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凝羽2021-3-24在基因測試能優化膳食及生活方式?的回應欄留言:請問教授,如果是利用基因測試做減肥有可能嗎?坊間有專門做肥胖基因或是油脂感知基因的檢測,然後去調控或是改變基因的表現來做到減肥的效果,這有可能嗎?

有關《利用基因測試做減肥》的研究,已經有40多年的歷史了,而相關的論文也有將近一千篇。但是,在我討論它的可行性之前,我想先澄清一下這位讀者所提的《調控或是改變基因的表現》。

《基因表現》(Gene Expression)是我40多年研究生涯裡每天都要看,要聽,要寫,要說幾十遍,甚至幾百遍的術語。在實驗室裡,像我這樣的基因工程師(Genetic Engineer)每天都是在用培養的細胞來進行基因表現的調控。但是,想要在人身上做基因表現的調控,那可就是世界最尖端的科技了(請看CRISPR基因修改技術)。至少,就我所知,目前還沒有關於《調控或改變基因表現來做減肥》的研究報告。

好,我們現在可以來討論《利用基因測試做減肥》的可行性。首先,我請大家看一篇2015年發表的研究論文Genetic studies of body mass index yield new insights for obesity biology(體重指數的遺傳學研究為肥胖生物學提供新見解)。

這篇論文所報導的研究是迄今規模最龐大的肥胖基因風險評估。它是根據34萬人的體重指數與兩百多萬個常見遺傳變異之間的關係來量化每一個遺傳變異會導致肥胖的風險。結果顯示,縱然是最強烈風險的遺傳變異也只會增加大約一公斤的體重。至於那些零零星星的遺傳變異的貢獻,當然就更是微不足道了。也就是說,所謂的肥胖基因是多不勝數,以至於無法個別地用來測定肥胖風險。

那既然是無法個別地用,也許是可以集體地用。所以,在2019年就有一項所謂的《多基因預測》的研究論文發表。請看Polygenic Prediction of Weight and Obesity Trajectories from Birth to Adulthood(從出生到成年體重和肥胖軌蹟的多基因預測)。

這項研究是用計算程式把那兩百多萬個常見的遺傳變異制定成一個單一的測量項目,然後從資料庫裡找來30多萬人做篩檢。結果顯示,在肥胖風險被評定在90%以上的人群中,有43%的確是肥胖的。但是,這也表示,這項篩檢的準確性也就只達到43%。

可是,儘管準確度是連50%都不到,這個研究團隊卻一再對媒體表示他們已經研發出一套既便宜又可行的肥胖基因測試方法。只不過,許多媒體並不買單,例如彭博新聞就發表了一篇嚴厲批判的文章。請看Testing for ‘Fat Gene’? Results Could Be Worse Than Worthless(測試“肥胖基因”? 結果可能比一文不值還糟糕)。這篇文章很諷刺地說,我們已經知道40%的美國人是肥胖,那,我們還需要花錢做一個準確度只有43%的肥胖基因檢測嗎?

其實,就我所看過的相關文獻裡,學術界普遍是不認為基因檢測能對肥胖的管理或治療會有什麼用處。例如下面這兩篇回顧性的論文:

2013年:Is Genetic Testing of Value in Predicting and Treating Obesity?(基因測試值得用來預測和治療肥胖嗎?)。結論:到目前為止,確定的常見遺傳變異僅解釋了一般人群中肥胖的遺傳貢獻的一小部分,並且這些變異在不同人群中發揮了不同的作用。與傳統的臨床預測指標相比,這限制了它們在風險預測中的價值,尤其是,這些傳統的臨床預測指標是可以簡單並且廉價地進行測量。總體而言,無論個人的遺傳狀況如何,改變生活方式,包括健康飲食和進行體育鍛煉,仍然是成功控制體重的關鍵。

2019年:A Scientific Perspective of Personalised Gene-Based Dietary Recommendations for Weight Management(體重管理中基於基因的個性化飲食建議的科學觀點)。結論:本文的目的是為基於基因的個性化營養和體重管理提供基於科學的觀點。大多數研究表明,沒有基於基因的個性化營養的臨床證據。 例如,一項Food4Me的研究調查了四組根據遺傳參數的個性化飲食建議,結果顯示在不同水平的個性化飲食之間,體重減輕並沒有差異。 此外,儘管直接消費者(DTC)基因測試已被公司廣泛宣傳,但科學協會清楚地指出,迄今為止,直接消費者基因測試仍然是沒有科學證據。 迄今為止,基於基因的個性化營養尚不適用於肥胖症的治療。

總之,就如那篇2013年的論文所說,無論個人的遺傳狀況如何,改變生活方式,包括健康飲食和進行體育鍛煉,仍然是成功控制體重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