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李先生在2020-10-22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Ken-d.- Berry,Md醫師,肯恩.貝里醫師在(診療間裡的伪醫學,)一書中第110頁,男性服用,,睪固酮會導致攝護腺癌,是個謊言。這個謊言的支持者是:1940年代的CharlesB.Huggins醫學博士,他只基於非常有限的研究,甚至只基於一個人接受過荷爾蒙療法的病人的研究,就認為睪固酮恐提高攝護腺癌的風險,並發表在第一期的癌症研究期刊,CancerResearch。但現在有些懶得思考的醫師,包括泌尿科醫師,支持這個說法。後來有很多大規模且嚴謹的研究,都為睪固酮補充療法和攝護腺癌風險增加沒有關聯性,。有的研究甚至認為睾固酮補充對於治療攝護腺癌有益,請問教授:對於補充睪固酮,是否會增加攝護腺癌的看法,因為我也想試試請醫師幫我補充睪固酮,但又擔心上述風險。以上看法,還請教授釋疑。感恩不盡。

讀者提到的《診療間裡的偽醫學》是一本今年8月在台灣發行的書。它的副標題是《5分鐘破解醫學謊言,有效避開要命的隱形危機》。我看了博客來書局提供的內容簡介和推薦評語,不禁搖頭嘆息:「做賊的喊捉賊,說謊的叫打謊」。

這本書的英文原版是LIES MY DOCTOR TOLD ME: Medical Myths That Can Harm Your Health(我的醫生告訴我的謊言:會傷害你健康的醫學迷思)。我在Google Books的網頁瀏覽了一下它的部分內容,在第21頁看到這麽說(翻譯):「這本書不是醫學忠告。你一定不要根據你從這本書看到的資訊而啟動,停止,或改變任何醫藥」。我想,這應該是這本書裡最誠實,也是重要的內容。如果作者是真心為大家的健康著想,那他就應該把這些話印在封面上。

有關睾固酮和攝護腺癌之間的關係,雖然一開始難免是《只基於非常有限的研究》,但經過將近八十年的研究,目前的論文數目已高達三萬多篇。所以,現在還在說《只基於非常有限的研究》,實在是居心叵測。至於這本書所聲稱的《睪固酮補充療法和攝護腺癌風險增加沒有關聯性》和《睾固酮補充對於治療攝護腺癌有益》,就更是拿男人的性命開玩笑。

讀者李先生在四天後(2020-10-26)寄來三頁這本書的照相,裡面有幾行他做了記號的重點,例如:「如果體內睾固酮高是攝護腺癌的風險因子,高中男生的睾固酮那麼多。應該常死於攝護腺癌。你去回想念高中的日子,有多少同學得了攝護腺癌?是不是?沒有半個!…攝護腺癌病患都是睾固酮低的老年人…如果醫生還在想這個謊言,你光憑簡單的常識,就足以對他發出嚴重的質疑。」

我看了這段話,實在無法相信一個受過醫學訓練的人竟然會做出如此荒唐無稽的邏輯推理。要知道,癌細胞的形成是由於基因突變,而基因突變的機率是隨著年紀而升高,所以高中生之所以很少罹患攝護腺癌,最主要是因為他們的基因還不常突變。而既然沒有癌細胞的形成,睾固酮當然也就不會引發攝護腺癌(何況高中生體內的睾固酮並非是從外面補充的)。反過來說,年紀大的人有較高的機率會有癌細胞的形成,而這個時候如果補充睾固酮,就會使原本緩慢生長的攝護腺癌快速增長。

但很不幸的是,這位醫生的荒唐邏輯很顯然是打動了讀者李先生。而如果有人被這位醫生蠱惑而貿然去做《睪固酮補充療法》,那就更是悲劇。

不管如何,我先解釋一下什麼是《睪固酮補充療法》。它的醫學術語是Testosterone Replacement Therapy,而此一術語在台灣醫學界是翻譯成《睪固酮替代療法》。不過,《替代》其實是錯誤的翻譯,因為Replacement在這裡的意思是《補回去》,也就是把失去的部分補回去。所以,把Testosterone Replacement Therapy翻譯成《睪固酮補充療法》是會比較符合此一療法的真諦。不過,由於Replacement的確是有《替代》的意思,所以已經有專家建議把這個字去掉,就直截了當地說Testosterone Therapy,既簡單又不會造成誤會。

那,既然是《補充》,當然也就是在不足的情況下才需要施行。也就是說,《睪固酮補充療法》是只適用於《睪固酮不足的人》。還有,由於有大量的證據顯示睪固酮會促進攝護腺癌細胞的生長,所以施行《睪固酮補充療法》的另一個要件就是《患者沒有攝護腺癌的風險》。

有關補充睪固酮到底有什麼好處,我們來看一篇兩個月前才剛發表的綜述論文Reflections on the T Trials(T試驗的反思)(註:T是Testosterone的縮寫)。這篇論文共分析了7項臨床試驗的結果,而被分析的病患對象是必須符合四個條件:(1)65歲以上,(2)確定是低性腺功能,(3)沒有可察覺的攝護腺癌高風險,(4)沒有近期發生的心腦血管事端。

分析所得的結論是:睪固酮補充療法能增進性功能,活力,和骨密度,也能改善貧血,但不能提升認知功能,也可能會不利於心血管功能。所以,有意要嘗試睪固酮補充療法的人,最好是能把這些臨床試驗的結論列入考量。

有鑑於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醫生給病患施行睪固酮補充療法,男科專家和醫學會紛紛發表論文提出警告或提供指導。由於論文數量龐大,我就只會把今年發表的兩篇和去年發表的四篇列舉在這篇文章的最後供大家參考。下面是這幾篇論文的共同結論:

  1. 只有符合睪固酮缺乏症標準的男性才能接受睪固酮補充療法。
  2. 只有經過篩選確定沒有攝護腺癌風險的男性才能接受睪固酮補充療法。
  3. 接受睪固酮補充療法的男性需要接受仔細的實驗室監控以避免攝護腺癌的形成。

從這三點結論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那本《診療間裡的偽醫學》所聲稱的《睪固酮補充療法和攝護腺癌風險增加沒有關聯性》和《睾固酮補充對於治療攝護腺癌有益》,不但是一派胡言,而且是在拿男人的性命當兒戲。

下面是剛剛提到的那六篇有關《睪固酮補充療法》指導原則的論文:

Testosterone replacement therapy (TRT) and prostate cancer: An updated systematic review with a focus on previous or active localized prostate cancer(睪固酮替代療法(TRT)和攝護腺癌:更新的系統評價,重點關注先前或活動的局部攝護腺癌)。

European Academy of Andrology (EAA) guidelines on investigation, treatment and monitoring of functional hypogonadism in males: Endorsing organization: European Society of Endocrinology(歐洲男科學院(EAA)關於男性功能性性腺功能低下症的調查,治療和監測的指南:背書機構:歐洲內分泌學會)

Safety of testosterone therapy in men with prostate cancer(攝護腺癌男性中睪固酮治療的安全性)

Guideline of guidelines: testosterone therapy for testosterone deficiency(指南中的指南:睪固酮缺乏症的睪固酮療法)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Testosterone Deficiency: Updated Recommendations From the Lisbon 2018 International Consultation for Sexual Medicine(睪固酮缺乏症的診斷和治療:里斯本2018年國際性醫學諮詢的最新建議)

The effects of testosterone replacement therapy on the prostate: a clinical perspective(睪固酮替代療法對攝護腺的影響:臨床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