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天(2021-3-8)回應讀者王小姐的提問而發表吃出健康高智能的大腦?。王小姐很快就用電郵寄來《謝謝和感想》。我認為她的《感想》寫的很有意思,所以在徵得她的同意之後,將全文一字不改地發表如下。

謝謝林教授對「吃出高智能大腦」的解答。Burford-Mason雖然只是助理教授,多倫多大學卻是頂尖名校,HarperCollins也是大牌出版社,誰知道不可靠呢?而洪蘭女士想必明白隔行如隔山的道理,卻也上當!連她這樣的大腦科學專家,竟然也看不穿偽營養科學,普羅大眾有多困惑,又有多危險,就可想而知了。(註:洪蘭是《吃出健康高智能》這本書的翻譯)

林教授能挺身而出,迎頭痛擊種種胡說八道,不止大快人心,也造福百姓。然而,闢偽打假之事,猶如園丁掃落葉、媽媽洗髒衣,是沒完沒了的。人無法百病不侵,但是既然健康上有預防醫學,知識上是否也該做點防偽的工夫?雖不能萬無一失,起碼增強一般人對偽科學的免疫力。依拙見,有兩件事可做:

1. 教育。要會想,會懷疑,會判斷,而不是會背。教育包括正規的、非正規的(如林教授的大作)。

Dobelli寫了本The Art of Thinking Clearly,因為他發覺思考錯誤大多不是隨機的,而是系統的(systematically);熟悉了那些模式,儘管面對陌生的內容,也有助於辨別自己或別人的謬誤。同樣,健康、醫藥方面的謬誤也大都有規律、模式:混淆個別與一般(隔壁老王抽幾十年煙一樣生龍活虎)、混淆相關與因果、wishful thinking、回避真正原因(生活習慣不好、食量太大)等等。又比方:許多人把健康想像成一堆可以自選代換的項目,缺了A,就用B來補。例如:幾個同事在減肥,甲吃麵飯,乙丙不吃。我問乙:「甲也吃白飯呀,你幹麼不吃?」乙答說:「她有運動呀!」言下之意,不吃麵飯是不運動又要減肥的對策,可以抵銷惡果,放心懶惰了。

林教授雖然點出過相關謬誤(如天然不等於健康),重點卻在個別的疾病、營養素。可否請林教授針對重要的系統謬誤,逐一分析,舉例說明,旨在叫讀者熟悉該錯誤模式?

2. 醫學相關的學會,面對歪風怪說,不能坐視不理,也不能被動地、不痛不癢地澄清;而應該敲鑼打鼓,主動評論。Royal Society有年度的科普圖書獎(Royal Society Prizes for Science Books),固然值得效法,但是對今天的台灣,評壞的比評好的更重要。電影有金酸莓獎,醫學會也可給報社、出版社、電視台等打分數。

黃俊儒等的《新時代判讀力:教你一眼看穿科學新聞的真偽 》(方寸文創,2016)一面打假,一面評定「科學偽新聞指數」,是個好主意。問題是這種評分,影響力微乎其微。拿了幾十個骷髏頭的媒體照樣散播聳動的偽科學。但是,如果由權威機構評分,定期高調出榜,結果可能就不一樣了。

現行在廠商、出版社、媒體運作的機制,主要是商業利益,往往惡性循環。我們既不能指望他們秉著良心來賺錢,就要設法引入兼顧民眾利益的良性機制。例如:醫學會定期評論各大媒體,定出量化的「科學指數」。比方某頻道某年有100則醫學新聞,6成有問題,其中大誤的10則,綜合起來,打30分,不及格。這樣的媒體排行榜公布出來,不但有利民眾辨別媒體有多可靠或多不可靠,也可促使媒體的良性競爭。因為名列前茅的一定主動報道,自吹自擂,而對手就有動機依醫學會的評論改善日後的新聞內容。

這當然要動用不少人力物力,但是相對偽科學為害之大,無疑是值得的。再說,這比各醫學會每年針對偽科學沒完沒了的澄清,也有效又省事多了。其實許多偽科學新聞,光看標題就知道了。

希望林教授在醫學界帶頭,促成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