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16-10-25)美國醫學會期刊發表了一篇不尋常的文章,其標題為Raccoon Roundworm Is on the Move浣熊蛔蟲正在擴散)。文章的第一段這麼說:「一種鮮為人知,但具有潛在毀滅性的蛔蟲感染,似乎正在美國擴大其覆蓋範圍。」

043311kg9q0cc6vn06d0kd圖片來源

此蛔蟲的英文是Baylisascaris procyonis,中文翻成貝利斯蛔蟲。它的俗稱是Raccoon Roundworm,也就是浣熊蛔蟲。顧名思義,它的宿主就是浣熊,但是,它並不會對浣熊造成明顯的症狀。相反地,它卻可在人體造成極嚴重的疾病。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2016年的報告,從1973年至2010年僅有22個確診的病例,但是從2013年5月至2015年12月間出現了7個確診的病例。它們分別出現在奧克拉荷馬州,俄亥俄州,馬薩諸塞州,明尼蘇達州,弗吉尼亞州,以及加州(兩例)。這7位患者都存活下來,但其中4位有明顯的神經功能缺陷。

由於還沒有血清檢測的方法來做快速診斷,目前的這些病例應當只是多數中的少數。

事實上,貝利斯蛔蟲非但不會對浣熊造成傷害,反而是浣熊捕食的幫手。由於食入蟲卵的中間宿主會被幼蟲侵入大腦,變得行動緩慢,容易被浣熊捕獲,而蛔蟲也因此得以擴大繁殖。所以,浣熊與蛔蟲可以說是存在一種互利共生的關係。

雖然人不是浣熊捕食的對象,但是由於狗可以成為浣熊蛔蟲的中間宿主,所以,這又增加了一條人類感染此蛔蟲的途徑。

浣熊本來只生長在北美,但是已在數十年前被引進日本和中歐(德國,波蘭,蘇俄)。所以,這些國家也都可能會出現人感染浣熊蛔蟲的病例。

另外,更嚴重的是,浣熊蛔蟲有可能成為一種生物戰劑。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2002年的報告,有下列因素使得浣熊蛔蟲成為理想的生物戰劑:(1)蟲卵容易獲得,(2)能存活多年,(3)極其耐受許多消毒劑和熱,(4)社區供水設施無法過濾蟲卵,(5)能引起人類嚴重感染,(6)沒有好的治療選擇。

總之,雖然目前人類感染浣熊蛔蟲的病例非常有限,但是我們應當有所警惕。尤其是我們加州到處都有浣熊,真的是要格外小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