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Gill University(馬基爾大學)是一所著名的加拿大學府。它的校友和教職員中有12位諾貝爾獎得主,而現任總理杜魯道也是它的校友。它設有一個叫做Office for Science and Society(科學與社會辦公室,縮寫成OSS)的單位,專門提供與社會相關的科學資訊,尤其是在醫療方面。它在每週六會發布一份叫做McGill OSS Weekly Digest的週報,而裡面通常是有4篇文章。今天發表的週報裡有一篇與台灣相關的文章,標題是Pineapple for Eye Floaters: Sweet Deal or Pipe Dream?(鳳梨治療飛蚊症:甜蜜的交易還是白日夢?)。標題的下面有一行:As we age, floaters start to drift in front of our eyes. Can pineapples chew on this prickly problem?(隨著年齡的增長,飛蚊開始在我們眼前漂浮。 鳳梨能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嗎?)(註:chew和prickly都是雙關語。因為鳳梨酵素是一種水解酶,所以能“咀嚼”,而鳳梨是有刺的,所以是prickly)

關於鳳梨治療飛蚊症,我曾發表過三篇文章予以強烈質疑,請看:

飛蚊症,鳳梨可溶解?

飛蚊症吃鳳梨,兩個版本

水果酵素改善飛蚊症?

一個禮拜前讀者KC在水果酵素改善飛蚊症?的回應欄裡留言。我點擊他寄來的連結後看到一位營養師寫的文章,而他是絞盡腦汁為《鳳梨治療飛蚊症》做狡辯。不管如何,我現在把McGill大學這篇文章裡面牽扯到台灣的部分翻譯如下:

小標題:Dr. Pineapple will see you now(鳳梨醫生現在要給您看病了)

多吃鳳梨可以去除飛蚊症的想法來自台灣2019年發表的一項研究。這是一項沒有對照組的試探性研究,其中包含了諸如《由當地農民供應自 1900 年以來銷往世界各地著名的、有益的、美味的鳳梨》等不尋常的英語句子。

長話短說,研究人員進行了兩個實驗。在第一個實驗,190 名有飛蚊症的參與者在三個月內每天午餐後吃兩片鳳梨。在第二個實驗,198 名有飛蚊症的參與者被隨機分配到三組中的一組。第1組每天吃一塊鳳梨;第2組,兩塊;第 3 組,三塊。每個人每個月都要檢查眼睛。我們被告知,三個月後,很大一部分參與者的飛蚊症減少了。

為什麼會選擇鳳梨?因為它含有一種叫做鳳梨酵素的酶。事實上,鳳梨酵素這個詞可以指鳳梨中的兩種酶(comosain 和 ananain)中的一種,或這兩種酶的組合,或甚至是一種還含有其他酶的提取物。最重要的是,在自然界中,某些酶的作用說類似於Pac-Man(吃豆人):它們將較長的分子分解成小的構建塊。鳳梨酵素可以消化蛋白質,特別是膠原蛋白,而飛蚊症的漂浮物是由膠原蛋白組成的。因此,研究人員認為,也許每天吃鳳梨會讓鳳梨酵素消化漂浮物。

台灣的試探性研究是離確定還非常遙遠。 它最大的局限是沒有不吃鳳梨的對照組。 事實上,不僅人們通常習慣於飛蚊症,很少注意到它們,而且飛蚊症本身也可以停留在視軸下方。 沒有對照組意味著我們不知道如果沒有鳳梨補充劑會自然發生什麼。

我們甚至不知道在新鮮鳳梨中發現的鳳梨酵素是否確實最終會進入玻璃體內,並且數量是多少。 如果是有進入,為什麼它會選擇性地吃掉漂浮物而不是天然溶解在玻璃體中的膠原蛋白?

帶頭的研究員,洪啟庭, 做了兩項跟進的研究:一項對含有鳳梨酵素和其他兩種酶的補充劑進行人體飛蚊症的測試,以及對小鼠或大鼠進行的動物研究【論文將mouse(小鼠)和rat(大鼠)等同看待,但其實它們是不同的動物】。 動物研究是非常小規模,但人體補充劑研究則很有趣,因為它包括一組沒有服用這種補充劑的參與者。 從每組 40 名有飛蚊症的人開始,研究人員發現,三個月後,對照組裡的 38 人有飛蚊症,每天服用一粒膠囊的那一組裡有 14 人有飛蚊症,服用兩粒膠囊的那一組裡有 12 人有飛蚊症,服用三粒膠囊的那一組裡有 10 人有飛蚊症。 很大膽的結果,而我希望看到它們被獨立復制。 我還有些疑惑:如果鳳梨酵素對我們眼球內自由漂浮的膠原蛋白真的這麼有效,那麼它對我們身體其他部位的膠原蛋白有什麼作用呢? 沒有對此進行調查。(註:連mouse和rat都分不清,實在是貽笑大方

有些人會想在他們的日常飲食中添加更多的鳳梨,儘管有一些限制。鳳梨過敏是真實存在的,對乳膠、小麥、芹菜、木瓜蛋白酶、胡蘿蔔、茴香、柏樹花粉或草花粉過敏的人也可能對鳳梨中的鳳梨酵素過敏。鳳梨罐頭和鳳梨汁已經通過熱處理而使得鳳梨酵素失去活性,所以如果我們相信台灣的結果,新鮮的鳳梨是唯一有效的。然後是糖分。研究參與者在三個月內每天吃 100 到 300 克鳳梨。僅鳳梨每天就大約含有 10 到 30 克糖,這是很多。研究人員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稱吃太多鳳梨對糖尿病患者有害,因為它可能會升高血液中的葡萄糖水平。

鳳梨酵素也可以是一種無糖的補充劑。 由於補充劑的批准程序比監督藥品的程序寬鬆,因此摻假和污染並不少見。 買家當心。 鳳梨酵素也可能與抗生素和血液稀釋劑相互作用。 而且,為了怕您會來挑戰我對任何正面軼事而提供替代解釋,請記住,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多數人已經習慣了漂浮物,不再經常注意到它們。 如果飛蚊症對您來說是一種新現象,並且您開始服用鳳梨酵素補充劑,您可能會認為飛蚊的數量正在下降,但這可能只是您不再經常注意到它們。 無論如何,您的錢包是不會看到差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