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1-5-3)看到一個台灣電視新聞,嚇我一跳:

「日本首度研發高血壓疫苗,2020上市!」

上網一查,哇!還真的內,各大媒體都有報導。聯合報就這麼說: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本基因治療藥物開發公司AnGes首度研發的降血壓疫苗,上個月開始在澳洲進行臨床實驗。這種疫苗注射一次,降血壓效果可持續一段時間。

總社位於日本大阪府的AnGes首度研發的降血壓疫苗,上個月開始在澳洲進行臨床實驗,目標擺在2020年代前半期實用化。

高血壓是造成腦梗塞、心肌梗塞的原因,日本國內約有4300萬人罹患高血壓,治療方式以每天服藥為主,但有很多患者因為忘了服藥,血壓無法降到目標值以下。注射降血壓疫苗的優點是,可輕易防止因忘記服藥而中斷血壓管理。

開始進行臨床實驗的疫苗可刺激人體製造抗體,抑制會造成血壓上升的「血管緊張素2」(Angiotensin-2)作用,屬於可對基因起作用,刺激體內製造抗體的新型DNA疫苗。

DcRLzKRUQAAveqd

所以,我就到AnGes公司的網站一探究竟。原來,該公司在2018-4-12發了一個新聞稿給媒體,標題是AnGes Announces First Patient Treated with DNA Vaccine for Hypertension in Phase I / II Clinical Study in Australia(AnGes宣佈在澳洲的I /II期臨床研究中用DNA疫苗治療高血壓的第一例患者)。

可是,這份新聞稿裡並沒有提到「首度研發」或「2020上市」。所以,這兩個誇大用詞大概是「讀賣新聞」自己加上去的吧。

事實上,真正的「首度研發」是70年前的事了。(請看PRODUCTION OF ANTIRENIN TO HOMOLOGOUS RENIN AND ITS EFFECT OF EXPERIMENTAL RENAL HYPERTENSION

那時候,高血壓研究先驅Harry Goldblatt 醫生將豬的腎臟萃取物做成疫苗,注射到人身上,希望它會誘導抗腎素(anti-renin)抗體的產生,從而達到降血壓的目的。但是,儘管一再嘗試,都沒成功。附註:腎臟會分泌腎素(renin),而renin具有使升高血壓的功能。

後來的研究發現,renin的真正功能是催化血管張力素(Angiotensin)的產生,而Angiotensin-2才是直接造成血壓升高的因子。因此,之後的高血壓疫苗研發就從anti-renin轉向anti-Angiotensin-2。

新聞稿裡的高血壓疫苗就是屬於anti-Angiotensin-2系列的。

但是,這個疫苗並非是AnGes公司研發出來的,而是出自一個大阪大學的研究團隊。

這個團隊在2015年發表有關這個疫苗的研究報告,標題是Long-Term Reduction of High Blood Pressure by Angiotensin II DNA Vaccine in Spontaneously Hypertensive Rats(血管張力素II DNA疫苗對自發性高血壓大鼠長期的血壓降低)。

從標題就可看出,這個實驗是用老鼠做出來的。所以,新聞稿所說,在澳洲進行的實驗,事實上是首度在人身上做。

那,一個2018年4月才開始做的臨床試驗,2020年就會有產品上市?

拜託,別把我們當傻瓜,好不好。

事實上,還有一件事很蹊蹺。

研發這個疫苗的團隊最近(2018年3月)發表了一篇論文,標題是Therapeutic Vaccines for Hypertension: a New Option for Clinical Practice(治療用高血壓疫苗:臨床應用的新選擇)。

這篇論文回顧了過去50年來高血壓疫苗在各國的研發。但是,它卻完全沒有提到作者本人在2015年發表的那篇研究報告。

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這篇2015年的研究報告是有關該疫苗唯一僅有的科學證據。

那,為什麼作者本人卻不記得自己如此關鍵的文獻?

還有,我有用英文搜索相關的新聞報導,卻連一篇也找不到。

澳洲不也是英語系國家嗎,怎麼會沒有相關報導呢?

總之,這個來自日本「讀賣新聞」的報導,實在是問題重重。

患有高血壓的朋友,請不要把希望擺得太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