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16-10-17發表口腔細菌,大腸癌,胰腺癌,指出有研究發現,口腔細菌與大腸癌和胰腺癌的發生有關聯。

幾天前(2018-5-9)有位署名簡汶羽的讀者回應: 

請問,益生菌藥物衹能對食用不健康食品的人有效用,而對飲食健康的人來說可能會造成記憶能力降低的問題,是真實的嗎?
副乾酪乳桿菌、洛德乳桿菌、鼠李糖乳桿菌,可以預防蛀牙嗎?

tooth memory

關於第一個問題裡的「益生菌…..對飲食健康的人…可能會造成記憶能力降低…是真實的嗎?」,我的簡答是「不」。

此一說法的源頭是一篇正式發表於今年2月的研究論文,它的標題是Cafeteria diet and probiotic therapy: cross talk among memory, neuroplasticity, serotonin receptors and gut microbiota in the rat(自助餐和益生菌療法:大鼠記憶,神經可塑性,血清素受體和腸道微生物群之間的交談)。

這項研究的結果是「益生菌對飲食健康的“老鼠“會造成記憶力降低」。但是,很不幸地,在這個瞬間萬變的網路世界裡,“老鼠“在短短數個月裡就演化成為”人“了。

不管如何,可以確定的是,網路上有一大堆廣告或資訊宣稱益生菌可以加強記憶力。

讀者如果問我「是真實的嗎?」,我的答案也是「不」。

至於讀者的第二個問題,就複雜許多。

首先,蛀牙主要是因為牙齒被streptococcus mutans(變形鏈球菌)侵蝕而造成的。所以,要防止蛀牙,就需要防止這種細菌在口腔裡增生。

由於益生菌是被認為可以抑制壞的細菌生長,所以,理論上它是可以用來抑制鏈球菌。可是,益生菌通常是被吃進肚子裡的,怎麼有可能抑制口腔裡的鏈球菌繁殖呢?

為了要解決這個難題,就出現了「益生菌牙膏」的點子(市面上已經在販售)。可是,用這種牙膏來刷牙,益生菌就會乖乖地留在口腔裡對抗鏈球菌嗎?

目前,這方面的研究是寥寥無幾,而勉強算得上是臨床研究的,也只有三篇。下面這一篇2017年發表的研究報告,發現益生菌牙膏的抗菌作用是”short lived”(短暫的)。

Assessment of plaque regrowth with a probiotic toothpaste containing Lactobacillus paracasei: A spectrophotometric study(用含有副乾酪乳桿菌的益生菌牙膏評估牙菌斑再生:分光光度法研究)。

相對來說,口服益生菌防止蛀牙的研究,就相當多。

但是,為了節省篇幅,我就只提供有關讀者所指定的那三個細菌的臨床研究報告。

副乾酪乳桿菌(Lactobacillus paracasei):

2013年:Early intervention with probiotic Lactobacillus paracasei F19 has no long-term effect on caries experience(益生菌副乾酪乳桿菌F19的早期干預對齲齒體驗沒有長期影響)。

2015年:Effect of Long-Term Consumption of Lactobacillus paracasei SD1 on Reducing Mutans streptococci and Caries Risk: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長期食用副乾酪乳桿菌SD1減少變形鏈球菌和齲病的風險:隨機安慰劑對照試驗)。

2018年:Reducing mutans streptococci and caries development by Lactobacillus paracasei SD1 in preschool children: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學齡前兒童中副乾酪乳桿菌SD1減少變形鏈球菌和齲齒發展:一項隨機安慰劑對照試驗)。

洛德乳桿菌(Lactobacillus reuteri):

2012年:Probiotic supplements (Lactobacillus reuteri DSM 17938 and ATCC PTA 5289) do not affect regrowth of mutans streptococci after full-mouth disinfection with chlorhexidine: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multicenter trial(益生菌補充劑(洛德乳桿菌DSM 17938和ATCC PTA 5289)在用氯己定全口消毒後不影響變形鏈球菌的再生:一項隨機對照多中心試驗)。

2014年:Oral administration of Lactobacillus reuteri during the first year of life reduces caries prevalence in the primary dentition at 9 years of age(在生命的第一年口服洛德乳桿菌可減少9歲時主要牙列的齲齒患病率)。

鼠李糖乳桿菌(Lactobacillus rhamnosus):

2016年:Probiotic Compared with Standard Milk for High-caries Children: A Cluster Randomized Trial(益生菌與標準乳液在高齲兒童的比較:一項聚集隨機試驗)。

從這些標題大致就可看出,有些研究說有效,有些說沒效。所以,讀者的問題,“可以預防蛀牙嗎?”,答案是,尚無定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