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21-4-12)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發表SARS-CoV-2–Specific Antibodies in Breast Milk After COVID-19 Vaccination of Breastfeeding Women(哺乳中婦女接種COVID-19疫苗後母乳中的SARS-CoV-2特異性抗體)。

在我討論這篇文章之前,我需要先簡單解釋一下抗體(免疫球蛋白)的種類。抗體分為IgA,IgD,IgE,IgG,及IgM五個種類,而其中的IgA是由特殊的表皮細胞分泌出來的。IgA是專門負責保護表皮細胞,使其免於被細菌或病毒感染。例如當新冠病毒侵犯呼吸道時,IgA就會在呼吸道的表面形成防護網,將新冠病毒控制在細胞的外面。

去年12月25,香港的顧小培博士發布一個影片,標題是中國疫苖能否對付新冠病毒? 英國變種病毒究竟有多厲害?。但是,影片的內容其實是完全沒有提到英國變種病毒,而對於中國疫苗也只是加以推崇,卻沒說出能否對付新冠病毒。事實上,這個影片的重點是在告訴大家,輝瑞和莫德納的RNA疫苗根本就沒有保護力。

顧博士總共提出三個論點來闡述為何RNA疫苗不會有保護力,而我就在兩天後(2020-12-27)發表新冠疫苗無用?危言謬論,引用三篇論文來駁斥這三個論點。但是,由於這三篇論文所提及的病毒種類裡並沒有包含新冠病毒,所以也只能算是間接證據。如今,總算是有直接證據了。

我們先來看顧博士在影片裡是這麽說:【所以那些報導聲稱有95%的成功率。何謂95%呢?即是有95%的人製造出IgG。IgG是在血液裡面。就算是100%,也是在血液裡面。但病毒卻是感染肺部。根本IgG是進不了肺部。能進到肺部的是IgA,所以是白費力氣。但為什麼人們還是繼續做呢?可能是有很多壓力給藥廠,「你要做就快點做啊!」那些國家首長施加了很多壓力,並且大力宣傳,還揚言有95%的成功率。這個成功率不是治愈了95%的病人。】

所以,顧博士最重要的論點就是,接種RNA疫苗只會產生IgG,不會產生IgA,而由於IgA才能保護肺部,所以接種RNA疫苗是白費力氣。

昨天發表在JAMA的研究是在以色列進行的一項前瞻性的臨床試驗。所謂《前瞻性》就是事先籌劃的,而不是後來才去調查的。《前瞻性》研究的強處是它會有《之前》跟《之後》之間的比較,就有如一個人做美容手術之前和之後的比較。

以色列的那個臨床試驗共招募了84位哺乳中的婦女。她們在接種疫苗之前就先提供了她們的乳液,而這些乳液也被驗出並不含有對付新冠病毒的抗體。然後她們在接種第一劑的輝瑞疫苗之後的第二禮拜,就開始每個禮拜提供一份乳液來檢查是否有抗體出現。

結果是,在接種第一劑疫苗之後,乳液裡對付新冠病毒的IgA抗體就快速地顯著增加,而在接種第二劑疫苗之後增加的更多,並且維持在高水平。至於IgG抗體,則是在接種第二劑疫苗之後才開始增加。

事實上,輝瑞和莫德納的RNA疫苗已經接種在好幾億人身上,而且也一再被肯定是具有保護力。所以,顧小培的RNA疫苗無用論,已經徹底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