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萊牛》是繼《瘦肉精》之後又一台灣之光,不論是政治鬥爭,還是媒體炒作,都再好用不過。全世界,不論是有在食用的國家,或是沒有在食用的國家,台灣是唯一認為萊豬萊牛會危害人體健康的國家,也是唯一會為了萊豬萊牛而吵得成為國際笑柄的國家。還記得《內臟大戰》吧。那可真是精彩絕倫,剎那間就把台灣推上了國際舞台的巔峰。

從2016年到2020年,我為了讓台灣同胞能安心過日子,總共發表了16篇有關瘦肉精的文章,一再說明為什麼不用擔心美牛美豬會危害健康。但很遺憾的是,大多讀者的回應是尖酸刻薄,謾罵詛咒。不過,偶爾也會有一些是鼓勵的。例如許自呈醫師在2020-12-2寄來的:

「謝謝您還記得我,是的我是您的學弟,只是選擇了一條不同的道路。您的書我都買了,也推薦大家看您的文章,而且我的教學確實是朝著化解恐懼的方向。這兩年有開以疾病與療癒為主題的課,也會引用您書裡的數據和案例作為舉例。很感恩有您這樣的人存在。平時不太參與網路討論,因為鍵盤俠太多,這次留言主要是想傳達:其實多數人都是默默在看,默默受益,默默支持,畢竟生活忙碌,訊息又太多。因此,如果收到一則負面的留言,表示後面就有上百人在默默受益。網路世界本質如此,只能說是歷事練心了。」

我把許醫師的留言放到我的臉書後,得到很多回應,而大多是肯定和鼓勵,尤其是有好幾個是來自醫師和教授。例如東華大學的李暉教授寄來的:

「網路上不明究理,隨意識型態左右,或是相關知識有限,難以改變觀念的人比比皆是,漫罵譏諷的言語您不要放在心上。我在大學研究所開授"科學傳播"課程,也在進行相關研究,您的網頁是少數evidence-based的論述,相當精闢,從去年起一直是我大力推薦給研究生的教學研究與參考資料,請繼續您的堅持,我相信像我這樣的支持者絕對愈來愈多。非常感謝您的專業分析,我們很需要這樣的報導。」

來罵我的讀者都認為我是在幫民進黨說話,所以我現在就請大家來看我發表瘦肉精相關文章的整個歷程。

我是在2015年7月1日從我任職了22年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院退休。然後我在2016年3月18日成立了《科學的養生保健》網站。一個多月後,也就是520台灣新總統就職前的那段期間,瘦肉精在台灣是鬧得不可開交。所以,我就在2016-5-2發表了第一篇有關瘦肉精的文章瘦肉精,好膽你就來!。我在文章的最後說:「這是個政治議題,不是食安問題。同鄉們,安啦!」

從那一天到6月22日,不到兩個月的期間裡,我總共發表了9篇有關瘦肉精的文章,包括:

2016-5-7:瘦肉精有多毒?

2016-6-14:瘦肉精被玩弄成食安問題

2016-6-15:瘦肉精如何被玩弄成食安問題

2016-6-18:台灣使用高毒性瘦肉精的證據

我是在2016-6-22發表2016年度最後一篇有關瘦肉精的文章,標題是:瘦肉精的人道問題及。。。。我在第一段說:【瘦肉精是被捏造出來的食安問題。它在台灣是政客們免本萬利的政治鬥爭工具。當需要選票時,就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狠狠地痛罵執政當局罔顧國民健康。而一旦選上成為執政者,就反過來,扮演縮頭烏龜,讓政敵及民眾在龜殼刻上「詐騙集團」。】

沉寂了將近4年後,瘦肉精的戲碼今年又再度上演。蔡英文總統在一月連任勝選後,台灣各大媒體都在報導有關《美豬美牛再叩關》的消息,所以我在2020-1-13日又發表小英連任,美豬美牛再叩關,政治遊戲繼續玩,列舉了我過去發表的瘦肉精相關文章,希望能再度提醒大家,美豬美牛是被政治操作捏造出來的食安問題。

今年8月28日,蔡英文總統宣布要在明年開放進口美國豬肉,而且還說是《依據科學證據》。這就讓我感慨萬千:科學竟然也有揚眉吐氣,或者更正確地說,值得被利用的一天。所以,我在當天就發表了瘦肉精:科學似乎總算贏了一局。這篇文章除了是為科學打抱不平之外,也是要再度請大家看我以前發表的瘦肉精相關文章。

果然,這幾篇文章這次是獲得了大量的點閱,而《關鍵評論》也在隔天來函邀請我發表一篇總匯文章,希望能藉此讓讀者看到瘦肉精這個議題的全貌。所以,兩天後我就把我寫好的《瘦肉精:捏造的食安危機》傳給《關鍵評論》。隔天,這篇文章在《關鍵評論》發表,但標題已被改成美豬「瘦肉精」之所以會成為食安問題,完全是被捏造出來的

這篇文章才剛發表一天,就被拷貝並改名為《分析美豬瘦肉精的問題》,在許多群組中轉傳。到今天已經三個月多了,我還看到台大同學會在傳這篇文章,而且那位傳送的人還特別加註:「這是我目前讀到最詳盡/最權威/最中肯的文章。」

這篇《分析美豬瘦肉精的問題》與我的原文有些出入,有可能會造成誤會,所以我又在2020-9-5發表了網傳「分析美豬瘦肉精的問題」是改編自我的文章,來做澄清。然後,應讀者的要求,我又發表了下面這三篇文章:

2020-9-20:造假「瘦肉精」小豬顫抖影片

2020-11-19:散播健康謠言,製造食安恐慌的醫師

2020-11-26:製造食安恐慌的中視新聞

散播健康謠言,製造食安恐慌的醫師這篇文章裡我有說:「我既不綠,也不藍,我也不在乎藍綠會鬥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我唯一在乎的是《還給老百姓一個不受驚嚇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