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禮拜發表兩篇文章,駁斥TVBS和「壹新聞」有關隔夜菜導致截肢的荒謬報導。請看

男子遭截肢,禍首是隔夜菜?TVBS誤導之嫌

導致截肢?為什麼媒體老愛抹黑隔夜菜

事實上,許多美國媒體也做出同樣的荒謬報導,而且直至今日它們都還沒有做出更正,實在是很令人失望。

The Boston Globe(波士頓環球報)是知名的老牌媒體,而在地緣上它的總部也正好是設在這個截肢案例發生的地點 – 波士頓。所以,由它來澄清跟這個案例相關的錯誤報導,當然就顯得更有意義。

它是在昨天(2022-2-27)發表Did bad leftovers lead to a New England teen losing his legs? That’s ridiculous, doctors say(壞掉的剩菜是否導致新英格蘭青少年失去雙腿? 那是太荒謬了,醫生說)。

我把這篇文章的重點翻譯如下:

一名 19 歲的新英格蘭男子吃了一些壞掉的剩菜——雞肉、米飯和餐館的麵條——最後在醫院住了近一個月,為生命而戰,並因腦膜炎球菌病多次截肢。(註:事實上,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剩菜有壞掉)

這個麻州總醫院的案例是一個 2021 年《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案例挑戰的主題,而裡面有醫生為讀者描述了一個不尋常、有時令人困惑的案例,然後他們試圖做出判讀診斷。

最近,在 YouTuber Bernard Hsu 以用戶名 Chubbyemu 製作有關醫療病例的視頻後,該案件再次引起關注。他上週發布了對該故事的重新創作,詳細討論了醫生只是順便提到的東西:病人吃的剩菜。 截至週五,該視頻的瀏覽量已超過 140 萬。 從《今日美國》到《人物》雜誌和《紐約郵報》等媒體也都報導了此案例,頭條新聞稱他的用餐可能導致截肢。

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中心傳染病學教授兼國家傳染病基金會醫學主任William Schaffner醫生說:「胡說八道。醫學文獻中絕對沒有這種細菌通過食物傳播的案例。」

對參與《新英格蘭醫學期刊》那篇論文的一位醫生來說,關注剩菜的病毒式瘋狂報導是既令人驚訝又讓人失望。編輯這篇論文的麻州總醫院臨床微生物學實驗室主任 Eric Rosenberg 醫生說 :「剩菜與該患者的案例完全無關。」

Rosenberg 醫生說,這個案例幾乎沒有順便提及有關患者所吃食物的信息。 討論此病例的醫生從未懷疑食物會跟患者的疾病有關,因為腦膜炎奈瑟菌是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而不是通過變質的食物傳播的。

他說 :「令人震驚的是,虛假醫療信息可以如此輕易地傳播。 ……有讓我數不清的媒體撿起這個虛假信息,並加以報導。」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那篇論文並沒有說出導致那位患者生病的腦膜炎奈瑟菌是來自他吃的剩菜。 醫生根本沒有具體說明疾病的來源。 但他們的確是有注意到這名青少年的一個朋友在吃了同樣的剩菜後也嘔吐了。(註:事實上這位朋友並不是吃剩菜,而是在發生嘔吐後還把吃剩的菜留下來)

Schaffner醫生說,這就有點像是red herring(紅鯡魚,意思是搞錯主題),也是急診醫學的常見部分。 醫生必須快速整理大量症狀和病史,以找出最好的治療方法。 如果有人嘔吐,當然是會詢問最近的飯菜。

但該病例的最終診斷是最嚴重的腦膜炎球菌病,即暴發性腦膜炎球菌血症。

腦膜炎球菌通常是通過密切接觸傳播:分享飲料或香煙、接吻、用同一個叉子吃飯。 它在人們緊密居住的地方很常見,儘管疫苗使它變得不那麼普遍了。

麻州大學陳氏醫學院傳染病和免疫學部的醫學教授Peter Rice醫生說,他有聽到這個病例,並搜索了醫學文獻,以尋找有人從食物中感染細菌性腦膜炎的文件,但是連一個都沒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