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cheukcheuk在2020-1-1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問了幾個關於配方奶及乳糖不耐的問題,又問了幾個關於氟的問題。我已經在前天回答他關於配方奶及乳糖不耐的問題(配方奶,為何需要,乳糖不耐,無法扭轉?)。今天我來回答他關於氟的問題。

這位讀者問:「本人有朋友說氟化物有毒。會致癌。也會令人變笨。他家不單喝有過濾的水。牙膏也是用不含氟的。請問教授對此有甚麼看法?這是不是商家的陰謀而已?」

F

有關自來水添加氟是否有害健康的疑慮,早在1951年美國醫學會就已經發表Fluoridation of Drinking Water Harmless: Statement by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飲用水添加氟無害:美國醫學會的聲明)。可是,快七十年了,疑慮還是一樣疑慮。

先來看氟添加是否會增加得癌的風險。

1996年:Cancer and fluoridation(癌與氟添加)。早期在不同水平天然存在氟地區的研究並未顯示,攝入較多的氟與癌症發生率有關聯性。在美國和英國廣泛使用氟來改善牙齒健康之後,非流行病學家提出了對癌症數據的分析,並聲稱這證明了氟添加會增加得癌的風險。 但是,隨後的大規模比較,無論是針對所有癌症,還是針對單個部位範圍內的惡性腫瘤,均未顯示任何增加。

2015年:Community water fluoridation and health outcomes in England: a cross-sectional study(在英國社區水氟化和健康結果:一項橫斷面研究)。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氟化地區兒童的齲齒率較低,平均受影響的牙齒也較少,拔牙率也較低。 沒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氟化與髖部骨折,唐氏綜合症,全癌,全因死亡率或骨肉瘤之間存在關聯。 氟化與腎結石罹患率和膀胱癌罹患率,成負關聯性。

2017年:頂尖的癌症研究和治療機構《達納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發表Does Fluoride Cause Cancer?(氟會導致癌嗎?)。幾十年來,一些激進主義者警告氟與癌症之間存在關聯。 但是多年的研究證實,沒有理由相信以合法的方式使用氟會導致疾病。

2019年:Fluoridation and county-level secondary bone cancer among cancer patients 18 years or older in New York State(紐約州18歲以上的癌症患者中的氟化和縣級繼發性骨癌)。我們沒有發現證據表明2008年至2010年在紐約州的縣級社區水氟化物類別與繼發性骨癌之間存在關聯。

現在來看氟添加是否會令人變笨。下面這三篇論文都是出自同一研究團隊。

2019年:Association Between Maternal Fluoride Exposure During Pregnancy and IQ Scores in Offspring in Canada(加拿大孕婦孕期氟暴露與後代智商的關聯)。母親在懷孕期間暴露於較高水平的氟會降低3至4歲兒童的智商。

2019年:Association of water fluoride and urinary fluoride concentrations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Canadian youth(加拿大青少年中水氟化物和尿中氟化物濃度與注意缺陷過動障礙的關係)。加拿大青少年暴露於較高水平的自來水中氟化物會增加注意缺陷過動障礙症狀的風險。

2020年:Fluoride exposure from infant formula and child IQ in a Canadian birth cohort(加拿大出生隊列中從嬰兒配方奶粉氟化物暴露和兒童智商)。自來水中氟化物暴露量的增加與非語言智力的下降有關。 在配方奶粉餵養的兒童中,這種影響更為明顯。

這三篇論文裡的第一篇是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旗艦刊物JAMA Pediatrics,所以樹大招風立刻引來一片撻伐。請看expert reaction to study looking at maternal exposure to fluoride and IQ in children(專家對母親暴露於氟和兒童智商研究的反應):

Thom Baguley教授說:「母體氟暴露與兒童智商下降有關的說法是錯誤的。 智商的平均變化沒有統計學意義」。Oliver Jones教授說:「雖然這篇論文的標題很嚇人,但我認為閱讀本文時應牢記一些因素。 數據的變異性很大,因此很難從中得出明確的結論/預測。 還有許多潛在的混淆因素,包括飲水量是自我報告的事實,並且如作者所承認的那樣,一些使用的方法尚未得到驗證」。Alastair Hay教授說:「我對本文有很多擔憂。 首先,正如作者所承認的那樣,母親的氟化物攝入尚未得到證實。 我認為這是一個重大失敗。 對於半衰期短的物質(例如氟化物),尿液濃度變化很大,實際上僅代表最後一飲。 確認攝入量是查看關聯之前必須做的事情」。

歐洲的小兒牙科學院European Academy of Pediatric Dentistry在2019年發表Guidelines on the use of fluoride for caries prevention in children: an updated EAPD policy document(使用氟化物預防兒童齲齒的指南:歐洲小兒牙科學院政策文件的更新)。強烈建議父母使用與年齡有關的牙膏,並協助/監督刷牙,直到至少7歲。 歐洲小兒牙科學院強烈贊成將氟化物的日常使用作為預防和控制兒童齲齒的任何綜合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 無論計劃的類型如何,以社區為基礎還是以個人為基礎,氟化物的使用必須在齲齒風險的評估與氟化物不利影響的可能風險之間進行權衡。 按照製造商的說明使用氟化物是安全的。 預防計劃應定期進行重新評估,並適應患者或人群的需求和風險。

所以,我的看法是:自來水添加氟不太可能會增加得癌風險,至於使人變笨,目前證據實顯薄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