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20-4-11發表新冠病毒最原始毒株主要來⾃美國和澳洲?,駁斥網路傳言說新冠病毒是源自美國。我把這類傳言籠統地歸類為《仇美派》(宣稱新冠病毒是美國合成的生化武器,或是源自美國)。

這篇文章發表的當天就有一位讀者在回應欄裡詢問我對一篇網路文章的看法。該文章是2020-3-22發表於《微信》的石正丽被曝出5年前制造一种杂交冠状病毒,可感染人呼吸道!。我把這類傳言籠統地歸類為《仇中派》(宣稱新冠病毒是中國合成的生化武器)。

這篇《微信》文章其實是由兩篇文章組合而成的,而它們分別是2020-2-11發表的石正丽被揭5年前造出新冠病毒 能感染人呼吸道,和2020-3-16發表的石正丽凌晨发出警告:对疫情不必抱有太大乐观,蚊虫或成第三宿主

mosquito corona

石正麗博士是現任《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的主任。她從2005年起到現在共發表了63篇關於冠狀病毒的研究論文,可以說是世界級的冠狀病毒專家。例如引發這次新冠疫情的病毒,就是由她的團隊最先報導。請看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與可能是蝙蝠起源的新冠狀病毒相關的肺炎暴發)。

那篇《微信》文章是這麼說石博士:「网友发现她在2015年就成功地将SARS病毒和蝙蝠病毒杂交,制造出能有效感染人体呼吸道的新型冠状病毒。2015年,石正丽团队在国际著名期刊《naturemedicine(自然医学)》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一种类SARS循环性蝙蝠冠状病毒展现感染人体的潜力》(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有關這篇2015年的論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點擊此連結查看: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這篇論文其實不是出自石博士的團隊,而是出自一個北卡羅來納大學的團隊。石博士的英文名字(Zheng-Li Shi)甚至還被錯拼成Zhengli-Li Shi,而從這篇論文作者的名單也可看出,石博士大概只是掛名,或只是提供一些小幫忙(例如實驗材料,意見)。

不管怎麼樣,這項研究的確是運用基因技術合成了一個SARS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的雜交病毒,而其目的是要探討一個特定基因(S蛋白)是如何影響冠狀病毒的致病和致命性。這個雜交冠狀病毒就只是在培養的細胞和老鼠身上做實驗,所以《微信》文章所說的「能有效感染人体呼吸道的新型冠状病毒」,並非事實。而縱然是在老鼠身上,這個雜交冠狀病毒對年輕老鼠也只有輕微的致病性,而沒有致命性,對於老年老鼠則有20%的致命性。

那篇《微信》文章又說:「石正丽还表示一旦蚊子成了新冠病毒的携带者,新型冠状病毒很有可能会通过蚊子本身进行本质变异,成为更可怕的“蚊冠病毒”,以现在的医学水平,届时全球包括中国在内将会有超过2/3的人类受灾」。

有關這個傳言,《武漢病毒研究所》在2020-3-17發表聲明:「近期网络流传题为《石正丽凌晨发出警告:对疫情不必抱有太大乐观,蚊虫或成第三宿主》的不实信息,该谣言可能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经查证,我所郑重声明如下:石正丽研究员从未发布过任何相关信息,石正丽本人及我所保留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的权利。衷心感谢社会各界对我所的关心、支持和帮助!」

我搜篇醫學文獻,看不到有任何論文說蚊子能傳播冠狀病毒,而世界衛生組織也有發表The new coronavirus CANNOT be transmitted through mosquito bites(新冠狀病毒不能通過蚊蟲叮咬傳播)。

所以,不管是「石正麗製造出新冠病毒,能有效感染人体呼吸道」,或是「石正麗表示蚊子能傳播新冠病毒」,都是編織出來的假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