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7-6-8)收到一個電郵,內容是四天前李開復在台大畢業典禮的演說全文。

該演說的主要目的是要開導應屆畢業生,如何因應即將來臨的人工智慧世紀。

儘管如此,我個人認為,演說裡最重要的信息,是他個人從死神學到的教訓。

請看拷貝如下:

四年前,我被診斷得了第四期淋巴癌。當時我面臨一個冷酷的事實,我當時認為自己生命可能要用月來計算。

在接受治療那段充滿不確定的日子裡,我對人生反思良多,我才意識到,我追逐的事業、名聲、甚至是等待了30多年終於到來的AI,對我來說都毫無意義。我意識到,過去我人生的優先次序完全本末倒置。我忽視了我的家庭。我的父親已經去世,我媽媽幾乎認不得我,而我的孩子不知不覺中都已經長大。

幸運的是,我的病情已經穩定,所以今天能來到台大和你們相聚。我現在花更多的時間和家人相處。我搬回台灣離母親更近,無論在北京和台灣我太太都會與我同行。當孩子放假回家的時候,我不是休兩、三天假,而會休兩、三個星期。

我也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和他人交心。週末,我和好朋友們一起爬山或出遊。我帶整個公司同仁到矽谷一個星期參訪全球創業聖地,我和在社交平台上向我提問的年輕朋友碰面。我向幾年前我冒犯過的人聯絡請求他們原諒。我寫下《我修的死亡學分》這本書、拍攝一部紀錄片,跟更多人分享我從和死神擦肩而過的經驗中所學到的事情。

請注意上面第三段的開頭:「幸運的是,我的病情已經穩定」。

那,為什麼他能與死神擦肩而過,而不是與死神同行?

我找到一篇文章(2016-9-9 發表於「每日頭條」),它的標題是同樣是淋巴瘤,為什麼徐婷走了,李開復卻活下來

重點拷貝如下:

9月7日,90後女演員徐婷因患淋巴瘤在北京香消玉殞,她的生命軌跡永遠定格在26歲。據最後為她治療的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附屬醫院血液科主任吳曉雄介紹,徐婷最終被確診為淋巴瘤當中惡性程度極高的T淋巴母細胞淋巴瘤。徐婷得知自己罹患淋巴瘤之後,因為恐懼化療,求助於偽中醫針灸、刮痧、拔罐、放血之類的奇葩療法。8月底病情迅速惡化,才住進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附屬醫院接受正規治療,但為時已晚,免疫系統已經處於崩潰狀態,最終是膿毒血症和重度肺部感染奪去了她年輕的生命。

那麼淋巴瘤到底是什麼?接連奪走了一代硬漢高倉健、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歌手阿桑、「李福」扮演者李政春……而同樣是患淋巴瘤的李開復卻奇蹟般活了下來,甚至化療的時候連頭髮都沒有掉。海南省腫瘤醫院病理科主任何祖根教授就為大家解答這個問題。

何祖根教授說,現代醫學經歷數個世紀的發展和更迭,目前已經發展到了「精準醫療」階段。以正規的診療為原則,基於分子病理學精準判斷腫瘤分期,從而提供最具個體化、規範化的正規治療。比起把一些「千年經典」奉為圭臬,不知高到哪兒去了。

2013年李開復罹患淋巴瘤,他接受了規範的現代醫學化療,2015年宣布腫瘤治癒。醫生一般不會對病人說「腫瘤治癒」這個詞,但對淋巴瘤患者是一個例外。李開復在患病之後感嘆「世事無常,生命有限。原來,在癌症面前,人人平等。」然而他是幸運和睿智的,得益於早發現和在醫院接受了正規的治療,現在重返創新工場。相反,徐婷因為延誤治療,一朵鮮花就此凋亡。當她家人在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附屬醫院得知其實T淋巴母細胞瘤可以在早期得到控制後,無不捶胸頓足,然而時光無法倒流,願逝者安息。

我也找到一篇文章(2016-9-9 發表於「每日頭條」),它的標題是從徐婷之死看淋巴癌的可怕,及中西醫治療的利弊!

重點拷貝如下:

這兩天大家應該都被演員徐婷之死震驚了,特別是病床上的照片,真的很觸目驚心。徐婷在得知自己得了淋巴瘤之後,就曾發過長微博說自己選擇中醫治療,但是也不確定能不能治好,但是不想因為承受化療的痛苦,到頭來人財兩空。

dd700073f88fe9f9930

從徐婷微博發的照片看出,她所做的中醫治療一直是拔罐、刮痧,而且,中醫還建議吃素!網友看到照片後都開始質疑中醫,認為中醫就是騙子,是治不了癌症的。特別是後期,徐婷免疫力低下,因為肺部感染住院時,手臂全是淤青,還有嚴重的細菌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