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前天(2020-3-26)從澳洲墨爾本傳來一篇當天發表在《今日墨爾本》的文章男⼈该注意了!新冠损伤男性⽣殖功能出现⾸个临床证据。我上網稍作搜索,發現《星島日報》也有發表內地專家論文:新型冠狀病毒或損男性生殖功能,而自由時報也有發表武漢肺炎很傷 男性生殖恐受損。我把《星島日報》那篇的重點拷貝如下: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生殖醫學中心副教授張銘等人近日在預印本網站「MedRxiv」(未經過同行評議、未正式發表)上傳了一篇論文,題為《新冠感染對男性性腺功能影響的單中心研究》。研究對比81名武漢火神山醫院育齡男性新冠患者和100名年齡相仿的健康男性後發現,前者的血清促黃體生成素(LH)和催乳素水平顯著升高,而睪酮與卵泡刺激素相對LH的比值顯著降低。LH是由腺垂體細胞分泌的一種糖蛋白類促性腺激素,可促進膽固醇在性腺細胞內轉化為性激素。論文作者認為,雖然精液參數才是生殖腺功能的直接反映,但上述指標的改變也為新冠攻擊睪丸功能提供了首個間接的臨床證據。

corona

首先,我希望讀者能了解,由於此次疫情發生的非常突然,又傳播的非常快速,所以相關的研究也就隨著發生的非常突然,又傳播的非常快速。在這種情況下,正常的論文審核機制已經蕩然無存。縱然是發表在頂尖醫學期刊的論文,也都只能七分看,三分信,更何況是發表在像「MedRxiv」這樣毫無信譽可言的預印本網站的論文。但很不幸的是,媒體就喜歡譁眾取寵,所以像「男性生殖功能」這類的研究就會特別受到青睞。

不管怎麼樣,這篇題為Effect of SARS-CoV-2 infection upon male gonadal function: A single center-based study的論文,我稍微一看,就知道它問題重重(例如它只是測量一些跟生殖有關的荷爾蒙,而不是精子的數量或質地)。後來看到一位讀者的評論,就更加深了我對它的懷疑。這位讀者的署名是Your college professor(你的學院教授),而從他的評論,可以看得出他是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學者。他指出:

  1. 雖然有人認為新冠病毒會跟ACE2受體結合而導致生育風險,但是,會跟ACE2結合的冠狀病毒(如HCoV-NL63)已經傳播了數百年,卻沒有人曾見過這些病毒會對生殖功能造成傷害。
  2. 我們曾對SARS死亡的病患進行解剖,但卻從未在睾丸組織中發現過病毒物質。
  3. 這項實驗所選用的100名對照組男士都是經過特別挑選,生殖功能正常的人。可是,那81名新冠病患卻可能本來就有生殖功能的問題。所以,那100名對照組男士是無效的對照組。真正有效的對照組應當是普羅大眾的男士,如此才能匹配那81名普羅大眾的新冠病患。
  4. 黃體生成素是以晝夜模式脈衝形式分泌的,所以在不同時間會有不同量的分泌。可是,這篇論文並沒有說明是否所有調查對象都是在同一時間採樣。
  5. 反過來說,卵泡刺激素則沒有明顯的晝夜模式,而在這項實驗裡,它的量在對照組和病患之間並沒有顯著的差異。也就是說,黃體生成素在對照組和病患之間的差異,有可能是因為採樣的時間不同,而不是因為後者遭受新冠病毒的傷害。