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基改」在本文的定義是:反對基改技術,拒絕基改食物。它可以是極端,例如施行恐怖手段,也可以是溫和,例如只選購非基改食物。

「親基改」在本文的定義是:贊成基改技術,歡迎基改食物。極端的是,積極推廣基改。溫和的是,樂見其成。

在美國成人裡,佔最多數的是,溫和的反基改。

去年7月1日,美國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發表一項調查。其中有一項目是比較不同族群對基改食物的接受度。

結果發現,一般成年人,只有37%認為基改食物是安全。

相對地,世界最大的科學組織“美國科學促進會”的會員,有88%認為基改食物是安全。

由此可見,對科學的陌生,是反基改的主因。

在下面我提供近年來,7位原本極力反基改的名人,如何因為認識基改的科學,而轉變成親基改。

fan

今年78歲的美國人Stewart Brand是近代環保運動的代表性人物。 可是,他卻在他2009年出版的書中說,“我敢說,環保運動的反基改立場,比我們犯的其他任何錯誤,造成更多的傷害。我們餓死人, 阻撓科學,傷害自然環境,並且讓我們自己的從業者無法取得一個至關重要的工具。”

今年43歲的英國人Mark Lynas在90年代曾以激烈的手段帶頭反基改,所以被“譽為“反基改之父。可是,他在2013年1月的牛津農業會議上發表演講,他說:“我很抱歉自己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幫助發動反基改運動。我妖魔化這項可以造福環境的重要技術。”他在2015年4月又在New York Times發表了How I Got Converted to G.M.O. Food。他說,因為從事氣候變化的環保運動,需要科學證據作後盾,才自覺到,他對基改的立場也應該有科學證據。所以,在研讀了有關基改的科學後,他的立場做了180度的轉變。同一年7月,他接受訪問,繼續闡述他從“反基改”到“親基改”的心路歷程

英國人Stephen Tindale曾經在2000到2005年間擔任英國綠色和平組織的負責人。 他去年1月30日發表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TIME TO MOVE ON FROM THEOLOGICAL DISPUTE(基改作物:是該從神學爭論前進的時候了)。他說“我現在決定談論基改的原因是,我認為像我這樣曾經反基改的人,有必要說事情已經改變…壓倒性的多數科學家認為它是安全的 。在我看來,反對這些新技術,在道德上是不能被接受的。“

今年70歲的加拿大人Patrick Moore 是綠色和平組織的創始成員,曾擔任綠色和平加拿大總裁九年,綠色和平國際組織總監七年。但是,他現在是極端的親基改

即將61歲的美國人Bill Nye是非常有名的“科學傢伙“,曾在公共電視台教小朋友認識科學。他在去年從反基改轉變成親基改,而原因是他認識到基改不但無害,而且非常有益,可以解決世界糧食短缺的問題。

今年58歲的美國人Dan Piraro是著名卡通漫畫Bizarro的創作人。他在2012年在他的網站發表了一篇題為Schooled!(受教了!)的文章。他說“幾天前,我貼文說基改食物多麼危險。 感謝讀者的回應,讓我做了更徹底的研究,而使我完全改變了我的想法。

今年46歲的澳洲人Richard Di Natale是醫生,參議員,和綠黨領導人。但是,他在今年1月叛離綠黨黨綱,轉而支持基改。他說 “迄今為止,關於人類健康問題的文獻,沒有產生廣泛和重大的健康危害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