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Peter在2019-10-5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林教授:您好,請問這個研究是否有可信度? 謝謝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31569235

meat

上面的網路連結是引導到一篇2019-10-1發表在內科醫學年鑑(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的醫學論文。這篇論文的標題是Unprocessed Red Meat and Processed Meat Consumption: Dietary Guideline Recommendations From the Nutritional Recommendations (NutriRECS) Consortium【未加工紅肉和加工肉的食用:營養建議協會(NutriRECS)專家組所給的飲食指南建議】。

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這篇論文是要提供有關食用紅肉和加工肉的建議,而它的結論是:專家組建議成年人照常繼續食用未加工的紅肉(軟弱建議,低確定性證據)。 同樣地,專家組建議成年人照常繼續食用加工肉類(軟弱建議,低確定性證據)。

用俗話來說,這篇論文就是建議大家無需改變吃紅肉或吃加工肉的習慣,但是它也有提醒大家,這樣的建議只是基於薄弱的科學證據。

這篇論文發表後被媒體廣為報導,而它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專家建議不用減少紅肉及加工肉的攝取」。

這樣的報導當然是造成民眾極大的困擾,畢竟,「要盡量少吃紅肉及加工肉」已經是老生常談,再熟悉不過的健康準則。而也就因為如此,很多專家站出來同聲斥責這篇論文。例如,哈佛大學在2019-9-30發表New “guidelines” say continue red meat consumption habits, but recommendations contradict evidence(新的“指南”說繼續食用紅肉,但建議是與證據相抵觸)。

紐約時報更在2019-10-4發表Scientist Who Discredited Meat Guidelines Didn’t Report Past Food Industry Ties(抹黑肉類準則的科學家沒有呈報與食品行業過去的關係)。這篇文章還有個副標題:首席研究員布拉德利·約翰斯頓(Bradley C. Johnston)說,他不需要呈報自己與一個強大工業貿易組織的關係。

也就是說,紐約時報指控該論文的作者隱瞞他與食品業的利害關係,而也就因為如此,紐約時報認為該論文是不能相信的。

可是,我在上面有提到,這篇論文其實有表明,它所做的建議只不過是基於薄弱的科學證據。也就是說,它有做暗示,希望大家不要完全聽從它所做的建議。

所以,真正的問題就出在這裡:既然是證據薄弱,那為什麼還要做建議?如果我是這篇論文原稿的評審,我一定是會建議「拒絕」。

好了,不管如何,我希望讀者能了解,人是非常複雜多變的“實驗動物”,而食物又是非常複雜多變的“實驗材料”,所以拿人來試驗食物對健康有益或有害,無異乎緣木求魚。請看The problem of what to eat and what not to eat is far too complex to have a simple solution(吃什麼和不吃什麼的問題實在是太複雜了,以至於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

同樣一塊肉,我吃了之後睡個懶覺,就轉化成肥油,您吃了之後去舉重,就轉化成肌肉。也就是說,食物攝取是一回事,轉化成什麼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再強調沒有任何單一的食物是會讓人健康。只有全面性的,均衡的飲食,加上有恆的運動,才有保障。

附註:很多人搞不懂什麼是紅肉白肉,也不知道為什麼紅肉是不健康,所以請您看我發表的

紅肉,白肉,搞不清

紅肉,為何紅,怎麼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