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六月初就不斷有讀者來詢問關於一個維他命D抗新冠的影片,而我都是跟他們回覆:「我已經發表很多關於維他命D與新冠的文章,所以實在不想重複」。可是,問的人還是源源不斷,所以我就決定用這篇文章來做個了結。

這個影片是發表於2021-6-4 ,標題是《維他命D和新冠肺炎的關係|實證醫學的報告》,目前有40多萬個點擊,4千多個贊。而毫不意外的,這個影片被保健品商家在社交平台大量分享。

這個影片是9分鐘長,內容是蘇啟成醫師用《實證醫學的報告》來說服大家要吃維他命D,說是可以預防和治療新冠肺炎。所謂的《實證醫學的報告》是10篇論文,所以普羅大眾看了當然是一愣一愣的,以為是鐵證如山。

可是,我在2021-2-18就已經發表維他命D治新冠:不同疾病,相同答案,指出美國醫學會期刊的編輯評論認為,維他命D之用於對抗新冠,就像用於對抗其他多種疾病一樣,都得不到確鑿科學證據的支持。

我也在2020-7-17發表維他命D抗新冠,一張嘴巴兩個洞,指出英國國立衛生保健研究院的13位專家在審查了所有相關研究之後,發表一份長達58頁的報告,而它的結論是:沒有證據顯示維他命D補充劑可以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

那,為什麼蘇醫師提供的10篇所謂的《實證醫學的報告》,就偏偏說維他命D補充劑可以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呢?

答案是,採櫻桃。Cherry-picking是英文成語,意思是只顯示對自己有利的證據,卻不讓觀眾知道對他不利的證據。要知道,絕大多數的證據是說維他命D補充劑無法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但蘇醫師卻偏偏就只挑那幾篇說是可以預防或治療的論文。

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在2021-1-6發表Sorting Out Whether Vitamin D Deficiency Raises COVID-19 Risk(釐清維他命D缺乏是否會增加COVID-19風險)。它說,儘管維他命D抗新冠的研究都會被媒體大量報導,但有些證據卻是連氣味測試(smell test)都無法通過。

這篇文章更進一步指出,有數十個正在進行的《維他命D抗新冠》的臨床研究幾乎都是有利益衝突的問題。例如一個由哈佛大學教授JoAnn Manson醫生主導的研究,就是拿了一家維他命D廠商和一家維他命D篩檢公司的錢。所以,這也就難怪實驗的結果都會是《缺乏維他命D得到新冠肺炎的機率會上升,預後也會比較差》。要知道,臨床試驗是要花大錢的,那,有誰會無緣無故地拿出幾百萬美元給你做實驗?

不管如何,由於我最後一篇關於維他命D與新冠的文章是發表於今年2月18,所以今天就再去公共醫學圖書館PubMed搜查最新的相關論文。再由於相關論文是非常多,所以我就將搜索設限在systematic review(系統性回顧論文)。結果是,光是第一頁就幾乎全都是說維他命D無效的論文。尤其是一個月前(2021-5-24 )發表的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 COVID-19: a living systematic review(用於治療新冠肺炎的維他命D補充劑:活生生的系統評價),更是值得注意。

這篇論文是發表在信譽卓著的Cochrane Database Systematic Review(考科藍數據庫系統評價)。考科藍是獨立、非營利、非政府組織,由超過3萬7千名志願者組成,目的是根據實證醫學來提供醫護專業人員、病人、醫療政策致訂者等人需要的資訊,以便於在醫療上的選擇。

這篇論文是由11位來自7所德國醫學中心的專家所撰寫的。他們在審核所有相關隨機臨床試驗後,得到的結論是:「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來支持補充維他命治療新冠肺炎的益處和危害。 補充維他命D治療新冠肺炎的有效性的證據非常不確定。 此外,我們只發現了有限的安全信息,並且擔心這些結果的測量和記錄的一致性。」

我們再來看一篇2021-5-28發表的Association between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r serum vitamin D level and susceptibility to SARS-CoV-2 infection or COVID-19 including clinical course,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outcomes? A systematic review(維他命D補充劑或血清維他命D水平與新冠病毒感染或新冠肺炎的易感性之間的關聯,包括臨床病程、發病率和死亡率結果? 系統評價)。

這篇論文是由11位來自4所英國醫學中心及一位來自伊朗大學的專家所撰寫的。他們在審核了449篇相關論文後,得到的結論是:「沒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維他命D與新冠肺炎之間存在負相關。 沒有確定相關的隨機對照試驗,也沒有強有力的同行評審已發表證據表明維他命D水平與新冠肺炎引起的症狀嚴重程度或死亡率之間存在關聯。 指南制定者應該承認,儘管人們越來越感興趣,但在新冠肺炎中補充維他命D的好處尚未得到證實。」

最後,我們來看一篇最新(2021-6-12)的論文Vitamin D and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rapid evidence review(維他命D和新冠肺炎:快速證據審查)。

這篇論文是由11位來自9所英國醫學中心的專家所撰寫的。他們在審核所有相關論文後,得到的結論是:「儘管越來越多的研究調查了維他命D和新冠肺炎之間的關聯性,但它們大多是小規模和觀察性的,具有很高的偏倚風險、殘留混雜和反向因果關係。 將維他命D的分子作用外推到補充維他命D導致維他命D增加的影響通常是沒有根據的。」

補充:讀者Jin今天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教授您好,今天看到元氣網「只打疫苗不夠!何美鄉:這種維生素能降新冠重症風險」的新聞,是否能請教授說明解惑呢?麻煩您了,感謝您。

我的回答是:這種維他命,不管是ABCDEFG,都不能降低新冠重症風險。

後記:這篇文章發表後的隔天,加拿大McGill大學一個專門提供健康資訊,打擊偽科學的網站Office for Science and Society(科學與社會辦公室)發表一篇由Christopher Labos醫生撰寫的Does Vitamin D Protect Against COVID? Seems Not(維他命D可以預防新冠肺炎嗎? 似乎不行)。這篇文章的小標題是It would indeed be nice if simply giving people vitamins could prevent a pandemic. But we must acknowledge that it cannot(如果簡單地給人們提供維他命就可以預防大流行病,那的確是很好。 但我們必須承認它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