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20-4-11發表新冠病毒最原始毒株主要來⾃美國和澳洲?,駁斥網路傳言說新冠病毒是源自美國。兩天後有一位讀者在回應欄裡詢問我對一個視頻的看法。該視頻是2020-4-11發表在YouTube的《解密中共病毒的起源》(Tracking Down the Origin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中文字幕版,而它的原始英文版則是發表於2020-4-7。今天,這個中文字幕版的視頻已被下架。但是,另一個以台灣觀眾為對象的中文字幕版則又出現。

Capture

這個視頻是由Epoch Times(大紀元)製作的,而它在插播裡說Epoch Times報導是基於事實和不偏袒的(Epoch Times的網站也是這麼說)。可是,我曾經好幾次發現大紀元的報導是錯誤,甚至故意誤導,例如大腸水療,宋美齡長壽秘訣。更重要的是,大紀元自己有明白宣示,希望看到中共政權消滅。所以,不偏袒,有可能嗎?

關於這個視頻,中文版的大紀元在2020-4-11發表【首播】中共病毒溯源 獨家紀錄片揭真相。它說:「在影片裡,英文大紀元調查記者喬舒華·菲利普(Joshua Philipp)回顧了今年1月至4月初疫情的發展情況,結合資料和專家訪談,剖析了表象背後的疑點——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到P4病毒實驗室,從神祕的基因序列到相關科學論證和推測,再到中共的超限戰手法,這其中存在哪些關聯和祕密?」

這個視頻的一開始就說中共是邪惡的,所以它當然就是以這個前提來報導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而它所安排的人物,以及所採用的資料,當然也就是以滿足這個前提為目標。這樣的製作,以一個紀錄片而言,是無可厚非(畢竟紀錄片是介乎娛樂和新聞報導)。但是,以科學探討而言,它當然就大有問題。

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爭論,我總共已經發表了8篇文章,而其中會被視為《幫中的》有4篇,而會被視為《反中的》,也有4篇。所以,我可以很坦然地說,我沒有任何政治立場,我唯一在乎的是科學證據。

在今年2月19日,權威醫學期刊The Lancet(柳葉刀)刊出一份來自八個國家的27位科學家的聯署聲明(翻譯):支持中國科學家,公共衛生專業人員和醫療專業人員抗擊COVID-19的聲明:「…此疫情的快速,開放和透明的數據共享現正受到有關其起源的謠言和錯誤信息的威脅。 我們站在一起,強烈譴責COVID-19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 來自多個國家的科學家已經分析並發表並了導致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SARS-CoV-2)的基因組,他們壓倒性地得出結論,這種冠狀病毒與許多其他新興病原體一樣,是起源於野生動物。…陰謀論除了製造恐慌、謠言、偏見、損害全球共同抗擊該疾病的工作之外,別無它用。」

這個聲明裡所說的「多個國家的科學家已經分析並發表」,指的是9篇研究論文,而其中的6篇是出自中國的研究團隊。所以,為了避免會有《受中國影響》的嫌疑,我只將出自非中國的那3篇論文列舉如下:

  1. 希臘團隊發表的Full-genome evolutionary analysis of the novel corona virus (2019-nCoV) rejects the hypothesis of emergence as a result of a recent recombination event【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全基因組進化分析拒絕了由於最近的重組事件而出現的假說】。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這項研究的結論是《新冠病毒不是最近的重組事件》。
  2. 意大利和巴西團隊發表的The 2019‐new coronavirus epidemic: Evidence for virus evolution(2019新冠病毒流行:病毒進化的證據)。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這項研究的結論是《新冠病毒是自然演化而來的》。
  3. 美國、英國和澳洲團隊發表的的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SARS-CoV-2的近端起源)。這篇論文的最重要結論是《新冠病毒並非人造的》。

另外,在2020-4-2世界排名第一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發表了一篇由3位美國科學家所撰寫的《前瞻論述》(Perspective):Escaping Pandora’s Box — Another Novel Coronavirus(逃出潘多拉魔盒-又一個新型冠狀病毒)。它的第四段是:

我們必須意識到,在我們這個擁有78億人口的擁擠世界裡,由於人類行為改變,環境變化以及全球公共衛生機制不足的綜合因素,現在很容易將隱晦的動物病毒轉變為對人類生存的威脅。我們創造了一個全球性由人類主導的生態系統,從而為動物病毒(尤其是容易突變的RNA病毒)的出現和宿主轉換提供了遊樂場所…。 人類的基因組花了800萬年才進化1%。 許多動物RNA病毒在幾天之內就可以進化超過1%。 不難理解為什麼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的人畜共患病毒。

從這段話就可以看出,是由於全人類的行為,才會造就了動物病毒傳染給人的機會。事實上,早在2017-2-27我就在禽流感:抹不去的夢魘裡說:「流感之所以會流行,完全是因為人類密集居住以及發展畜牧的結果。」

不管是流感或是冠狀病毒,我們現在所應做的事是尋求全球合作,製定一個有望徹底解決動物性病毒的方案,而不是把這些病毒說成是敵人製造的生化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