,才知道它是海獸胃線蟲。

原來,在做內視鏡檢查前3天,這位男士在一家日本餐廳吃了數種生魚片,因而被感染。可是,儘管他的胃壁已被海獸胃線蟲穿刺,他卻沒有任何症狀。

從這個案例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測,台灣可能有其他數千,甚至數萬人曾被感染。可是由於他們沒有症狀,或僅有輕微症狀,所以也就沒有看醫生,更不用說是被正式報導了。

Capture

我在生魚片,海獸胃線蟲一文裡有說,「海獸胃線蟲」的意思就是「寄生在海獸胃裡的線蟲」,而所謂「海獸」,就是海洋哺乳類,如鯨魚,海豹,等等。

海獸胃線蟲會在海洋哺乳類的胃裡成長並交配產卵。當蟲卵隨糞便被排出後,會在海水裡發育成仔蟲,然後這些仔蟲會被甲殼類動物(第一中間宿主)攝入,然後這些甲殼類又被魚或烏賊等第二中間宿主吃入。當這些受感染的魚或烏賊被海洋哺乳類吃入後,仔蟲就會在這些哺乳類的胃腸內發育成成蟲並交配產卵。如此,海獸胃線蟲就完成了它周而復始的生活史。

從上述這個海獸胃線蟲的生活史,我們可以看出,人類根本與它無關。

事實上,海獸胃線蟲被人類莫名其妙地吃到肚子裡,算是它倒霉。

這是因為海獸胃線蟲在人類的腸胃裡無法成熟,所以當然也就無法產卵。

也就是說,人類事實上是海獸胃線蟲的「終結宿主」。換句話說,海獸胃線蟲被人類吃了後,只有死路一條。

那,難道說,人類就不倒霉嗎?

嗯。。。也算是倒霉,只不過沒那麼倒霉。至少死不了。

就像那位在台大醫院被檢出的病患一樣,有些人雖被海獸胃線蟲感染,但卻毫無症狀。

但是,當然,有些人就可能會出現急性腹痛,嘔吐,及下痢。也有人可能會出現全身性過敏反應、蕁麻疹、甚至過敏性休克。

只不過,在台灣,像這樣嚴重的症狀似乎就從來沒有發生過。

不管如何,這些症狀通常在48小時內出現,可以持續數天,然後就自行消失。

不過,有些人的症狀會持續數月,甚至數年。而也就因為如此,海獸胃線蟲感染很容易被誤認為是胃腸潰瘍或發炎。

此外,由於海獸胃線蟲會在受感染的魚隻體內產生多種生化物質,所以,即使魚肉是在被煮熟後才被食用,這些物質還是有可能會引發過敏反應。但是,偏偏,這種反應又常會被誤認為是對海鮮過敏。

總之,雖然網路謠言及主流媒體都喜歡把海獸胃線蟲說得像是妖魔鬼怪,可是事實上,從海獸胃線蟲的角度來看,甚至於是從人類的角度來看,我們人類才是害它們的同胞家破亡,斷子絕孫的惡魔。

附註:縱然是專家們也很困惑,為什麼日本人感染率極高,而台灣人感染率極低。請看下面這兩篇綜述論文:

Anisakis simplex: from Obscure Infectious Worm to Inducer of Immune Hypersensitivity

 

Common Symptoms from an Uncommon Infection: Gastrointestinal Anisakiasi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