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charles kuan在2020-12-19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林教授好。看过您许多文章,非常支持以科学观点讨论问题的态度,闹的沸沸扬扬的莱猪就是一个延续民进党引发的伪命题不值一笑。

有一个困扰多年的问题请教。所谓的顺势疗法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支持,我太太非常相信,非逼着我去看顺势疗法医生,给几颗甜甜药物后测量血压,非让我说感觉好多了,我比较相信西医,但是似乎顺势疗法也有学校发给证书啥的,到底它有治疗效果吗?

順勢療法的英文是Homeopathy。顧名思義,它就是讓病患的身體來療愈自己,而療師或藥物所扮演的角色就只是順水推舟,而且是推得越輕越好。

Homeopathy的反義詞是Allopathy(通常是翻成《對抗療法》),而顧名思義,《對抗療法》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就是目前的主流醫學(即所謂的西醫)。

《順勢》聽起來很舒服,《對抗》聽起來很暴力,這就是為什麼有人會崇拜順勢療法的原因之一。當然,對抗療法往往會有副作用,例如止痛藥會引發胃出血,肝腎損傷等等,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有人會轉向順勢療法求助的原因之一。

順勢療法的起源通常說是由德國人Samuel Hahnemann在1700年代後期創立的,而它是有兩個核心原則:Like Cures Like和Law of Infinitesimals。

Like Cures Like通常是翻成《相似者能治愈》或《以同治同》,而它的意思是,什麼東西能造成某一疾病的症狀,它就能治療該疾病。例如野山茄(也叫做顛茄)會引起發燒的症狀,所以它就可以被拿來緩解疾病所引起的發燒。

Law of Infinitesimals通常是翻成《無窮小定律》,而它的意思是,把藥物一次又一次的稀釋就可以使得藥物的效力一次又一次的增強。這種越稀釋效力就越強的《定律》顯然是違反常理,所以順勢療法的鼓吹者就編出一個很棒的解釋。他們說,每次稀釋時,都要《潛力化》(Potentiate),而這樣就會使得原料的特性被水分子記住,所以儘管原料已經不復存在,它的療效卻仍然存在,而且還更強。所謂《潛力化》就是在稀釋時用力搖晃混合,而這樣就能把藥物的療效轉移到水分子。

如果藥物是可溶的,則將1份稀釋於9或99份蒸餾水或酒精中,並用力搖晃混合。如果藥物是不可溶的,則先將它磨成粉末,然後才進行稀釋。第一次稀釋10倍是用1X做代表,第二次再稀釋10倍就用2X做代表,以此類推。第一次稀釋100倍是用1C做代表,第二次再稀釋100倍就用2C做代表,以此類推。大多數順勢療法的產品是6X到30C,但也有些是高達200C(即100倍稀釋重複做了200次,大概相當於用整個地球的水來稀釋1CC的藥吧)。

順勢療法是合法的,而從業者也是有執照的。除了一些專門診所之外,有些醫院也會提供這種服務。可是,要知道,醫院是以營利為目的,所以,只要有錢賺,有效沒效並不會是必要的考量。畢竟,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是嗎?

美國FDA有發表一篇關於順勢療法產品的文章。我把它的重點整理如下:

  1. 順勢療法的產品通常是以天然,安全和有效的替代品形式在銷售,但它們全都未經FDA評估過安全性或有效性。
  2. 順勢療法的產品可能包含多種物質,包括源自植物,健康或有病的動物或人類來源的成分,礦物質和化學物質。
  3. 雖然順勢療法的產品通常是標記為高度稀釋,但FDA已發現有些產品含有可測量到的活性成分,因此可能對患者造成重大傷害。 此外,FDA也已經發現有些產品稀釋不正確並增加污染的可能性。 最值得關切的是,有些順勢療法的產品聲稱能治療嚴重的疾病或狀況,例如癌症。

英國的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國家健康服務)也有發表一篇關於順勢療法的文章,而它的一開頭是用較大的黑體字寫的:「順勢療法是基於使用高度稀釋的物質來進行“治療”的方法,從業者聲稱這可以導致身體自愈」。請注意這句話是特別把《治療》加上引號,而其用意就是對順勢療法是否具有療效表示懷疑。

這篇文章接下來的三段其實是三句話,而它們分別是(1)眾議院科學技術委員會2010年關於順勢療法的報告稱,順勢療法的療效並不比安慰劑(假療法)好,(2)該報告還說,順勢療法所基於的原則在科學上是不可信的,(3)這也是首席醫學官薩利·戴維斯教授的觀點。

讀者如果有興趣看那份眾議院科學技術委員會的報告,請點擊這個連結

美國有一個專門在打擊偽科學的網站叫做Science-Based Medicine(基於證據的醫學)。它從2008年到2013年總共發表了60篇有關順勢療法的文章,然後又發表了一篇總匯文章。在這篇總匯文章的結尾它說:「但是,順勢療法的最大風險是它經常會延遲準確的科學診斷和真正有效的治療。對順勢療法存有可以治療任何疾病的幻想可能會導致不必要的傷害,致殘,甚至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