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昨天(2022-3-28)發表兩篇跟治療糖尿病和肥胖相關的論文。一篇是研究論文。另一篇是評論論文。

研究論文:Association of Glucagon-Like Peptide-1 Receptor Agonist Use With Risk of Gallbladder and Biliary Diseases(昇糖素類似胜肽受體促進劑使用與膽囊和膽道疾病風險的關聯)

評論論文:Glucagon-Like Peptide-1 Receptor Agonists—How Safe Are They?(昇糖素類似胜肽受體促進劑——它們有多安全?)

這兩篇論文標題裡的Glucagon-Like Peptide-1 Receptor Agonist,在台灣是翻譯成「昇糖素類似胜肽受體促進劑」,而在大陸則是翻譯成「胰高血糖素樣肽-1受體激動劑」。不過,為了簡單明瞭起見,本文就直接用英文縮寫GLP-1 RA。

那篇研究論文是這麼陳述研究的動機:「GLP-1 RAs被推薦用於 2 型糖尿病患者,以控制血糖和降低心血管風險,以及用於肥胖患者以減輕體重。鑑於這些藥物的廣泛使用,潛在的安全問題值得關注。幾項隨機臨床試驗顯示,與安慰劑相比,隨機分配至 GLP-1 RA 的患者罹患膽囊疾病的風險較高。然而,膽囊疾病風險的增加是否是 GLP-1 RA 的一類效應尚未確定,並且所有 GLP-1 RA 藥物的處方信息並未提供有關膽囊疾病風險增加的警告。除了膽囊相關事件,LEADER 試驗的事後分析發現,與安慰劑相比,隨機分配至liraglutide(利拉魯肽)組的患者發生急性膽道梗阻的風險顯著增加。由於 GLP-1 RA 通常以較高劑量用於減輕體重而不是控制 2 型糖尿病,因此根據劑量可能對膽囊或膽道疾病的風險產生不同的影響。針對這些知識空白,我們進行了系統評價和薈萃分析,以評估 GLP-1 RA 使用與膽囊或膽道疾病風險的關聯。我們還試圖確定風險是否因適應症(糖尿病與體重減輕)、劑量或治療持續時間而異。」

這項研究共分析了76 項隨機臨床試驗,涉及 103371 名患者(平均年齡57.8歲;41868 名女性)。結果顯示,在所有隨機臨床試驗裡,GLP-1 RA 的使用與下述風險的增加有關:

  1. 膽囊或膽道疾病風險增加37%
  2. 膽石症風險增加27%
  3. 膽囊炎風險增加36%
  4. 膽道疾病風險增加55%

在這76 項隨機臨床試驗裡,有13項是針對減肥,而減肥試驗是使用較高劑量的GLP-1 RA。分析結果顯示,這13項減肥試驗是與膽囊或膽道疾病風險增加129%有關,而另外那63項針對糖尿病的試驗則是與膽囊或膽道疾病風險增加27%有關。

整體而言,使用較高劑量的GLP-1 RA是與膽囊或膽道疾病風險增加56%有關,而使用較長時間的GLP-1 RA是與膽囊或膽道疾病風險增加40%有關。

這篇研究論文的總結論是:使用 GLP-1 RA 與膽囊或膽道疾病的風險增加有關,尤其是在以更高劑量、更長持續時間和減肥使用時。

至於那篇評論論文,由於它是針對醫生而寫的,所以我就只翻譯它的最後一句話給大家看:「要不要開始、繼續或改變 GLP-1 RA 劑量的決定應通過臨床醫生和患者之間的協作和個體化討論來達成。」

我在2021-2-12有發表一篇跟GLP-1 RA有關的文章減肥新藥,而在結尾我有說,雖然臨床研究顯示Semaglutide(司馬魯肽)有減肥的作用,但生活形態改變(飲食和運動)仍然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