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月14,17,和19分別發表武漢病毒恐慌,次氯酸水冠狀病毒有套膜,所以次氯酸水無效?,和次氯酸水的穩定性,得到非常大量的閱覽,引用和回應。其中有三個回應是問我《二氧化氯》是否會比《次氯酸水》更好。

PK

我們先來看3篇用二氧化氯來對抗病毒的研究論文。

2008年:Protective effect of low-concentration chlorine dioxide gas against influenza A virus infection(低濃度二氧化氯氣體對A型流感病毒感染的防護作用)。

這項研究是用老鼠做實驗,讓老鼠在有用或沒用二氧化氯氣體的情況下曝露於含有流感病毒的空氣中。結果發現,有用二氧化氯的10隻老鼠全都沒死,而沒用二氧化氯的10隻老鼠則死了7隻。而由於實驗所用的二氧化氯氣體濃度0.03 ppm是遠低於人類長期曝露允許濃度的0.1 ppm,所以研究人員的結論是:二氧化氯氣體可在人類活動場所,無需疏散的情況下,用於預防流感。

2010年:Evaluation of the antiviral activity of chlorine dioxide and sodium hypochlorite against feline calicivirus, human influenza virus, measles virus, canine distemper virus, human herpesvirus, human adenovirus, canine adenovirus and canine parvovirus(評價二氧化氯和次氯酸鈉對貓杯狀病毒,人流感病毒,麻疹病毒,犬瘟熱病毒,人皰疹病毒,人腺病毒,犬腺病毒和犬細小病毒的抗病毒活性)。這項研究發現,濃度範圍為1至100 ppm的二氧化氯溶液能夠在15秒鐘滅活99.9%的病毒,而二氧化氯的抗病毒能力比次氯酸鈉高約10倍。

2011年:Effect of low-concentration chlorine dioxide gas against bacteria and viruses on a glass surface in wet environments(低濃度二氧化氯氣體對潮濕環境下玻璃表面上的細菌和病毒的影響)。這項研究是在一個模擬的小廚房(39立方米)進行。結果發現,低濃度(0.05 ppm,每平方米0.14毫克)的二氧化氯氣體能滅活大於5次方在潮濕玻璃表面上的流感病毒和大腸桿菌。所以,研究人員認為,用低濃度的二氧化氯氣體處理存在人類活動的潮濕環境(如廚房和浴室),對於減少環境中堅硬表面上的細菌和病毒的感染風險是有用的,而且不會產生不利影響。

上面這三篇論文裡,有兩篇是用二氧化氯氣體,所以其結果是否適用於市面上的二氧化氯溶液,尚不得而知。另一篇是用二氧化氯溶液,而它有說「二氧化氯的抗病毒能力比次氯酸鈉高約10倍」。在次氯酸水的穩定性裡,我有間接提到「次氯酸水的消毒效率約為次氯酸鈉的80到100倍」。所以以此推理,次氯酸水的消毒效率可能是二氧化氯的8到10倍。但,這完全只是推理,不是真正實驗的數據。

很少有研究真正比較過次氯酸水和二氧化氯之間在消毒效率上的差別。我查到的資料中只有一篇綜述論文和一篇Lenntech公司的文章,稍有提到。

2019年:Microbes associated with fresh produce: Sources, types and methods to reduce spoilage and contamination(與新鮮農產品相關的微生物:減少腐敗和污染的來源,類型和方法)。它說:

  1. 與次氯酸水相比,二氧化氯有一些主要優點,例如與有機物的反應性降低和在中性pH下的活性更高,但是主要問題是其穩定性。
  2. 有關二氧化氯相對於次氯酸水的有效性以及微生物對二氧化氯的敏感性的信息很少。 其功效通常因使用菌株和環境條件而異。

Lenntech公司的文章標題是Disinfectants Chlorine Dioxide(消毒劑二氧化氯)。它說:

  1. 二氧化氯的氧化力是0.95,而次氯酸的氧化力則是1.49。
  2. 二氧化氯的優點是可以在低濃度下用來消毒水(飲水或游泳池水),幾乎不與有機物發生反應,並且幾乎不會形成消毒副產物。

綜上所述,二氧化氯和次氯酸水在消毒效率上,並沒有明確的證據顯示孰優孰劣。但就我所知,在目前的武漢病毒疫情裡,次氯酸水好像是政府機構和大多商家的選擇。所以,如果硬是要我做裁判,我也只好選次氯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