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20-3-29發表新冠病毒,武漢非源頭?,駁斥好幾家新聞媒體聲稱《新冠病毒非源自武漢》的報導。兩天後,其中一家發表一篇新文章,承認錯誤。

《今日墨爾本》是在2020-3-29發表美科学家:新冠病毒并⾮来⾃实验室 武汉也⾮源头,然後在2020-3-31發表美国科学家称“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源头”?原来⼜是乌⻰。在後來這篇文章裡,《今日墨爾本》完全同意我的批評,承認那位美國科學家Robert Garry根本就沒有說《武漢不是源頭》,也沒有用「绝不是」這麼強烈的字眼。而這也就是為什麼它會在標題裡說《原來又是烏龍》。

為了駁斥《新冠病毒非源自武漢》的聲稱,我在新冠病毒,武漢非源頭?這篇文章裡有引用一篇2020-3-26發表在頂尖科學期刊Nature的研究論文:Identifying SARS-CoV-2 related coronaviruses in Malayan pangolins(鑑定在馬來亞穿山甲中與SARS-CoV-2相關的冠狀病毒)。這篇論文共有14位作者,而其中13位是來自香港和中國,另一位則是來自澳洲。

Pangolin圖片來源

穿山甲共有8個不同的種(Species),而其中4個是在非洲,另外4個則是在亞洲。亞洲的4個種分別是中國,印度,菲律賓,和馬來亞。在接下來的討論裡,我會用科學證據來表明此次的新冠病毒極可能是來自馬來亞穿山甲(中間宿主)。

在上面提到的那篇論文裡,研究人員總共分析了18隻馬來亞穿山甲冷凍的肺臟,腸子,和血液。這18隻穿山甲是廣西海關在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期間稽查走私所獲得的。

研究人員初步分析這18隻穿山甲的臟器,發現其中5隻帶有冠狀病毒的核酸序列,而且也運用細胞培養分離出活的冠狀病毒。進一步分析發現穿山甲冠狀病毒的核酸序列約九成類似引發此次武漢肺炎的SARS-CoV-2冠狀病毒。

在這篇論文裡,研究人員有提起一篇發表於2019年10月的論文(也就是發表於武漢肺炎出現之前)。它的標題是Viral Metagenomics Revealed Sendai Virus and Coronavirus Infection of Malayan Pangolins (Manis javanica)【病毒基因組學揭示了馬來亞穿山甲(Manis javanica)的仙台病毒和冠狀病毒感染】。

這篇2019年論文的介紹裡有這麼一段話:2019年3月24日,廣東省野生動物救援中心從反走私海關收到了21隻活的馬來亞穿山甲。這些穿山甲大多健康狀況不良,而儘管救助中心極力營救,仍死了16隻。 大多死亡的穿山甲呈現肺部腫脹,含有泡沫狀液體,並伴有肺纖維化。

研究人員從11具死亡的馬來亞穿山甲中收集了21份具有明顯症狀的肺,淋巴和脾臟器官樣本,來進行宏基因組學研究。其中兩隻穿山甲被發現帶有冠狀病毒,而且是極為接近SARS-CoV的冠狀病毒(即引發2003年SARS的病毒)。由此可見,在武漢疫情首度出現之前,走私到廣東的穿山甲已經是帶有類似SARS-CoV的冠狀病毒。這個發現也被那篇2020年發表的研究論文證實。請注意,這項研究是在完全不知道會有武漢疫情發生的情況下做出來的。所以,它當然也就不會有任何政治偏見。也就是說,這項研究對於新冠疫情源自中國,提供了最強有力的證據。

事實上早在2020-2-8我就已經發表穿山甲,武漢病毒,提到廣東的華南農業大學在2020-2-7發布新聞,說該校的研究人員已確定穿山甲是武漢冠狀病毒的潛在來源。但是,已經快兩個月了,這項研究就只是發表在預印本網站bioRxiv。它是在2020-2-20上線,標題是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2019-nCoV-like Coronavirus from Malayan Pangolins(從馬來亞穿山甲分離和鑑定類2019-nCoV冠狀病毒)。

這項研究是從野生動物救援中心取得4隻中國穿山甲和25隻馬來亞穿山甲的肺臟樣本。研究人員針對SARS-CoV冠狀病毒的初步分析發現,那4隻中國穿山甲都不帶有此病毒,而25隻馬來亞穿山甲中則有17隻則帶有此病毒。進一步分析發現,馬來亞穿山甲所帶有的SARS-CoV病毒與引發武漢肺炎的SARS-CoV-2病毒,相似度高達99%。

從這三篇出自香港和中國的研究論文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此次席捲全球的新冠病毒,極有可能是通過馬來亞穿山甲而傳染到人類(錯是在人類,而非穿山甲)。果真如此(幾乎99%肯定),網路上瘋傳的《生化武器陰謀論》和《新冠病毒源自美國》,當然也就難以自圓其說。請看

新冠病毒源自美國,潘懷宗教授說的

再談生化武器陰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